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想成为一线城市,还差这几个“关键词”

18

北上广深成为一线的四个理由,除了“政治”是杭州难以奢求的,“门户”、“开放”、“创新”这三个关键词,杭州也与“一线”存在着不小的差距。。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许英杰

最近在网上看到了好多关于杭州是否会成为一线城市的讨论,这个有着阿里巴巴、网易这类世界级企业的城市,在这两年里享受了超高的曝光率,举办G20峰会、承办亚运会,大事接连不断,没少在全球媒体刷屏露脸。

作为一个生活在郊区的土生杭州人,对城市这几年的变化也是“犹如隔世”之感,钱塘江之滨的钱江新城在短短的十年时间里,就从一片滨江的河滩地,变成了高楼林立、金融机构扎堆的杭州“陆家嘴”。优美的城市天际线在G20峰会期间通过灯光秀凸显,着实惊艳了一把;城西的未来科技城,六七年前还只是近郊的大片农田,现在已经成为了集聚阿里巴巴、中国移动研究院、美国安进等一大批知名企业的全国首批双创示范区,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各类高大上概念,在这里都能找到付诸商业实践的企业。

杭州的变化不是大张旗鼓式的,而是潜滋暗长式的,却也是翻天覆地式的。曾经那个被西湖和钱塘江所裹挟的二线城市,现在变得时尚、现代,充满了国际范,哪怕是走在偏居杭城最东北角的临平镇上,路遇各色外国面孔也是稀松平常。

▲杭州的变化没有大张旗鼓,而是潜滋暗长式的

最近,身边好几个在上海的房地产、金融行业打拼了五六年的同学,纷纷回到杭州工作或创业,一问缘由,都出奇的一致:生活成本比上海低,发展机会不比上海少。杭州会成为内地的第五个一线城市吗?这样的讨论随着最近临安市成为杭州第十个区之后,又陷入火爆。

这个城市有着辉煌的过去,她是北宋时的“东南形胜、三吴都会”,也是马可·波罗口中的“天堂之城”。但是,近代以来,除了秀丽的西湖风景时常为世人所道之外,这个城市的重要性、影响力一直平平,难以媲美南京、武汉、广州的历史曝光度。直到进入新世纪,随着市场改革的深入、区域价值的提升,在做大资产规模的城市运营理念指导下,杭州的城市建设才迈开了脚步。

如今的杭州已经迈入了万亿GDP俱乐部,在中国城市综合竞争力排行旁上名列第九,处在中国大城市的第一方阵。

但是,与北上广深这些“一线”相比,无论在经济总量、财政收入、常住人口规模、城市规模等各项数据上,都差了一大截。

以GDP论,2016年深圳的GDP达到1.94万亿,同年杭州只有1.1万亿。要说杭州是一线城市,无疑是早了点,现在的杭州顶多只能说是“二线”中的前列。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对杭州来说,能不能成为一线并不是问题,如何成为一线才是关键。每一个一线城市都有着成为“一线”的独特理由,杭州要做的或许就是冷静地分析那些让北上广深“一骑绝尘”的核心优势,对照着自己的现状,寻找差距和短板。

毫无疑问,北京成为一线的理由核心就是两个字“政治”。

作为国家的政治中心、首善之地,北京享受着最优先的资源配置权,教育、医疗、文化、交通,所有配套都领先全国,国企总部云集、高等院校汇聚、文化传媒集中,也吸引着全国的青年才俊涌向北京,北京的发展从来不缺物质条件、资本支撑和人才保障,她更担心的是城市的过度膨胀和人口的过度涌入。但是,这种政治优势是杭州永远无法比拟的。

上海的显著特征就是“门户”。

自从1843年开埠以来,上海就是西方进入中国的门户,外国资本进入中国首选的就是上海,为这里带来了西方现代商业文明,也引入了最新的知识、技术和文化。

这种门户地位所积累的厚重的历史积淀、浓厚的商业文化和自由开放的社会氛围,让上海一直焕发着蓬勃的发展生机,这里诞生了中国的第一家银行、第一家保险公司、第一座摩天大楼。门户的地位,让上海成为是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在中国的首选地,也因此成为远东的金融中心之一,外资引入规模巨大。

截至2016年年底,外商在上海设立跨国公司地区总部580家、投资性公司330家、研发中心411家;截至2015年底,地区总部投资总额累计达457亿美元,地区总部营业收入5926亿元人民币。上海也在城市综合竞争力排行榜上连续多年位列第一。

▲上海最显著的特征是“门户”

相比之下,按照《杭州市加快推进城市国际化行动纲要(2015-2017年)》设定的目标,到今年杭州也仅仅是吸引30家以上跨国公司区域总部、研发中心以及国际组织分支机构落户。

概括广州的核心竞争力,则是两个字——“开放”。

作为南中国的门户,明清时就成为通商口岸,在对外开放方面少了许多其他城市的谨慎与不安。这个城市的发展因为开放早早注入了外向的基因,利用紧邻港澳、东南亚的优势,第一个承接外来的资金、技术、管理理念,从加工贸易发家,不断转向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广交会也成为中国对外开放的标志性窗口。

对外开放前沿的优势,让广州成为带动整个南中国发展对外贸易、开拓国际市场的强大引擎,对外开放的区域辐射能力强大。今年1-7月,广州的外贸进出口总额达到5767亿元,而今年上半年杭州进出口总值仅为2414亿,不到广州的一半。

深圳的杀手锏毫无疑问是“创新”。

单看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就知道这个城市的创新活力有多么旺盛——腾讯、华为、比亚迪、中兴通讯、大疆无人机,“创客之城”的美誉实至名归。光是去年,深圳在研发领域投入的金额就高达640亿元,占GDP的4%,媲美韩国和以色列,每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居中国大陆各城市首位,而同期杭州的R&D支出仅为343亿元。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创业伊始,深圳也是靠着加工贸易,给香港老板做代工开始起步的,但是深圳的独特之处就在于,没有被既有的发展路径所束缚,在完成初步的资本积累之后,就眼睛向外大胆闯了。

当初人家干加工贸易在全国喝头口水,后来转向制造业,特别是通信设备、电子设备制造也走在全国前列,孕育出华为、中兴通讯等巨头;2008年金融危机后,预感到传统制造业危机的深圳,又快速向生物科技、信息技术、新能源等战略性新兴产业转型,创新的势头始终没有减缓。

北上广深成为一线的四个理由,除了“政治”是杭州难以奢求的,“门户”、“开放”、“创新”这三个关键词,都可以成为杭州向一线跳跃的“支点”,而杭州在这三个方面也与“一线”存在着不小的差距。

上海“门户”地位带给杭州的启示,无疑是要不断提升城市能级,在教育、医疗、文化、交通等各项基础设施建设上,以“国际化”的标准,补齐短板,构建国际大都市应有的配套。同时,也意味着杭州必须打造更优良的营商环境,引入构建完善的生产性服务业体系,让更多的跨国公司总部、世界知名企业分公司愿意在杭州落户,让杭州成为外资开拓中国市场的新根据地。

在“开放”领域,杭州有着良好的基础,作为长三角的中心城市,2016年整个杭州新设外商投资企业达到了462家,实际到资72.09亿美元,占整个浙江省的41%。但是,杭州在对外开放领域对整个长三角区域的辐射带动能力不强,进出口贸易规模仍然偏小,随着中国(杭州)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等载体的建设,杭州迫切需要提高对外开放的深度和广度,以多元化的渠道吸纳外界的资本、人才、技术。

▲杭州仓前“梦想小镇”

在“创新”方面,杭州跻身全国前列,当初浙江推出“特色小镇”发展概念后,在杭州城西的仓前街道,一片毫不起眼的水稻田里,仅仅花了5个多月的时间,就建起了以互联网创业著称的“梦想小镇”,两年中汇聚了一万多名创客、两千多个创业项目,基金投资机构300多家,资产管理规模达到1000亿元。全国首批双创示范区,光杭州就占据了两个。

但是,创新需要的是一种摆脱路径依赖的勇气,也需要政府精准地把控自己的有形之手,在这点上,杭州依然值得向深圳学习。

当初加工贸易产业给深圳带来第一桶金,但这个城市不为眼前利益遮望眼,在1993年就出台决议,停止登记注册新的“三来一补”企业,转向培育科技型制造业企业,在当时也引发了强烈反弹,但最终却让深圳赢得了创新发展的先机。

在创新中,深圳的地方政府也妥善处理好了有形与无形两手的关系,按照原深圳市副市长唐杰曾的概括,深圳地方政府做到了三点:一是通过行政和立法手段来规范市场行为,鼓励企业依靠创新、专利等知识产权获得持续增长动力;二是采取各种激励措施降低创新门槛;三是构建创新的支持体系,引发全国甚至是国际创新成果向深圳汇集。

杭州人天生就有着一种豁达的精明,当初西湖风景区全域开放不收门票,也是开全国先河,结果打造出了独一无二的全国风景名胜区,让杭州在全世界出了名。有了G20、亚运会撑腰的杭州更加自信满满,面对如此难得的发展机遇,这个城市的未来也令人期待。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