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澳大利亚没有充分利用向中国出口海鲜的机会?

212

Australia's seafood export trade with China is being held back by bureaucratic delays and a blackmarket trade.

澳大利亚与中国的海产品出口贸易受到官方的拖延和黑市交易的遏制。

澳大利亚与中国的海产品出口贸易受到官方的拖延和来自香港和越南的黑市交易的遏制,而这些黑市交易虚假地声称这些海产品是来自澳大利亚。

相比在中澳自由贸易协定(ChAFTA)实施后的一年的澳大利亚直接出口到中国的海鲜贸易总额为8500万澳元,到2017年飙升至了3.58亿美元。

但是周四公布的一项报告认为,如果澳大利亚政府高层代表介入解决一些问题,这个数字数字可能会更高。

悉尼科技大学的报告呼吁澳大利亚政府提供更多的“高层代表”来解决问题。

Chinese people just under 35 kilograms of seafood per household a year.

 中国人每年每户家庭的海鲜食用量不足35公斤。昆汀琼斯QCJ

这份报告,中国海鲜市场:澳大利亚出口商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将在堪培拉由商务部长史蒂夫席奥博主持的一个活动上发布,会上席奥博将给出最新数据来介绍中澳自由贸易协定ChAFTA如何惠及澳大利亚经济。

相比2017年的14亿美元,2013年澳大利亚海产品出口总额刚刚超过10亿美元,这背后主要归功于对华贸易飙升的支持。

 

对食品安全的担忧

澳大利亚岩龙虾是增长最快的出口海产品,2015-16年出口额为6.93亿美元。而鲍鱼是出口额第二高的海产品,同年出口总额为1.82亿美元。报告发现,鲑鱼海参,活的珊瑚鳟鱼,螃蟹和虾也很受欢迎。

由于担心食品安全问题,中国消费者越来越希望购买海外进口海鲜产品,预计中国消费者到2030年将占全球鱼类消费总量的38%。

悉尼科技大学通信学院的高级研究员迈克尔·法比尼说,从香港和越南到中国的海鲜非法或“灰色贸易”对澳大利亚出口的海鲜良好声誉是一种风险,因为这些产品有时确实是从澳大利亚销售出来的。

另一个阻碍澳大利亚海产品出口的问题是某些产品很难登记在中国批准的海产品种名单上。报告发现,在列出的126个物种中,有51个没有在澳大利亚捕获或已经灭绝的。

该报告称,审批过程缓慢,需要堪培拉和华盛顿之间进行高层谈判来解决该问题。

 

阻止出口

它还表示,检疫检验时间的限制和标签法规的不断变化(通常没有提前通知)也阻碍了对中国海产品的出口,这也是近期葡萄酒行业抱怨的问题。

法比尼博士写道:“这实际上意味着,尽管关税降低了,但许多出口产品仍不能在合法的直接销售到中国。”

中国的法规还禁止进口任何含有二氧化硫的海鲜,而在澳大利亚二氧化硫含量在法律允许的范围的海产品是允许销售的。

报告称:“综合起来看,这些非关税壁垒的突出表现给希望直接向中国出口的贸易商带来了重大挑战。” “因此,他们正在大力推动灰色交易的持续流行。

“除了澳大利亚出口商面临的重大风险之外,中国灰色交易的盛行意味着很难对中国市场上的澳大利亚产品进行追踪。这意味着来自其他国家的产品可以被当做澳大利亚产品来销售,而事实上它们并不是真的来自于澳大利亚。

“因此澳大利亚优质海鲜的声誉可以很容易地被他人利用,而没有任何好处流向澳大利亚生产者。”

 

出口商处于好位置

尽管存在障碍,报告称澳大利亚在高质量,安全和管理良好的产品方面的声誉意味着澳大利亚出口商能够很好地应对中国对环境可持续性海鲜产品的需求。

中国人吃海鲜的数量是每年每户35公斤,比1978年多7倍。相比之下,澳大利亚的人均消费量为26公斤,美国为21.5公斤,日本为48.6公斤。

自从2019年1月1日起,中澳自贸协定意味着从澳大利亚的岩龙虾,鲍鱼,海参或大西洋三文鱼进口到中国的关税将不再存在,但北京的反腐行动大大降低了对高价海鲜的需求,例如澳洲龙虾,比北美龙虾要昂贵许多。

 Michael Smith来自澳大利亚金融评论

kevin翻译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