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中国经济急剧放缓,习面临严峻挑战(图)

0
0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纽约时报 于

本周,乘客们在等候离开东莞的火车。在春节开始前两个多月,工厂已给很多工人放假。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东莞——中国消费者和企业正在失去信心。汽车销售大跌。房产市场动荡。距春节尚有两个月,一些工厂已提前给工人放假。

近几个月,中国经济增速大幅下降,给国家主席习近平带来了其执政六年以来可能最大的挑战。在国内,他面临重振经济增长可能会加重该国一些长期问题的困难抉择,比如沉重的债务负担等。在国际舞台上,随着特朗普总统的贸易战加剧,他已被迫对美国做出让步。

这对他的伤害有多大,可能取决于像余洪这样的中国工人发现工作岗位消失的严重程度。在最近的一个下午,46岁的余洪搭上了回湖北老家的火车,他有近三个月的无薪假。他打工的那家东莞灯具厂大幅削减了工资、缩短了工时。

“现在大环境不一样了,”余洪说。“对于农民工而言,希望能多赚点。”

东莞一家倒闭的工厂。“现在大环境不一样了,”一位在车站搭乘火车的农民工说。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由于中国经济数据的不可靠,很难衡量经济变缓的程度。但已有迹象表明,该国的问题正变得严重起来。

周五,中国官方公布的月零售总额和工业增加值意外疲软,给全球股市带来压力。许多经济学家称,此次经济放缓是10年前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当时中国被迫注入了数万亿美元,防止经济脱离增长轨道。

“习近平把中国比作任何风暴都撼不动的大海,但此刻袭击它的暴风雨是多年来最强大的,”伦敦伊诺多经济公司(Enodo Economics)的首席经济学家戴安娜·乔伊利瓦(Diana Choyleva)说,她估计增速甚至低于金融危机期间。

过去20年来,飞速增长的经济给了中国领导人一个更大的平台。自中国首次寻求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并举办2008年夏季奥运会以来,北京一直不需要向华盛顿或其他世界大国寻求帮助。长期以来,作为一股增长动力和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一支稳定力量,中国在谈判中大体上都处于优势地位。

习近平主席再也没有这样的优势了。他前所未有地巩固了对中国政治、社会生活和经济的控制。今年,他取消了任期限制,为自己成为终身主席——如果他选择这么做的话——打下了基础。尽管和美国的贸易战提供了一只易寻的替罪羊,但公众对长期经济下滑的指责最终可能会落到他身上。政府已经下令审查经济方面的坏消息。

习如今面临更多的外交权衡。中国当局逮捕了两名加拿大人,显然是对加拿大应美国的要求逮捕一名中国电信企业高管的报复。但在逮捕一事及另外的黑客攻击指控上,中国官员对特朗普政府采取了更为平静的语调,因为贸易战的陡然升级可能会严重损害经济。

特朗普总统已觉察到了他的优势。“中国刚刚宣布,由于我们和他们的贸易战,他们的经济增长严重低于预期,”他周五在推特上说。(经济减速始于关税征收以前,但关税损害了企业和消费者信心,如继续征收或加重将更为受挫。)

由于中国政府对重要行业和金融部门的牢牢控制,如遇经济下滑,他们实际上比其他任何国家都拥有更多杠杆来进行平衡。今年春天,北京曾经试图让经济摆脱对债务的依赖,它是造成经济下滑的主因,但眼下正在逆转这种做法。

中国已开始加大政府主导支出这类在过去曾拯救经济的措施。为许多公路铁路施工单位提供装备的国有巨头徐州工程机械集团的董事长王民说,销售额比一年前下跌了一半。

监管机构还下令银行向民营企业提供更多贷款。部长们承诺对没有裁员的企业进行补偿。环境控制的执行力度正在减弱,方便污染工厂继续生产。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到明年年中,经济增长将有所改善。到目前为止,中国似乎避免了全球金融危机期间那样的大规模失业。

但中国刺激经济的选择已经不像过去那么有效了。

中国的未履行债务小幅但显著上升,令一些放款人感到紧张。自金融危机以来采取的规定,使中国的银行管理人员对无法偿还的贷款负有终身责任,这让他们对扩大融资维持陷入困境的企业更加谨慎。政府主导的支出增加了庞大的债务负担,使这种长期拖累经济增长的情况更加严重。

从纸面上看,中国经济一如既往地表现良好。官方数据显示,与去年同期相比,截至9月份的三个月,中国经济增长了6.5%。

但在表面之下,经济正在急剧放缓。外国投资上个月大幅下降。过去三个月的汽车销量跌幅创下纪录。房屋竣工面积是衡量房地产市场健康状况的一项指标,今年出现大幅下滑。中国采购经理的情绪出现恶化。

“我们没有活做了,我就决定回家休息,”东莞一家塑料厂46岁的工人李书莲在火车站说,她和丈夫以及十几岁的女儿拎着几个箱子。他们的工厂在10月给他们放了一周的假,在11月又给了他们将近一周的假,两次都几乎没有工资。加班工资也没有了,所以李书莲的月收入几乎减半,降至435美元(约合3000元)。

本月初,他们被告知三人都只能隔天上班并领取相应工资后,于是辞掉了工作,买了车票,打算坐将近12个小时的火车,回到位于中国中部的家乡。

“我从2005年出来打工以来,第一次回家这么早,”李书莲说。

企业表示,由于需求放缓,他们正在削减工时。之所以有削减的空间,部分原因是许多工厂之前是在满负荷运转。

“很容易就能减少加班,”大众汽车集团(Volkswagen Group)中国区首席执行官约赫姆·海兹曼(Jochem Heizmann)说,该公司直接雇佣和通过合资企业雇佣了10万名中国工人。

广州的一家服装厂。由于中国各地开发商资金短缺,该地区的一名建筑工人说,他过去一个月来只工作了两个星期。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中国南方的制造业中心广州和东莞,这种放缓非常明显。

“今年大家回家要比以前早一些,”朱迪·朱(Judy Zhu)说,她在东莞火车站外开着一家卖廉价塑料行李箱的小店。她最忙的时候通常是1月份,农历新年假期通常在这个时候开始,但今年她的销售额早早出现了上升。

50岁的建筑工人李晓红站在广州郊区一家招聘点附近。那里挂着手写的告示,列出一些低工资的工作,但它们大都有年龄限制。没有50岁以上的人能做的工作。

李晓红说,过去一个月他只工作了两周,目前中国各地的房地产开发商普遍现金不足。

“以前很忙,每天工作12个小时,一个月才休息三五天,”李晓红说。“现在都没什么活做了。”

政府和私营部门的调查显示,雇主对自己雇佣的人越来越谨慎。毫不奇怪,跳槽的人越来越少。

“现在大家不敢跳槽,怕跳空了,”雷凯峰说,他是中国东南部商业中心广州一家招聘公司的招聘人员。

最大的问题是明年会发生什么,特别是在依赖对美国出口的沿海地区。

青岛的一个港口。对于依赖对美出口的沿海地区,最大的问题是:明年会发生什么?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由于库存积压,很多销往美国的供应链上都积满了额外库存,因此美国进口商在未来几个月可能需要更少的商品。

“我现在也是很恐慌,害怕明年碰到企业寒冬,”中国东南部23岁的工程师西里尔·刘(Cyril Liu)说,他在印刷电路板公司工作,最近没接到什么订单,老板给了他九天的无薪假期。“我有很多朋友在一些较小的企业也很担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