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思清,比起“天才小提琴”家,更愿成为”音乐传教士“!

0
153
选美大赛报名正式启动!点击报名

音频:
中国的骄傲:吕思清
吕思清是中国知名的“天才小提琴”家,四岁开始练习小提琴的他,在17岁就获得了国际小提琴艺术最高奖——意大利帕格尼尼小提琴大赛金奖。年少成功的他,并没有骄傲自满,对于小提琴的练习他一日都不敢懈怠。在小提琴的学习上,他认为自己始终还是一个“学生”。

 Q&A
聚澳记者:吕老师,您被称为东方第一小提琴大师,为中国在世界艺术殿堂赢得了很多的荣誉,您也被很多人誉为中国的“天才小提琴家”,我们的读者都很好奇,是什么让您对小提琴如此的热爱? 
吕思清:可能很多人觉得这个很不可思议,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人特别幸福的一件事。
音乐不仅使我自己享受其中,我还能通过音乐带给很多人快乐和正能量的感受,这个对我来说很有成就感。上学的时候我也有觉得枯燥的时候,特别是有时候碰到了一些音乐方面的难题,就好像在我十六岁参加比赛的时候,老是觉得自己没有进步,我就想“我如果总是进不了决赛,拿不了奖,是不是我的音乐才能不够?”所以我也会有这种对自己产生疑惑或者质疑的时候。

但是当你真正了解到音乐能够给你带来的意义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你是值得为音乐献出你的一生的。

在音乐面前,我永远觉得自己还是很渺小的,就是面对音乐,我们都应该是非常虔诚和非常真诚的。

音乐的”传教士“——吕思清
 Q&A
聚澳记者:一生专注一件事,对于您来说,您一直坚持拉小提琴最大的动力是什么?
吕思清:我觉得首先你要自己喜欢,你要愿意去做这件事情。
这在任何行业都是一样,但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会产生一种想去传播音乐的使命感,像传教士一样,希望更多的人可以感受音乐之美,我自己也很享受传播音乐之美的幸福感。前几年我们在北京做公益演出,我带着一些演奏家去北京很远的郊区,那时是五月份,北京的天气非常冷,我们演奏了很多曲目,演奏完成之后我问一个老妈妈的感受,老妈妈说:“诶!听得挺好的,我在你们音乐当中听到了鸟叫。”

现场还有一个小姑娘在我演出结束后,从树上摘了一个小花枝送给我,我当时就觉得音乐还是很有魅力的,打动了听众。

音乐的传播者
音乐”传教士“
”传播音乐“是我们的使命——吕思清
 
 

 
Q&A
聚澳记者:如果您对自己目前的音乐成就打分的话,十分为满分,您为自己打多少分?
 
 
吕思清:(笑)我觉得对于我自己的努力和投入我一定是打十分的,因为我自认为我还是很努力,我一直信守着我儿时的诺言,一直在音乐的道路上坚持着,行走着,这个我觉得我要给自己打十分。但是艺术是没有止境的,人们都说最好的CD是下一张,最好的演出是下一场,这个意思不是说你真的下一场肯定最好的,但是却表明了我们的态度,前进的道路没有止境,不能自满,要不断突破自己,寻求进步。

音乐的道路上我们永远是一个学生,所以作为一个学生,我给自己起码打一个及格的分数吧!

 
 

 
Q&A
聚澳记者:吕老师,您在小提琴演奏上,您独特的演奏风格是什么呢?
 
 
 
吕思清:我觉得还是我的一种和音乐融合的东西,我追求的是把自己融入到音乐中去,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我经常说如果演奏一个曲子,或者一个音乐,我没有先被感动的话,那么观众也不会被我的演奏感动,所以我要自己先进入到这个音乐当中,然后我才能把这个音乐很传神的传达给听众。

还有一个我希望能够给听众带来独立思考的空间,所以我从来不强迫观众去接受我的音乐理念,我希望通过自己的情感和表达把观众吸引到音乐世界里去,然后让他们有自由想象的空间。

 
观众需要自我思考的空间——吕思清
 

 
Q&A
聚澳记者:吕老师,在现今的娱乐时代,流行音乐大行其道,一直在做古典音乐的您,觉得在现今的社会,古典音乐最大的生命力是什么,它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又是什么?它现在是否还有可以突破的地方?
吕思清:古典音乐的生命力已经被历史的长河所证明了,凡是经得住时间的考验,能够让大家反复吟唱、演奏和研究的,一定是音乐最精华的部分,这也是古典音乐的魅力所在。
古典音乐出生贵族,在西方社会,是某一些阶层才会去欣赏的,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也是经过了一定历史沉淀所产生的音乐品味。但是在现今的全球化和商业化的社会,阶层之间在不断的洗牌重组,各种新的音乐形式也随着时代产生,古典音乐的家族性的传承和如何在市场竞争中保持更好的适应性和活力,将是古典音乐面临的比较大的挑战。但是,中国的市场与欧美的市场有很大不同,中国很多外来品都是新兴的,古典音乐也是随着这些新兴的外来品一起来到中国的,所以欧美古典音乐是一种传承,到什么时候做什么事。但是中国的音乐市场还没有被固化,古典音乐的市场在中国刚刚开始,其中充满了很多不确定的因素,也充满了很多的机会,其中也给我们更多的可能性。

 

 
 
Q&A
聚澳记者:我们获悉您接受了墨尔本交响乐团的邀请,为2月24日在Art Center举办的墨尔本2018中国新年音乐会进行小提琴演奏,这个音乐会在墨尔本有很高的艺术和文化地位,因为是澳洲主流社会为庆祝中国新年举办的官方音乐会,今年已经是第五届了,中国驻澳洲大使也会亲临现场观看演出,您对这次的中国新年音乐会有什么期待吗?对于此次音乐会,您有什么想和观众分享的?
 
 
吕思清:首先能够被墨尔本交响乐团邀请参加这么有意义的音乐会,感到非常荣幸,因为第一届(2014年)的墨尔本中国新年音乐会我就参与了演奏,当时谭盾老师是指挥,通过那次音乐会,我与澳洲建立起了非常好的关系。去年我也跟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到悉尼歌剧院进行了演出,我在墨尔本也举办过个人的独奏音乐会,所以我觉得墨尔本对我来说应该是一个“福地”。

时隔五年,再次和墨尔本交响乐团合作,又有享誉国际的吕嘉老师担当指挥,让我对这次的演出充满期待,也是对自己时隔五年,希望观众能看到我更多对音乐的理解和感悟吧。

我觉得墨尔本的观众非常热情,艺术品位也很高,其中华人音乐家和爱好者对于艺术的热爱和关注,让我很感动,他们积极推动和践行中国传统音乐在澳洲市场的推广,为中澳间的文化交流做出了重要贡献,他们中不乏很多在各行各业杰出的人士。比如墨尔本交响乐团的董事David Li先生,也是我的好朋友,他为中国新春音乐会的成功举办做了很多工作,尤其是推动中国传统音乐在澳洲大放异彩方面,非常值得我们尊敬和赞赏。

 

 
 
Q&A
聚澳记者:据神秘人士的透露,在这次的音乐会里,您将使用一把世界级的名贵小提琴进行演奏,这也是这把小提琴首次在正式场合亮相,这是真的吗?您能介绍一下这其中的机缘吗?
 
 
吕思清:这把琴在墨尔本的正式场合确实是第一次亮相,其实我去年在墨尔本交响乐团录制CD的时候也是用的这把琴。这也是我刚刚有提到的墨尔本交响乐团的董事David Li先生收藏的一把顶级小提琴,为了这次音乐会的演出效果,他拿出了这把世界上最伟大的制琴大师之一——意大利小提琴制作大师斯特拉迪瓦利,1699年制作的“克莉斯芘小姐”小提琴。

在这里,非常感谢David Li先生能慷慨的把这把琴借给我使用。

 

 
Q&A
聚澳记者:宝剑配英雄,艺术家在用名贵的琴进行演奏时,是会有什么特别感受和共鸣吗?在演奏的过程中,会有“人琴合一”的情况出现吗?
吕思清:这个问题问的很好,首先从制琴师和琴的关系上,好的制琴师在制作一把好琴的同时,就已经把他的热情和灵感投入到琴身上了,这是第一次达到“人琴合一“的状态。
然后第二次呢,是我们演奏家,再好的琴如果没有一个出色的演奏家去把它很好的运用起来,也是一个非常大的遗憾, 就像千里马找不到它的伯乐一样。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琴是我们身体的”延伸“,当拉琴到了最高境界,确实可以是人琴合一的,甚至可以做到“心中有琴,手上无琴”的境界。包括我们和作曲家的合作,我们需要沟通,也需要走到曲子的“灵魂”中去,但是我们也要把我们的情感,包括独特的思想融合进去,进行二次创作。

创作
把自己的情感和灵魂融入到音乐中

 
Q&A
聚澳记者:您的代表作《梁祝》享誉国际,您录制的第四版《梁祝》小提琴协作曲被誉为当今最佳版本,据说您在这次的新春音乐会上,将首次与墨尔本交响乐团演奏《梁祝》,您怎么看待西方的交响乐团演奏东方曲目?
 
吕思清:我觉得梁祝是非常经典的中国曲目,但是对于西方演奏家来说,演奏他还是要花一些功夫进行沟通的,包括他们在音准的掌握上还需要一些时间来熟悉。
但是我觉得墨尔本交响乐团是非常棒的,他们代表着世界最前端的乐团水平,而且西方音乐家在掌握一些东方音乐的特征以后,他其实可以更具有中西结合的特色,层次感和感受力也会不同,而且看到西方交响乐团演奏中国的古典音乐,这是让人很自豪的一件事。我很期待与墨尔本交响乐合作的《梁祝》,也希望大家能够亲自到现场体会一下中西方音乐家共同呈现的中国古典音乐之美。

 

 
 
Q&A
聚澳记者:这次音乐会的一大亮点,也是您与著名的指挥家吕嘉先生的再次合作,据我们所知,2017年7月,您与吕嘉先生在国家大剧院合作了夏夜传说音乐会,您如何评价您和吕嘉先生的合作,对于你们的再次合作,会有什么新的火花吗?
 
吕思清:我和吕嘉先生是音乐上的知己,我们在中国音乐学院就是同学,已经认识三十多年了。因为国家大剧院的机缘,我们有过很多次的合作,也多次到国内外巡演。
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指挥家,这次我也特别高兴墨尔本新年音乐会能请到他来指挥。他有非常高的音乐素养和个人魅力,他指挥的风格严谨而有分寸,且极具张力,相信这次的演出会给观众带来很有感染力的音乐体验。
 

 
Q&A
聚澳记者:墨尔本被称为艺术之都,您此次行程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吗?墨尔本给您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和大家分享吗?
 
吕思清:这次正好是中国新年,我的孩子也正好放寒假,所以这次是带着全家出行,除了演出,也希望和家人放松一下,感受墨尔本的艺术魅力和红酒文化。墨尔本给我最深刻的印象是生活环境很好,墨尔本很多年都名列全球最宜居城市榜首,所以还是很向往的。

如果说有趣的经历,我很相信人和人之间的缘分,我第一次来墨尔本演出,在朋友圈发消息说我在墨尔本排练,没想到我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友也在墨尔本,他联系到我,我们相约排练后在河边就小聚了一下,让我很感慨,也期待今年的墨尔本之行,也有意外之喜。

 
Q&A
聚澳传媒:刚刚您提到家人,听说您太太放弃了成为优秀歌唱家的梦想,做了全职太太,您作为一个优秀的音乐演奏家,您平衡事业和家庭关系的秘诀是什么?在教育子女上您有什么心得?您2017年您最大的收获和进步是什么?
 
 
 
吕思清:我觉得音乐是我不可或缺的,但是我的人生也有很多其他重要的内容,例如我的家庭和我的朋友,生活和事业的平衡很重要。这就像音乐中的技术和音乐表达,它永远是个矛盾体,有人问我,技术重要还是音乐重要?

我觉得都重要,但是到最后技术将为音乐服务,是为了让你更好的把音乐表现出来,所以这才是技术的本质。

生活也是一样,当你还在考虑怎么平衡事业和生活的时候,其实你还没有平衡好。

在孩子教育上,我还觉得我的万里长征才刚刚开始,我觉得教育孩子是比拉小提琴更深奥的学问!

在2017年,我最大的进步是抽出了更多的时候读了一些好书,2018年希望能多做一些音乐公益活动。

聚澳记者: 非常感谢您接受聚澳传媒的采访,聚澳传媒每年推广和报道的活动近300场,您能对聚澳传媒的读者说几句话吗?

 
吕思清:首先非常高兴接受聚澳传媒的采访,我觉得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凝聚力是最重要的。聚澳这个名字起的很好,不但是是凝聚澳洲的华人,也是凝聚整个社会的力量,把更多更好更正能量的东西传达给澳洲的读者们。

希望聚澳传媒越办越好,更好的海外华人服务。

 
吕思清老师演奏《小夜曲》

最后,

我们为大家献上彩蛋,

吕思清老师即将发行的专辑目录正式公开!

中国新年音乐会的观众朋友

可以在现场见到限量首版CD

吕思清老师“小提琴之美”协奏曲专辑

今年5月墨尔本交响乐团将赴中国进行音乐巡演

吕思清老师也将参与

城市包括:广州、深圳、南京、杭州、北京

中国的观众必不能错过这场三大洲联袂演出盛宴!

 

 
时间:2018年2月24日 周六晚 19:30地点:墨尔本艺术中心 Hamer Hall

票价:$40,$50,$69,$99,$125,$145

可直接通过评论(见下方“读者评论”处)联系企鹅新闻网 购买演出门票。或致电:

9894 4116/0422 430 606/0433 319 068/0452 180 622

(尚余部分特价VIP门票,购买方式同上)

远在异国他乡,在中国传统佳节中倾听如此美妙的音乐。愿在澳华人能够与祖国的亲人朋友们一起度过一个难忘的春节。

 
 
如果你热爱古典乐,那么你一定已经熟悉墨尔本交响乐团(MSO),它是澳大利亚历史最悠久、最杰出的百年乐团。近年来在安德鲁 戴维斯爵士带领下,更是享誉世界,墨尔本交响乐团也是最早举办“中国新年音乐会”的乐团。
1906年成立的墨尔本交响乐团今年已经111岁了,它是澳洲最资深的专业交响乐团,也是艺术界的领军者。
由MSO主办,已经连办四届的墨尔本中国新年音乐会又一次席卷墨城!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