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局已定》李怡 August 16 2019

2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我在香港生活超過70年,幾乎整個人生都籠罩在香港與中國的風雲變幻中。左派中學畢業後,全班同學熱情奔向祖國,許多人通過高考進入大學,一心獻身祖國的建設事業,結果都無例外地因所謂「海外關係」被歧視,經歷苦況最後灰頭土臉回到香港,而最重要的生命煥發階段已經逝去。

1958年中國大躍進,左派工會動員香港的基層員工到大陸「建設祖國」,不少工人在政治宣傳下回去了,結果沒有幾年,同樣經歷政治歧視,再加最困難的飢餓歲月,也都灰頭土臉回到香港。

1959年開始的三年大饑荒,香港人支援大陸親戚,每天郵局擠滿了寄食品郵包的香港人,在羅湖每天大批香港人挑着糧油食物的擔子,排隊過關。

1962年4月份,鄰近香港的地區出現聲勢浩大的逃亡潮,總共有十多萬來自中國各地的難民湧入深圳,六萬多人逃離大陸。轟轟烈烈的場面,體現了「快逃,祖國來了!」的現實境況。已經在香港安居的市民,並沒有歧視來自中國的新移民。

然後,中國文革,改革開放。在大陸基礎設施短缺的狀態下,最早向中國投資的是香港人,深圳也就在這樣的地緣優勢下發展起來。有投資成功,也有不少慘痛經歷。但無論如何,中國經濟起飛的主要動力是來自香港。2018年,香港資金仍然佔外資進入中國的約四分三。中國歷年的天災人禍,香港人的捐助最慷慨。89年六四,香港積極關注,並挑起報道與救援的道義責任。

中國發起來後,就反過來鄙視香港人,甚而把香港的經濟發展說成是大陸的施捨。主權轉移後,中國近十多年來不斷踐踏《基本法》規定的香港自治權,侵蝕香港人原有的自由、法治,把大量習慣奴隸思想的中國人殖民香港,港共施政越來越向中國傾斜,香港年輕人對前景一片茫然。

這是一段甚麼歷史?是一個文明清白寬容的少年不斷被內外污穢的惡漢玷污欺騙的歷史。

 

過去的一切香港人強忍了。但送中條例告訴我們,香港人除非選擇做奴隸就沒有活路。於是,一場自由對抗奴役的終極之戰就開展了。

警員喬裝示威者被揭發後,連登又揭發扯下國旗扔進海的也是一個喬裝者。機場又被發現疑是公安及國安人員混進示威者群中。中共不斷以篩選的消息和假消息挑動大陸盲眾的仇港情緒,於是有中國網民號召「組團去香港打廢青」。強勢的卑劣野蠻壓制着弱勢的道德文明。

 

香港與中國關係的演化到如今,可以說已經走到人心與思想意識徹底斷裂的狀態。這次反送中運動中,沒有甚麼人高舉「香港獨立」的旗號,沒有人強調本土意識,沒有人再講大中華與本土、勇武與和理非,因為多數香港人不再受騙了,人心大定,一切的抗爭分歧都不重要了。現在也毋須再進行香港人身份認同的調查,因為已經沒有甚麼人對香港人這身份有異議了。而所有的國際媒體,西方政要,凡是對香港情勢表達關注的,幾乎都同情香港抗爭者,站在香港人這一邊。在世界輿情中,中國官媒是孤立的,中共和港共的聲音是被鄙視的。因為,這是人類的自由對抗奴役的抗爭,是香港人雖居弱勢卻站在道德高地的抗爭。

 

暴政每一招卑污手段的「贏」,都意味着人心的「輸」。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倘若人心趨向最終會決定勝敗的話,那麼儘管戰事漫長、代價很大、痛苦很多,但大局已定。而任何強權、暴政都只會加強而不會逆轉這個人心趨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