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吓澳洲华人选民,工党难民政策虚假新闻在微信平台泛滥

685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照片: 这个反工党模因说:“向所有难民赠送绿卡,分享澳大利亚人的繁荣!” (微信)

 

澳大利亚华裔选民将成为恐吓活动的目标,该恐吓声称如果工党成功赢得大选,将有超过100万难民可以在10年内来到澳大利亚。

 

关键点:

  • 关键的边缘席位可能由庞大的中国人口决定
  • 针对工党的难民政策,有许多不同的微信账号发布了文章
  • 目前尚不清楚是谁在制造反工党活动,自由党否认有任何未经授权的文章

 

这个活动来自不明来源,正在社交媒体平台微信上传播。

工党发言人将微信的帖子描述为“绝望的恐吓活动的一部分,没有证据支持它”。

一份未经任何一方或个人授权的声明声称,根据工党政策获得签证的每个难民都可以携带五六个亲属,每年增加150,000难民。它声称,这些政策将使纳税人每年损失100亿澳元。

消息称:“澳大利亚应该考虑人权,但已经足够了。你能投票给工党吗?……我们的学校可以负担得起吗?我们的医院可以负担吗?”

 

翻译:

Labor announced they will take 32,000 refugees every year. 320,000 in 10 years. Every refugee can bring 5-6 relatives to Australia. In 10 years, that bring us at least 1.5 million. Australia should consider human rights. But enough is enough. Can you afford to vote Labor? Don’t you worry you will regret it? Each refugee will cost taxpayers 70 to 100 thousand dollars. New arrivals will cost three billion dollars in total each year, we also need to include their relatives, so is 10 billion dollars a year enough? Can our schools afford this? Can our hospitals afford this?

 

目前尚不清楚这篇文章被分享了多少次或最初来自哪里,但它是微信系统共享发送的一系列政治声明的一部分,这些声明以一种可能影响关键边缘席位的方式来影响工党的政策。

另一个微信帖子声称,在工党政策下,难民到达澳大利亚时,将获得三卧室或四卧室豪宅,水景,游泳池和体育馆

这个帖子已被浏览超过30,000次。

照片: 这个微信帖子说:“难民居住在布里斯班。配备免费Wi-Fi,客户服务,游泳池,健身房。每晚的生活费用为145澳元。” (提供:微信)

 

不仅仅是虚假新闻在微信上泛滥,在报纸上也是。

一个以颇有声望的报纸《澳大利亚金融评论》的名义注册的公众号呼吁“减少难民的投入……对具有特定信仰的难民零容忍”,否则“呼吁下一个希特勒只会变得更响亮”。

微信账号假装是澳大利亚金融评论

翻译:“The refugee issue is getting more and more intense. Should we carefully address it or wait for the next Hitler to arrive.”

 

对于任何工作的政治恐吓活动,它需要利用社区中真正的恐慌想法。

虽然去年有超过9,000名中国公民在澳大利亚境内申请难民身份,这是所有国家中的第二高,但在澳洲华人社区中,人们担心工党会让太多难民入境。

照片: Reid席位的选民Daniel Liu担心越来越多的难民会造成失业。(澳广新闻ABC news:克里斯泰勒)

 

工党确实打算大幅度增加难民的入境率。如果赢得大选,肖顿政府计划到2026年将难民配额提高到32,000。

相比之下,总理斯科特·莫里森本周宣布联盟政府将难民人数限制在每年18,750人。

在这次选举中,利用澳籍华人的投票已成为关键。Reid,Banks和Chisholm都是关键的边缘席位,约有12-15%的选民由澳籍华人选民组成。

2016年围绕安全学校和同性婚姻问题的激进的微信竞选活动被认为是帮助自由党赢得Chisholm席位来对抗全国趋势。

 

工党候选人:这是一则广告

在悉尼西区Concord康科德的一个提前投票站外,帮助指导如何投票的志愿者之间发生了友好的玩笑。

Reid选区工党的候选人萨姆克罗斯比和这个席位的前自由党成员克雷格劳迪正在礼貌性的互相客套。

在这个边缘席位选区,大约15%的选民出生在中国或香港,或者有父母出生在那里。

 

照片: Reid的工党候选人萨姆克罗斯比担心他的政党成为封闭社交媒体攻击的目标。(澳广新闻 ABC news:David Maguire)

 

澳洲新闻广播公司向工党的候选人展示了在微信上流传的反难民攻击帖之一。他没有留下印象。

克罗斯比先生说:“我认为这应该是得到批准授权的,我认为这是一则广告而已。”

“我想如果你要向人们做广告,那么你应该把你的名字放在上面,你应该授权它,你应该自豪地支持这个广告。

“如果你不准备做那些事,你就不应该把它放在那里。”

劳迪先生也展示了这个帖子,并表示这不是竞选团队试图让自由党候选人菲奥娜·马丁当选做的事。

 

图片: 前自由党国会Reid选区议员克雷格·兰迪(Craig Laundy)为其旧选民中的难民人数感到自豪。(澳广新闻:David Maguire)

 

“我可以保证它不是来自Reid选区自由党一方,”他说。

“我一直是我们难民接纳政策的热情支持者。我很高兴看到它从2013年的13,750增加到18,750。”

“我的选民中有很多是在澳洲安家落户的难民,我看到了他们和他们的家人获得第二次生存机会的令人惊讶的感恩之情和真正的快乐感。”

克罗斯比先生和劳迪先生都使用微信与澳籍华人选民联系,并发现这是一种富有成效的与选民成员沟通的方式,而这些选民以前因语言差异而被孤立了。

 

微信易受错误信息的影响

微信称其在澳大利亚拥有约100万活跃用户。

该平台允许政党及其支持者联系澳籍华人选民,而不是其他形式的社交媒体。信息是为华人社区制作并通过筛选过滤的,重点是与选民的这一部分产生共鸣的政策。

悉尼科技大学媒体与传播学教授Wanning Sun(孙教授,音译,下同)表示,微信群组对澳籍华裔选民的影响越来越大。

她说:我认为这对那些英语不太好,不能依赖主流英语媒体获取信息和资讯的说中文的人士具有影响力,因此他们可以很好地阅读微信上发布的内容。

 

孙教授和悉尼科技大学对澳籍华裔人士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26%的受访者表示朋友在微信的“朋友圈”专题中发帖是他们政治信息的主要来源之一。

孙教授说,微信容易受错误信息宣传活动的影响。

她说:“我不确定他们是否是由党派自己传播,或者是否由党派的支持者传播。微信对这些错误信息是开放的。”

 

自由党表示,他们并不支持反工党活动

Jason Yat-sen Li(李逸仙)在新南威尔士州的工党参议院得票上排名第三,并且利用微信进行竞选宣传已经六年了。他说易受影响的选民对恐吓活动持开放态度。

“微信主要是朋友之间发表的评论 – 它不是广播,也不是可搜索的,”他说。

“自由党利用这种含糊不清的方式匿名传播错误信息。”

问题在于,因为很难看到帖子最初来自哪里特别是如果它是转发的图片几乎不可能追踪来源。

澳洲广播公司没有看到有证据显示自由党支持任何与工党难民政策有关的不准确的帖子。

在新南威尔士州Kogarah选区选举期间,自由党的容思程(Scott Yung)正使用微信在联邦竞选活动帮助他的政党,他们并没有支持错误信息的传播。

他说:“微信上的消息将来自官方的国会议员,候选人或总部。”

“它只需要最初的授权……显然很容易让任何人发布任何内容,你不能排除这种情况,它通常不是一个公正的游戏。我不知道自由党方面是否有人这样做,但我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谁应该为难民买单?

回到悉尼街头,Reid选区选民成员Daniel Liu 回应了未经授权的微信宣传活动的问题。

“如果[太多]难民来了,失业将成为一个问题。他们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社会。然后谁应该为这些人买单?这可能会给社会带来额外的负担。对我来说,这听起来不像是一个是个好的政策,“他说。

在澳大利亚生活了40年的澳大利亚华裔Frank Xiao也担心工党的政策。

他说:“你每天都看到新闻他们不是真正的难民;他们是富人,他们以难民的身份付钱进入澳洲。”

 

照片: Frank Xiao(右)在澳大利亚生活了40年,并担心进入澳大利亚的难民。(澳广新闻:克里斯泰勒)

 

微信的恐吓活动是否正在改变选票或只是强化已有的观点还有待观察。

与此同时,工党候选人无奈的面对他们无力阻止微信上有影响力的封闭组群中传播的错误讯息传播 的事实。

 

Steve Cannane 和Echo Hu来自澳广新闻

企鹅新闻网编译报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