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拯救中兴 美国会领袖:美中交易像泡烂的面条

0
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2018-5-23 10:33| 来源:美国之音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右二)

华盛顿 — 参议院民主党领袖再次向川普总统喊话,呼吁禁止放松对中国电信巨头中兴通讯公司的制裁。

“每一位美国公民都应该对川普总统可能允许中兴进入美国市场的报道有所警觉,”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Sen. Chuck Schumer, D-NY)星期二在参议院全体院会致词时说。“为了小的贸易让步而让我们的国家安全处于风险之中正是短视的定义,而且坦率的说,这将是川普政府做出的投降。”

据华尔街日报5月22日的报道称,美中两国已就协助中兴通讯公司达成了一项整体框架协议,其内容包括中兴必须对管理层和董事会进行重大改革和调整,并支付巨额罚款,以换取中国政府放弃对美国数十亿美元的农产品课征关税。

不过,有关内容已经引起国会两党齐声强烈反弹。

“如果报道是真的,川普政府就狠狠的被击败了,” 舒默说。“罚款和更换理事会根本对保护美国国家安全或经济安全起不了任何作用,完全没有。我认为,这是中国所提出来的计划,因为他们知道这些都无关紧要。”

“这项解决计划就像是泡烂的面条。非常夸张。”

来自佛罗里达州共和党籍参议员鲁比奥(Sen. Marco Rubio, R-FL)在报道公布之后,接连在推特上发文,批评川普政府的计划。鲁比奥在推文中质疑,“中兴被制裁就是因为打破了与美国的协议并违反对伊朗和朝鲜(专题)的制裁,现在我们还要相信与他们的新协议?”

鲁比奥还说,如果报道属实,那中国在这场谈判中就获胜了。

“令人难过的是,中国在谈判中击败了行政当局,并赢得经贸谈判的胜利。他们避免了关税,取得了中兴公司的协议,他们单纯以朝鲜会谈和农业议题作为筹码,没有做出任何有意义的让步。这不是(我们)胜利,”鲁比奥在推特上说。

国会两党一致主张对处于困境的中兴公司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川普政府企图缩小与中国之间3350亿美元贸易逆差的努力更加艰巨和复杂。国会方面认为不应该放松对中兴公司的禁令,并应将中兴视为美国国家安全的长远威胁来应对。

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在星期二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一份修正案,限制美国总统川普放松对中兴通讯的制裁。这份修正案由马里兰州的联邦参议员范.荷伦(Sen. Chris Van Hollen, D-MD)所提起,附加在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正在审议的有关改革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立法草案中。根据该修正案,美国总统川普在放松对中兴通讯的制裁前,必须首先向国会证明,中兴的确遵守了美国的法律。

银行业委员会成员沃纳参议员(Sen. Mark Warner, D-VA)对媒体表示,这项修正案以压倒性多数通过释放了一个强有力的讯号。

“中国通讯公司对美国所构成的国家安全威胁不应该被当成是贸易筹码。目前为止,这是一场失败的谈判。国家安全考量应该置于总统与中国进行的任何谈判之上,而到目前为止这些谈判都是不成功的。”

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星期二也一致通过了由科宁(Sen. John Cornyn, R-TX)与范斯坦(Sen. Dianne Feinstein, D-CA),连同博尔(Sen. Richard Burr, R-NC)等跨党派参议员所共同提出的“外国投资风险审查更新法案”( 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 简称FIRRMA)。该法案要求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IFIUS)更加严格审查外资收购美国公司,并对外国投资美国企业提供国家安全评估报告。法案主要目的为保护美国科技研发领域的知识和关键技术不会被其他国家借由收购或投资美国公司而轻易获取,而焦点则锁定了中国。

与此同时,鲁比奥和科宁星期二率领包括舒默在内的27名参议员联名致函美国财长姆努钦(Steve Mnuchin)、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敦促行政当局保护军民两用的关键科技,防止中国获取有关信息。

“毋庸置疑,中国努力寻求在经济和军事上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主要的超级大国。美国联邦政府及私人企业都不应协助或助长这样的发展,”参议员的联名信上说。“因此,我们恳请您拒绝放松美国向中国技术转让限制的任何建议,那些技术为美国制造军用及先进的军民两用的科技,包括半导体等。”

“我们敦促您不要在美国打击像是中兴公司这样的系列和蓄意违法者的执法行动上妥协。这在此刻格外重要,尤其是当违法者为国营而且受国家影响的公司,是中国加强国家安全创新基础的政策与做法的一部分,并且是中国向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其他国家扩大影响力的重要工具。出口禁令和制裁不应是可谈判的,因为对法治的忠诚正是美国和共产独裁的中国的根本区别之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