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会澳洲系列 (八) :在水一方的佳人——雪梨(下)

0
2

肥皂箱上的流浪汉

领地区(The Domain),从群岩坐计程车一会儿就到,礼拜天下午很好玩,在这里,形形色色的流浪汉、街道人士和理想主义者会登上肥皂箱向你大声疾呼,主题从政治到行星的形状什么都有。

The Domain

领地区和植物园(也是让公路给一分为二)形成占地170英顷的绿洲地带,有高大的奇花异草,是漫游和小憩的绝佳去处。这片公园地一直延伸到港区,让许多来自地中海诸国,如今住在市中心不毛之地的家庭,能够有休闲和野餐的机会。

雪梨跨国性都市景观就在青翠的领地区的另一头闪闪发亮(或是灼灼生辉,视天气而定)。东边新南威尔士艺廊(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s)新古典式沙岩建筑,则线路较闲适的风貌。艺廊免费开放,收藏各时期的澳洲艺术,从原住民时期、殖民时代,直到近代大家作品都有。

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s

假如你回到圆环码头的五号渡口。不久就有一班前往塔隆加公园动物园(Taronga Park Zoo)的渡轮。动物园下午五点关门。所以你最迟得搭上下午三点半的船。现在坐船过雪梨港(Sydney Harbour)还不够看,精彩的还在后头。

Sydney HarbourTaronga Park Zoo

接下来你可以坐汽船慢腾腾地(或坐水翼船飞也似地)到曼立(Manly);或乘库克船长号(Captain Cook)边喝咖啡边浏览,还是干脆坐上往返博尔曼(Balmain)、蕾芬达湾(Lavender Bay)或猎户山(Hunter’s Hill)的渡轮闲逛一番。

Manly

Captain Cook

Balmain

Lavender Bay

Hunter’s Hill

港口巡礼

港口最能展现雪梨之美。它是雪梨活动的核心,脉动的蓝色血缘,57平方公里(22平方哩)的水域濒临240公里(148平方哩)蜿蜒的海湾、水澳和沙滩,在你四周伸展开来。海鸥跟在你渡船旁边,成群结队的快艇、轻舟、帆船、和小摩托船更是穿梭不断,令你目不暇接。柯瑞比利(Kirribilli)昂贵的公寓区(位于北岸)与伊丽莎白(Elizabeth)、双湾和玫瑰湾(Double and Rose bays)(属于市区,在南岸)则临波相映,顾盼自得。

Kirribilli区豪宅

Double & Rose bays区的豪宅

徜徉雪梨湾,经过歌剧院,很快地就可见到粗狂阴森的断肠堡(Pinchgut)。这是座小型岛上碉堡,十八世纪一些不幸的囚犯被在这里,过着吃不饱的日子。过了柯瑞比利角水域,威仪的总督府,海军总部(Admiralty House)接受来客的朝访。它那气派的柱廊。雕铸铁架,和白色烟囱,布置起女王代表兼本州元首,总督入城时的驻跸之处(机会很少,因为总督住在堪培拉)。

Pinchgut

Admiralty House

向后瞧就是[老衣架](The Old Coat-hanger)港桥(Harbour Bridge)。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拱桥,跃入134公尺(440呎,为最高点)高空,横跨群岩和弥而生角(Milson’s Point)。拱桥跨距长达503公尺(1,650呎),钢铁材料,重达52,000吨,1932年完工。你可以搭乘火车、公车,开车,骑自行车或徒步过桥、但此时你仍置身渡轮上,朝动物园前进。

1903年的获胜的Norman Selfe设计稿

今天的Harbour Bridge

塔隆加(原住民语,意指水上风光)公园位于毛斯门弯(Mosman Bay)半岛上,周围有处女森林与港口环保,是世界最美的动物园所在地之一。除了五千种哺乳类、鸟类、爬虫类和鱼类,还有澳洲特产的动物,像食火鸡、鸭嘴兽、袋鼠、袋熊、食蚁兽、野犬和笑鱼狗。

Mosman Bay

园内干净又有树荫,来往方便,有免费的游园列车,而且没有太多煞风景的纪念碑来画蛇添足。园内还有水族馆、海豹表演和无尾熊馆。就跟在任何动物园一样,看着孩子们看动物,尤其是大型猫科动物,看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也是一大乐趣。

Taronga Park Zoo

送客时候到了。再搭一次十五分钟的船回圆环码头,肚子也该咕咕叫了。雪梨有各色人种经营的餐厅,陆上美味应有尽有,既然雪梨这么迷泛舟、潜水、滑水、游泳,那么你至少得尝尝这儿的海鲜。

坐计程车花个十几块钱左右,穿过饶富特色的东区市郊,可到达港区南岸湾岬和华特生湾(Watsons Bay)。这里有家大酒店(啤酒喝日落美景同样令人陶醉),鬼斧神工的沙岩悬崖叫裂缝(The Gap)(雪梨最受青睐的自杀处)还有道尔海鲜餐厅(Doyle’s Seafood Restaurant)。

Watsons Bay

The Gap

Doyle’s Seafood Restaurant

雅俗并陈

道尔是本市,也是全国最出名的海产店,一世纪以来都是有同一家族所经营。最初开张的时候,许多高级食客还不辞辛劳坐马车或快艇前来光顾。如今你可以慢慢挑,看是要吃肺鱼、鳕鱼、鲷、龙虾、小虾还是牡蛎。

回程中别忘了停车看看福克拉斯宅邸(Vaucluse House),这是在流行的佛克拉斯式中柔合十九世纪优雅的典型建筑。

Vaucluse House

在你回旅馆前还有一件事——看看夜生活。最明显的选择就是列王叉路(Kings Cross),这里一度让澳洲百科全书形容为[国际饮食共聚一堂,也集合都市声色犬马从高雅至俗恶于一身]。列王叉路是个销金窟,失眠者霓虹点点的欢场,纸醉金迷,牛肉场,歌声舞影,无奇不有的不夜城。每一扇门后面都有不同的事物让你沉缅:色情、吸毒、摇滚乐、咖啡、春宫电影或单纯的只是黎巴嫩饼。

Kings Cross

你从那些有闲阶级的太太们和门童间杀出一条路来,或许可以在塔洛伐俱乐部(Talofa Club)看到土著舞蹈,在曼吉尔室(Manzil Room)看到最激烈的摇滚表演,在德克萨斯酒店(Texas Tavern)喝一盅,或到碧可罗(Piccolo)歇口气。这样差不多就可以消磨整个晚上。

半哩外的牛津街(Oxford Street)就没这么财大气粗,讲究的是新潮派的清凉有劲,有比较小的俱乐部、餐饮和酒吧。

Oxford Street

礼拜一,你可以乘坐巴士往北到达棕榈滩(Palm Beach),乘火车往南到皇室国家公园(Royal National Park),或租车到保留殖民风貌的温思铎(Windsor)和李奇蒙(Richmond)。您还可以造访西郊上班时候的人生百态,享受拂晓沿岸垂钓或午夜偏偏起舞的情韵……无法一语道尽。

Palm Beach

Royal National Park

Richmond

雪梨,这个美丽佳人会让你永远有意外之喜。

分享: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