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船围城 船舶污染重灾区 中国沿海形成黑色航道(图)

7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自由亚洲 于

  中国沿海是全球船舶大气污染最严重的地区,上海尤其是重灾区。

一波波热浪袭击全球,地球发烧,是今夏的火爆话题。8月18日,冰岛将举行一场很特别的告别式,向第一条因为气候暖化而消失的冰河道别,碑文上写着未来的200年,所有冰河都将殊途同归。

这一场冰河哀悼,敲响环境警钟,温室效应正在扼杀地球。我们希望引起人们注意到冰河终结期至今已经失去的东西。策动这次告别式的美国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教授荷威(Cymene Howe)说。谁是地球节节升温的凶手?称霸海洋的船舶是其中之一。

  温室效应造成冰岛多处冰河消融,8月18日当地将为冰河举行告别式。

船舶污染重灾区 中国沿海形成黑色航道

海运是国际运输的主流,台湾海洋大学海运研究中心主任黄道祥指出,全球九成以上货物透过海运送到世界各地,近年来中国经济和开发大跃进,运输量成长迅速。目前全球大概有三成货物进出中国沿海港口。成功大学海洋科技与事务研究所教授刘大纲说,一艘艘庞然巨无霸穿梭海面,虎视眈眈进逼环境防线。

随着全球海运蓬勃崛起,根据国际海事组织(IMO)的统计,全球航运业每年排放的二氧化碳超过10亿吨,是碳排放增速最快的部门之一。除了二氧化碳,船舶还排放氮氧化物、硫氧化物、细颗粒物(PM2.5)等大气污染物,而船舶污染的重灾区就位在东亚,黄道祥指出,光是中国和印度就占了90%。

  船舶排放的PM2.5,导致中国每年约18、19万人因肺癌或心血管疾病过早死亡(美联社)

整个上海到北京特别严重。刘大纲引用国际权威期刊《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2018年的研究报告。他表示,全球船舶污染最严重的地区位在长江出海口附近的大上海,上海拥有全球最大的集装箱港,南面的宁波港则是全球货物吞吐量最高的港口,大宗的原物料如煤矿、矿砂都是由这里进出。放眼中国海岸线,全球十大集装箱港,七个落在这里,刘大纲说,十大港的排名依次是上海、新加坡、深圳、宁波、韩国釜山、香港、广州、青岛、杜拜和天津。中国沿海俨然是高密度的集气带,船舶的大气污染全汇入这条黑色航道。船舶排放致命PM2.5 每年扼杀近20万中国人面对大船围港,中国无可避免掉入窒息的命运。刘大纲指出,根据《自然通讯》的研究分析,船舶排放的PM2.5,导致全球每年约40万人因肺癌或心血管疾病过早死亡,当中有23.8万人在中国、台湾、日本和韩国,研究也估算船舶排放的PM2.5,诱发全球沿海1,400万名儿童气喘。40万的死亡人口,中国大约占了18、19万人,台湾约为3,300人。刘大纲从人口比例概算出数字。他说明,国际海事组织建立全球船舶识别系统,每一艘船都有编号,这次研究透过卫星每15分钟收集一笔资料,一年累计全球76亿笔的船舶大数据,结合死亡率风险分析,最后得出研究结论。黄道祥说,船船舶使用的燃油为重柴油(heavy fuel oil或heavy diesel oil),航运界常称为C油,它是目前能够燃烧的油类中最差的,不论是硫排放或是高温燃烧后产生的氮氧化物,会造成严重的环境冲击。船用燃油远比原油还要脏。刘大纲以直接有力的陈述,直指被忽略的船舶污染。他表示,炼油厂透过分馏方式炼制石油,汽油、柴油是在低沸点时提炼出来,含硫量大约为10ppm,而炼制过程会产生残渣,最终含硫量比原油还要高,以船用油来说,含硫量约为35,000ppm,两者差距3,500倍,这也是船舶排放的PM2.5会这么高的原因。一艘货柜轮等于50万辆卡车 PM2.5由港口深入内陆一艘航行于中国沿海的中型货柜轮,每天PM2.5的排放量约1.5吨,相当于50万辆符合欧盟环保标准卡车的每日总排放量。刘大纲翻开美国NGO组织自然资源守护委员会(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发表的中国船舶和港口空气污染防治白皮书,他再进一步对比,台湾所有电厂和石化厂加总起来每天排放的PM2.5约9.4吨,等于6、7艘货柜轮就超过全台湾的排放量。

随着船舶移动,PM2.5渗入航道,也跟着风扩散至内陆,看风怎么吹,它就往哪边跑,扩散范围挺大的,超过好几百公里。刘大纲说,船舶的污染风暴远超过多数人想像。全球限油令明年生效 中国空污严重提早上路今年底是全球船舶限油令的大限,2020年1月1日起,国际海事组织规定全球海域强制使用含硫量低于0.5%的燃油。刘大纲说,中国从今年起开始实行,船舶进入排放控制区海域,需使用含硫量低于0.5%的燃油,中国极少在环境保护领域走在世界前头,这次却抢在国际公约执行前实施,推估可能是空气污染太严重了,不得不提早上路。现阶段各国正试图寻找替代燃料,黄道祥指出,低硫燃油仍然解决不了硫污染问题,液化天然气(LNG)是不错的选项,硫含量更低、燃烧温度也相对低,不过,液化天然气无法适用于现有船舶的传统引擎,而是未来新造船舶的燃油趋势。面对新规定即将上路,黄道祥说,船公司除了采用低硫燃油外,部分也考虑使用废气洗涤器,先将排放的硫成分洗下来、收纳起来,到了公海再排放出去,虽然成本较低,最终污染还是回到海洋,绿色航运必须致力降低环境的冲击,毕竟人类已经将地球消耗得太过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