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上限or扩大规模 澳留学生数量引发激辩

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设置上限or扩大规模 澳留学生数量引发激辩(图/澳洲金融评论页面截图)

【澳洲网孙诗诗3月4日编译报道】新州大学副校长雅各布斯(Ian Jacobs)近日指出,随着中国加大对大学及研究人才的投资,来澳留学的中国本科生人数将下滑。中国也将成为澳洲在国际教育市场上的主要竞争对手。与此同时,澳洲高校领域也开启一场关于留学生数量和来源国情况的辩论。一些专家认为,应当限制留学生数量,因为留学生过多会影响澳洲基建和高校研究发展。而以联邦大学(Federation University)为代表的一些高校却仍在吸引留学生,尤其是增加边远校区留学生数量。

部分专家支持设置上限

综合《澳洲金融评论》、澳洲网报道,澳洲国际教育联盟(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哈尼伍德(Phil Honeywood)表示,留学生每年为澳洲创造340亿澳元产值,但关于留学生带来的社会影响的辩论却时有发生。

其中,一些评论家称留学生限制了澳洲的基建发展,因此他们游说政府为留学市场设限。澳洲国立大学(ANU)副校长施密特(Brian Schmidt)表示:“澳洲大学过于依赖留学生来完成研究工作。如果留学生数量持续增加,研究工作将会受到影响。我不会再扩大学校招生数量规模,这会产生不良影响。我们需要继续成为一所科研型教育高校,保持教研工作之间的平衡。”

此外,施密特还表示:“对一些Go8(Group of Eight)联盟成员来说,他们可能还有接收学生的空间,比如西澳大学和阿德莱德大学。然而实际上,随着学生数量日益增加,教育资源更加分散,每个学生能获得的资源也变少了。招收更多的留学生可能会让学校的成绩倒退。我很满意现状,本科生和研究生人数保持在1万人左右。”

联邦大学留学生数量增加

然而,教育部长特翰(Dan Tehan)却在澳洲大学联盟(UA)会议上表示,澳洲边远地区留学生数量不足。联邦工党教育发言人普利贝斯(Tanya Plibersek)也表示,参与职业技术与技能教育(TAFE)留学生人数不足。

对此,联邦大学表示,随着新学年的开启,学校边远校区的留学生数量将增加211%,包括Ballarat、Horsham和Churchill校区。联邦大学副校长巴特利特(Helen Bartlett)表示,2019年仅Ballarat校区就招收了逾400名留学生,而2018年该数字仅为148人。留学生来源国包括印度和尼泊尔。

同时,她还说:“联邦大学历来通过合作伙伴招收高水平的留学生,这些合作伙伴在布里斯班、悉尼和墨尔本设有分校区。我们现在也证明,只需做出很少的努力,就能吸引留学生前往边远校区。他们不仅增强了校区的文化多样性,而且促进当地社区发展。这些校区的住宿费低廉,毕业生就业前景不错,对留学生产生了吸引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