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中关系问题是真实存在的,这不是一位部长或者总理的问题

1

Prime Minister Malcolm Turnbull and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The Australian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is undergoing ...

上周贸易部长史蒂夫西奥博访问上海,结束了长时间没有澳大利亚部长级访华的尴尬局面。但这并没有解决澳中问题。

澳大利亚没有可想象的未来- 无论好坏- 中国不会扮演中心角色。特恩布尔政府的外交政策白皮书去年所称,中国“在地区和全球问题上对我们的安全与繁荣造成最大影响”。

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中国政府更有自信,它有一个行之有效的政府模式,它可以塑造一个与我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所遵循的不同的国际秩序。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新的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来源。超过一百万澳大利亚人声称拥有中国血统。同样,在中国出生的澳大利亚人数量和在新西兰出生的一样多。

 尽管堪培拉正在发出和解信号,但我们议程上的任何重大问题都没有取得进展。…

尽管堪培拉正在发出和解信号,但我们议程上的任何重大问题都没有取得进展。贸易部长史蒂夫西奥博只与当地官员会面。帕特里克T.法伦

Although Canberra is now sending conciliatory signals, no progress is being made on any of the big issues on our agenda. ...

因此,从社会融入到国际安全的因素,正确的对华政策是澳大利亚外交政策面临的唯一最重要的挑战。

相反,这种关系正在经历总理所说的“一定程度的紧张”,而其他人则形容目前的情况是进入冰冷的寒冬。尽管堪培拉正在发出和解信号,但我们议程上的任何重大问题都没有取得进展。西奥博只与当地官员进行了会面。

双边关系紧张没有任何问题。外交政策的目标是追求利益和管理分歧,而不是产生温暖的感觉。

但目前的问题不是正式的政策立场的结果。特恩布尔政府对华宣言政策与本世纪以来历届澳大利亚政府的基本一致。

正如其白皮书中宣称的,我们欢迎中国的崛起并接受它产生的更大的影响力。我们不打算改变中国政府。用西奥博的话来说,我们的关系“是以尊重我们各自的历史和世界观为基础的”。

自相矛盾一团乱麻

但我们希望确保中国所处的地区能够听到所有的声音,并遵守商定的海洋法或贸易规则。

困难的根源在于运作而不是宣言层面。这不是任何一位部长或者总理的错。对华政策是分化的,面向国内和不协调的。

在共识驱动的堪培拉,防务,安全,经济和外交政策机构之间和内部的差异异常顽固。在某些方面,对华的顽固反对正在成为对美国联盟忠诚度的衡量标准。

给北京和我们其他的国际合作伙伴的信息需要明确和区别对待。

西奥博说,澳大利亚“欢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可以为区域基础设施做出贡献”,但更为重要的信息是,这是中国驱动的印度太平洋地缘政治努力的一部分,澳大利亚将努力建立替代方案。

通过策略性的媒体泄露对只言片语进行炒作。据称,法属波利尼西亚一家私营中国公司建立一个养鱼场,据说引起了堪培拉的震惊,因为它毗邻法国军方曾经用于太平洋核试验的机场。一家媒体宣称,中国想在瓦努阿图建立军事基地,这让我们想起了十年前的观察家宣称的中国即将在斐济建立军事基地的谣言。

澳大利亚政府宣称有关澳大利亚公民的明显情报信息被泄露,这是中国干涉澳大利亚政治的一系列动作。对澳大利亚民主体制的保护是国家的核心责任,但总理拙劣地照搬毛主席的话,说“澳大利亚已经站起来了”,轻率地将中国与欧洲帝国主义等同起来。

有选择地强调真正的关注点基于规则的秩序不仅仅是关于中国南海问题的海上秩序。在国际贸易和环境等一些领域,澳大利亚的位置实际上更接近中国而不是唐纳德特朗普的华盛顿政府。

当前政策的批评者被政府视为所谓“中国游说团”的一部分或者作为中国政府影响力的代理人。

澳大利亚从来没有直接,有时却以一种自相矛盾的方式来管理涉及我们所有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利益的关系。我们面临的挑战不是简单地说出我们不希望中国做什么,而是制定有助于塑造其行为的政策以符合我们的利益和我们信仰的价值观。有时这需要与中国接触,有时与他人合作。但它要求对我们的目标有更清晰的表述,呈现的一致性和应用的细微程度比我们目前所展示的还要清晰。

Allan Gyngell来自澳大利亚经济评论

kevin翻译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