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基建报告重磅出炉!未来12年,悉墨这些路段堵到你哭

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2019年08月13日 13:37 Aries

悉尼和墨尔本的大规模公路和铁路项目正在建设和规划中,但仍无法阻止这两个城市到2031年前因交通堵塞而陷入瘫痪。未来12年,交通堵塞造成的生产力损失将翻一番,达到388亿元。

澳大利亚对从道路到城市供水系统等各个领域的基础设施需求进行的审计发现,几乎三分之二的负担将由悉尼和墨尔本承受。在这两个城市,即便是公共交通过于拥挤的成本预计也将增长5倍,达到每年8.37亿元。

审计结果发现,澳大利亚人口意外增加,主要集中在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和珀斯等主要城市,从拥挤的公交车到城市边缘学校的供应,一切都变得紧张起来。

在一些情况下,这两个最大城市的一些主要道路上的交通延误可能会超过一个小时。

 

 

澳洲基建协会(Infrastructure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马多(Romilly Madew)表示,随着经济日益城市化,基础设施需求正迅速增长。

她说:“我们所处的基础设施热潮是一种新常态。如果我们不继续这种投资,交通拥堵的成本将会翻番。”

交通拥堵的最大代价出现在悉尼和墨尔本的主要道路上,预计交通时间和延误将大幅增加。

悉尼

到2031年,悉尼最拥堵的道路将是通过海港隧道连接北悉尼和市中心的4公里道路。该机构估计,84%的出行将是“纹丝不动”的,延迟时间为19分钟。

其他严重拥堵的道路包括M4公路上的Mount Druitt和Westmead之间的路段,以及从Liverpool到悉尼机场之间的M5公路路段,以及和Ashfield通过澳新军团大桥(Anzac Bridge)进入CBD的路段。

从Lucas Heights到Ryde West的A6路段通勤时间最长,上午的通勤时间为67分钟,下午的返程时间为63分钟。

预计在未来12年里,所有这些拥堵的成本将翻一番,达到每年157亿元。对那些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的人来说,挤在火车和公共汽车上的成本预计将达到2.23亿元,而目前为6800万元。

墨尔本

到2031年,墨尔本最拥堵的道路将是位于Donnybrook和M80 Ring Road之间的Hume Freeway,司机每天开车将面临39分钟的延误。下午返程时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预计延迟时间为31分钟。

从Gisborne South到Tullamarine Freeway,从机场到墨尔本中心,从Epping经High Street进入CBD,预计还会有其他较大的延误。

最长的延误将是在从Geelong到市中心经由Princess和West Gate高速公路,早上延误时间 69分钟。在一整天的时间里,个人开车往返于Pakenham和墨尔本CBD之间,会因为交通堵塞而多花将近两个小时在车上。

到2031年,墨尔本交通拥堵的年成本将从现在的55亿元上升到104亿元。公共交通用户所面临的拥挤成本将从7500万元增加到3.52亿元。

基础设施支出

拥堵成本考虑了已经在或计划在主要城市进行的2000亿元大型建筑工程带来的预期效益,这给州和联邦政府带来了加大建设力度的压力。

澳储行敦促各州政府增加基础设施支出,以帮助经济,同时提高城市居民的生活效率。

挑战

除了更好的私人和公共交通,澳大利亚的基础设施建设也面临着一系列的挑战。

技术变革,如自动驾驶半挂车,将帮助澳大利亚解决一些问题,但它们反过来也在制造新的问题。

网购的出现意味着,在非为载货而建的住宅区街道上,运送货物的小型卡车数量将会增加。

许多州政府使用可拆卸的教室来应对激增的学生人数,但这些教室既不能满足预期的需求,也不利于良好的学习。

澳洲基建发现:“如果不改变评估需求和提供新能力的方式,快速增长城市的学校将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可能会降低教育质量。”

能源方面的政策失误,尤其是电力和天然气方面的政策失误,推高了许多家庭的生活成本,如果不尽快实施改革,供水方面可能会重复这种情况。报告指出,澳大利亚不太可能实现其巴黎温室气体减排目标。

分享: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