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无端指手画脚的回应,澳洲葡萄酒贸易活动受到抑制

0
7
选美大赛报名正式启动!点击报名

“Australian Wine Trade Corked as China Retaliates Against Meddling Claims”的图片搜索结果

澳大利亚面临着一个尴尬的平衡状态,因为它的经济繁荣严重依赖中国

澳大利亚堪培拉——一场日益加深的有关指控中国干涉澳大利亚政治的口水战导致了葡萄酒堆积在中国港口,同时一些代表中国官方的媒体也提出了应以严厉对待贸易关系作为回应的建议。

这一系列事件显示了中国可能会利用经济杠杆来迫使外国政府扭转他们传统看待中国的立场。这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发起的贸易战中使用的策略类似,作为回应美国的贸易制裁,中国加强了对美国汽车和大豆的海关检查。

世界上最大的红酒商之一Treasury Wine Estates说,由于中国新的海关规定拖延了澳洲红酒的通关速度,这一现象被认为是中国针对澳大利亚之前无端指责的回应。

“中国海关已经推出了新的不同的验证和认证流程,”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克拉克说。

他拒绝详细说明有多少案件受到影响,但表示新的通关程序不仅用于Treasury Wine的红酒商品,同时对其他一些公司和行业也同样采用了新的流程。他说,共同的特点是所有的产品都来自澳大利亚。中国海关总署没有立即回应这一问题。

葡萄酒商的品牌从美国大众市场的贝灵哲酒庄到每瓶1000美元的澳大利亚奔富Grange葡萄酒,一直在增加对亚洲饮酒者的供应,这成为他们最大的收入来源。

由于堪培拉提出了一系列加强该国间谍法律的法案,将外国政治捐赠定为非法,并增加了外国势力干涉法案,自4月份开始中国实施了新的海关要求。这一行动被认为是对澳洲安全情报组织总干事邓肯刘易斯提出的担忧的回应,他认为代表中国的政治捐助者正在成为国家安全的主要风险。

中国否认它插手澳大利亚的内政。去年12月,中国公开批评澳大利亚立法者和媒体炒作的“反华情绪”。

“他们似乎选择了一些较大的品牌,”卡塞拉酒庄的首席执行官约翰·卡塞拉说,卡塞拉是一家大众黄尾葡萄酒酒,标签印有袋鼠的制造商。 “我认为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港口文件处理放缓,等等。”他拒绝透露中国海关新规定对他公司的影响。

围绕北京的道路

澳大利亚的经济严重依赖中国。

澳大利亚2017财政年度贸易伙伴排名。

注:财政年度计算到6月30日为止;100亿澳元=75.5亿美元

数据来源澳大利亚外交事务和贸易部

澳大利亚面临着尴尬的外交平衡,它在试图表述对外国政治干涉的同时,它的经济繁荣又严重依赖中国。澳大利亚去年与北京的双边贸易价值约为1320亿美元,几乎是中国与美国贸易额的三倍,约占全国外贸的四分之一。根据Wine Australia,一家葡萄酒行业机构的数据,澳大利亚葡萄酒对中国的出口量在今年3月份增长了51%,达到7.5亿美元,仅次于法国,成为中国进口葡萄酒的主要来源。

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上周敦促堪培拉采取更具建设性的方式,来使贸易关系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如果澳大利亚真诚地希望两国关系重新回到正确的轨道上,他们必须摆脱传统思维,脱下有色眼镜,从积极正确的角度看待中国的发展,”这是他在周二与澳大利亚外长朱莉毕肖普会面后做出的评论。毕肖普在会议期间提出了包括葡萄酒运输在内的贸易问题。

Chinese Foreign Minister Wang Yi, right, talks with Australia Foreign Minister Julie Bishop at the start of a regional meeting in Manila on Aug. 7, 2017.

2017年8月7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马尼拉举行的地区会议开始时与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朱莉毕肖普会谈。图片来源:Aaron FAVILA / 路透社

当中国与韩国的关系因中国强烈反对的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部署而遭到破坏时,作为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似乎利用限制中国游客流向韩国来敲打韩国经济。韩国的一家综合企业乐天集团(Lotte Group)允许首尔利用其部分土地部署导弹系统,同时中国的数十家乐天超市关闭。中国否认对乐天进行了报复行为。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被囚禁的所谓人权活动分子刘晓波后,挪威也遭受了类似的冷鲑鱼对中国出口的冻结。德国外长西格玛加布里尔二月份表示,中国正在利用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计划来体现现中国的主权价值。

中国官方的媒体报纸 “环球时报”周三建议中国方面每年削减包括葡萄酒和牛肉在内的高达100亿美元的澳大利亚贸易额,而转向购买美国商品,这不仅可以作为对澳大利亚不负责任言论的回应,还会帮助特朗普关于缩小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的要求。

澳大利亚肉类产业委员会(Australian Meat Industry Council)首席执行官帕特哈钦森(Pat Hutchinson)担心肉类行业会受到“附带伤害”,因为在外交争端中增加向中国出口牛肉的交易可能会出现停滞。 去年牛肉出口下降近14%,因为由于标签问题中国禁止从澳大利亚六家肉类加工厂进口牛肉。

受滞的红酒贸易

澳中的外交争端威胁到了稳定增长的中国对澳洲红酒的需求

澳大利亚出口中国的红酒和牛肉

澳大利亚红酒2018年主要出口市场(与往年相比的贸易额和增长率)

每年3月截止的12个月红酒出口数据和每年6月截止的12个月牛肉出口数据。

注:10亿澳元=7亿5千5百万美元。中国数据包括香港和澳门。

数据来源:Wine Australia(红酒);澳大利亚外交事务和贸易部(牛肉)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中澳关系专家彼得·戴斯戴尔说,与北京的争端“不是例行口角争端”。“在地缘政治压力下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和外交部长朱莉·毕晓普失去了对中国关系处理的控制,无法明确和正确表达澳大利亚的国家战略利益“,他说。

Treasury Wine的克拉克先生表示,他相信他的公司可以解决当前的问题。 他说:“我们没有看到任何这将是一个长期问题的理由。”

尽管如此,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中国问题专家休怀特说,堪培拉过于专注政治干预,但现在更重要的是中国对贸易的“公开施压”。

“这就是为什么澳大利亚公司存在中国海关问题,”他说。 “这是中国公开推回不理智和不公正的政策,我们将来会看到更多。”

 

Rob Taylor来自华尔街日报

Kevin翻译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