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一直要在谈论把我们带入战争的方式?–被政治利用的国家安全

0
934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一周前的星期一,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克劳福德领导论坛上开始。与会者有200名特邀嘉宾,被提名为我们最优秀,最聪明的思想家和实践者,来讨论亚洲的地区秩序。坐在前排的一位名誉教授变得越来越忧虑和激动。他的专长领域是贸易,但任何有关亚洲的讨论都很会快转向中国和冲突。

“为什么”,他问道?

“Why are we now talking our way to war?”的图片搜索结果

禁令被支持:华为仍未被允许参加澳大利亚的NBN。照片:彭博社

两天后,在新闻俱乐部。华为(澳大利亚)主席约翰‧洛德John Lord。亨廷代尔高尔夫俱乐部(维多利亚州)主席,前海军少将,几乎不具颠覆性地,问了同样的问题,“为什么?”

他想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担忧和反对华为参与5G网络,这是全球5G技术的领导者,在这里推出其先进的网络。该系统与英国使用的系统相同(由GCHQ的网络探测进行双重检查,以确保外人不会干涉)。它是一家私营公司,不是国有企业,运行更便宜和更好的技术,提供存储数据,但堪培拉仍然不会通过让它参与5G网络。

“为什么?”

然后星期四。贸易部长史蒂夫‧席奥博Steve Ciobo在议会大厦对澳大利亚中国研究院发表讲话。不,他说,不要担心,中国没有问题 – 不要相信你在报纸上看到的内容。是的,我们有很好的关系,当然总理会在今年晚些时候访问北京。同时,这是不可能的(一头猪轻轻地,优雅地飞过城市上空)。

几个小时后,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发布了三篇论文,都警告中国使用增强技术进行间谍和控制;所有人都敦促紧急叫停与中国的合作和参与。

没问题?恰恰相反,问题很大,臭不可闻。问题就在于这个臭味的来源。

从ASPI报告开始。精彩的压缩和分析,但在参照细节时,尖锐的争论就会消失。其他经验丰富的研究人员,对中国情况的详细了解(如新南威尔士大学的格雷格奥斯汀Greg Austin),发表了想反的观点,更多细节上有所区别的论文。

采取一个嵌入式声明,建议监控摄像头(已经)能够识别“一个人的姓名,身份证号码,性别”等。是的,这正是北京希望你想到的。这是真的,但这是在一定限制范围内。不要相信你在报纸上看到的东西。

研究员艾尔莎‧卡尼亚Elsa Kania写道:“中国寻求通过”军民两用融合“的国家战略充分利用人工智能技术的双重用途。这是真的,但正如她自己承认的那样,自动系统可以驱动汽车和坦克。这就是他们’双重用途’的原因。美国公司与中国合作,谷歌(最近承诺“不会建立用于监视的技术”)仍然在互联网上跟我们如影随形。它搜集了我们的数据,并且(或许)甚至出售这些数据以获取利润。为什么这种合作和监视是能够被接受?为什么澳大利亚研究停止对谷歌的调查。

ASPI关于技术增强威权控制的研究重点强调了孔子学院依靠中国公司iFlytek的技术,该公司还开发了“公共安全和国防的先进监控技术”。因此,一个“明显的起点”就是“阻止”悉尼科技大学接受中国国有企业的资金投入,并暗示要摆脱孔子学院。唷!这本身听起来更像是一个非常专权当局的响应。

布莱恩施密特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克劳福德领导论坛上发表讲话。照片:Dion Georgopoulos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拒绝接纳拉姆齐中心“西方文明”课程,由于上面提到的这些问题,它也没有孔子学院。悉尼大学校园里有一个孔子学院。为什么同样刺耳的齐声谴责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拒绝拉姆齐中心的课程,而这和拒绝建立孔子学院是一样的?

我们的公民谈话现在变得如此两极分化,如此尖锐和分裂,以至于我们没有尝试克服问题。相反,我们只是在简单地寻找一场战斗。这背后就是牵涉了与中国的关系。世界正在发生变化,但我们假装我们不必随之改变。

ASPI研究确实开了一个真正可怕的脑洞,他们认为当权政府如何利用技术来强制整合并加强控制。这就是中国在习近平主席领导下的生活方式,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无法对这些忧虑释怀的原因。这里没有人希望分配给个人的“社会信用”评级使我们服从或赞同单领导者系统。

问题是为什么我们现在正在谈论这些会让我们通往战争的道路?

我们真的要成为一个与外界不相连的网络孤岛,恐慌和害怕,或者我们应该相信我们的价值观和能力将取得胜利和鼓舞。相反,我们分成两个阵营。

这里真正的问题是没有透明度。

由于“担忧”,华为被禁止参与5G网络构建。究竟是什么,为什么我们不被允许进入事实呢?这根本不关中国的事。这是关于我们的。真正关注的是利用各党派的商业或政治优势。

想想如果华为被禁止参与竞争,华为的竞争对手站在那里将获得多少利益。也许这根本不是关于国家安全的问题。我们是那些为较差的服务付出更多代价的受骗上当者。

然后就是政治层面。一项以国家安全为基础的恐吓活动 – 随着民意调查越来越紧密,政府已经与最佳工党政府相去甚远。中国已经被我们用为一种利用和开发恐惧的方式。这就是为什么似乎有些人可能会因为肮脏的国内政治原因以及利用国民真正会考虑的事情而煽风点火并强调这些所谓安全问题。

 

Nicholas Stuart来自悉尼先驱晨报

Kevin翻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