自媒体遭百度诉赔500万:文章确有问题,输了就凑钱赔

37

文 | AI财经社 实习生 李鹏程

编 | 杨舒芳

8月22日下午,百度宣布正式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粉笔蓝天科技有限公司(粉笔网)CEO张小龙、自媒体“酷玩实验室”严重侵害百度名誉权。

百度要求张小龙和“酷玩实验室”立即删除其在微博、微信公众号、知乎等平台发布的侵权内容,并以公开、书面的形式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百度还向张小龙和“酷玩实验室”分别索赔1000万元和500万元。

这件事起源于小猿搜题和作业帮之间的纷争,最终走上法律诉讼的却是与两者相关的其他主体。据小猿搜题和百度发布的官方回应:粉笔蓝天科技有限公司是小猿搜题公司的子公司;百度是“作业帮”的投资方之一,但不参与其日常运营。

自媒体“酷玩实验室”则是独立于上述各方的第三方,其账号主体是2014年8月成立的北京趣智阿尔法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尔法科技”)。

年轻团队被起诉

阿尔法科技的团队由15位正式员工和5位实习生组成。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90后。公司董事长朱紫辉今年29岁,他2011年本科毕业后就尝试过创业。阿尔法科技是他第二次创业的结果。

该公司之前的定位是为技术类DIY社区提供服务,比如开发机器人、无人机等等。当时,他们开设了微信公号“酷玩实验室”。后来公司转型,旨在提供“生活化”的科技类报道。

朱紫辉认为,当今科技领域日新月异,但是大多科技类媒体的报道对普通民众而言都比较晦涩。因此他想将“酷玩实验室”微信公号,打造成一个“说人话的科技频道”。目前,该公号已经有了一百多万的粉丝量。

“遇到科技圈这么大的事,我们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在作业帮和小猿搜题争执事件爆出后,“酷玩实验室”的编辑决定“动一动这块奶酪”。8月16日,小编从网上将该事件的相关信息整合,交由主编审查后,发布在了公号平台。

这篇名为《百度命令员工侮辱地震灾民,向儿童传播色情信息,为了钱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十万加爆款文,就成了百度起诉他们的“罪证”。8月22日中午,朱紫辉在收到了朋友微博上转来的消息:百度已起诉自媒体“酷玩实验室”,并索赔500万。

“百度方面之前没给我们团队的任何人联络过此事,”朱紫辉说:“我也没搜到他们的起诉书。被起诉这件事,我也是看新闻才知道。”出稿后,团队曾预设过的最坏结果就是被封号,但怎么也没想到被告上了法庭。

直到现在,朱紫辉都不清楚“谈及此事的媒体那么多,百度为什么会告我们”。

自认文章确有问题

事后再看看这篇微信推送,朱紫辉也意识到,文中的确存在一定的问题。

他们咨询了律师,得到的答复是:作业帮是拥有独立品牌、完全自主经营的企业实体,文中将它与百度联系起来,在法律层面确实不妥。“虽然作业帮是百度的儿子,但是不能说他做的事情就是百度所为。”

还有文中的一些陈述,也未能在确定信息100%准确的情况下,写明引文出处。如“然而有人发现,谷歌搜索显示的结果,是根据最近的搜索频率来的,这些色情词汇的搜索量,此前一直为零”这句话,并未明确指出是“什么人”发现的。

另一方面,他声称,小猿搜题曾经对百度进行过回应:作业帮公司在各种公开场合、媒体和印刷宣传品均正在使用或者使用过“百度作业帮”。在百度声明发表的13:35 分,作业帮的微信公号仍是“百度作业帮”。在百度百科里,“百度作业帮”也是词条之一。

朱紫辉认为,这说明,百度和作业帮方面还是存在误导消费者和应聘者的情况,因为“作业帮”长期以来展现出的样子,就打上了“百度”的烙印。

搜狐号作者“科学院南路”梳理了“酷玩实验室”的过往文章后发现,“酷玩实验室”曾不止一次对于新闻进行过夸张猎奇的再加工。

今年7月,酷玩实验室推送的《他把400个流氓送进哈佛耶鲁!寒门与贵子之间,只差一个好老师!》成为了朋友圈的爆款文章。据公众号“猎由世谈”查证,事实上,这篇文章将真实的人名与根据真事改编的电影情节杂糅在了一起。

百度回应:内容和标题没半毛关系

在得知被起诉的消息当天,“酷玩实验室”团队发了两条与之相关的推送。

其中,《我就是那个骂百度的公众号。百度向我索赔500万,但是我没有500万》在一夜之间,又成了新一篇阅读量10万 的爆款文。

次日(8月23日),百度公关部官方账号“这届百度公关”发文驳斥,大致表达了两层意思。

首先,明晰了双方权责,并指出“酷玩实验室”第二篇爆款文中的个人故事,无法回应百度所起诉的公司主体。百度认为,客观报道是媒体的权力,维权是百度的权力,“至于那种一收到百度起诉消息,就把员工作为个人弱势主体推出来制造以大欺小假象”,百度方面不予置评。

其次,指责了“酷玩实验室”情感动员的标题党行为。“内容和标题果然没半毛关系。从标题到内文,把所谓的发布‘侮辱地震灾民’内容,和‘向儿童传播色情信息’的行为,去掉中间的逻辑混淆概念后,把矛盾和读者情绪统统引导到百度品牌上。”

自媒体“三表龙门阵”以第三方的视角点评此事认为,“酷玩实验室”公众号的爆款文,最大的问题是“事实判断”失准。其中提到的“百度命令员工侮辱地震灾民”需要证据和推导,不能任由作者想象与铁口直断。如果文章贪婪流量而罔顾事实、捕风捉影,那么“百度让你赔500万可真心不冤”。

自称要做“科技报道领域的TOP1”

8月22日晚,同为被告的粉笔网CEO张小龙发布转发了“酷玩实验室”的微博,并附上一句话:“无数媒体报道了,偏偏告你们一家,为什么?因为他们以为你们没有后台。放心,这事无论什么结果,就是真赔500万,咱张小龙给你都买单。”

朱紫辉在提到这件事时笑了笑:“张小龙还是挺仗义的,尽管我们之前没有过任何联系,也没见过面。”他感谢张小龙的美意,但是他表示,他们会自己想办法筹钱。AI财经社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得知,阿尔法科技的注册资本128.89 万元,目前经历过两次融资,其中亚杰天使基金为期提供了300百万元的天使轮融资。

“酷玩实验室”团队之前从未遇到过被起诉的事件。朱紫辉目前表现得较为淡定,他说话语速较快,中间不时夹杂着一些玩笑。他表示,如果必须要赔偿百度500万,阿尔法科技团队想办法凑钱,也是可以凑出来的。

经历了这场风波,朱紫辉认为,他和团队至少在“舆情处置”和“法律事务”两方面得到了锻炼。

“我们今后的目标是做成科技报道领域的TOP1。”朱紫辉说。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