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大学需要新方法需要吸引中国学生

530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推广

中国对澳大利亚课程的教学有着强烈的需求,但很多大学却错过了输送高等教育学生的渠道。

墨尔本海利伯里(Haileybury)的一所私立学校最近在中国开设了第九所合作学校,教授维多利亚州的教育证书。

这是澳大利亚少数几所在中国设有分校的学校之一——海利伯里每年有多达300名中国毕业生,其中90%最终就读于澳大利亚的一所大学。

首席执行官兼校长德里克·斯科特表示,在中国,澳大利亚学校课程的教学呈现出“巨大的趋势”。父母们喜欢让他们的孩子呆在家里,也喜欢他们获得进入澳大利亚高等教育的筹码。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表示,独立研究中心(Centre for Independent Studies)上周的预测已经成为现实。

周二在布里斯班举行的《澳大利亚金融评论》高等教育峰会(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 Higher Education Summit)公布的数据显示,在截至今年5月的一年里,中国学生参加毕业典礼的人数增幅可能放缓至2.7%,几乎难以察觉。

在峰会上提交的一份报告中,IEAA首席执行官菲尔·霍尼伍德(Phil Honeywood)表示,大学不应担心中国学生过多,而应设法增加招生。

他说,澳大利亚需要找到新的方式来鼓励中国学生进入澳大利亚的大学,海利伯里模式就是一个值得研究的例子。

英国和美国已经是中国市场的重要参与者,为上大学提供了一个渠道。

霍尼伍德在接受《澳大利亚金融评论》(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采访时表示:“在一个有许多独生子女家庭的国家,父母将把孩子送到一所学校,这所学校将赋予他们全球学生的特征,而无需离开中国。”

中国有250多所国际学校,预计在不到10年内,这一数字将增长两倍。

“澳大利亚担心的是,加拿大、美国和英国的学校已经参与其中,在其中许多学校提供可供选择的课程,因此它们正在提供一个学生直接进入竞争对手国家的渠道。”

推广

伦敦的达利奇学院(Dulwich College)在中国、新加坡和缅甸的7个校区拥有9500名学生。

霍尼伍德表示:“英国人正在清除那些想上海外学校的中国孩子。”

澳大利亚要想抓住这个机会,就必须彻底改革其州和地区课程,中国家长认为这些课程“非常令人困惑”,尤其是有8种不同的学校证书。

除此之外,澳大利亚的学校教育者还有他们可以利用的优势。

“当我们研究中国学生时,我们研究的是死记硬背教学法。但澳大利亚有着创造性思维、团队合作等传统,”霍尼伍德表示。

“这是全球雇主想要的,所以我们应该加强这部分课程。中国父母想要一种新的学习方式。”

海利伯里大学的斯科特表示,他的中国学校毕业生大多就读于维多利亚州的大学,其中有7所澳大利亚大学进入全球百强,对中国的家长来说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机会就在那里。挑战在于意愿和可行的价格,”斯科特表示。

“最大的挑战是营销。英国文化协会(British Council)在把英国作为一个目的地和一个市场进行营销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他们有一个离校考试。我们更加分散。”

校舍管理教育顾问爱德华•斯莱德表示,中国的学校教育市场很难打开。

除了达利奇学院(Dulwich College),在中国的许多英国学校都有国际知名的名字,比如雷格特语法(Reigate Grammar)、圣贝德斯(St Bedes)和威库姆修道院(Wycombe Abbey)。

斯莱德表示,英国和美国市场可能已经饱和。

需要克服的困难包括要求中国大多数国际学校在校园里有一名中国共产党代表。此外,学校只允许在高中最后两年教授国际课程。

斯莱德表示,澳大利亚的另一个战略将是吸引中国学生到这里学习。

推广

在澳大利亚的中国学生不到1.1万人,这个数字自2016年以来几乎没有变化。

他说:“中国中产阶级家庭认为,如果他们的孩子先上学,然后在同一个国家上大学,他们的成绩会更好,在大学的表现也会更好。”

“你可以在美国看到这一点,中国大陆学生赴美留学人数正迅速增加。

“澳大利亚并不是这样建立起来的。寄宿学校传统上是面向农村家庭的,接受海外学生的学校表示,它们不希望国际学生比例超过10%,以保持均衡。”

他说,另一种商业模式是澳大利亚的一所双语学校,学生和老师都说英语和普通话。

 

 

推广

来源:澳大利亚商业评论

实习编辑Michael翻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