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安泽竞选2020:从“痴人说梦”到获得主流认可(图)

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 纽约时报 于

The New York Times

@nytimes

Andrew Yang is explaining the dangers of automation to the masses. And as voters realize he is serious and substantive, his campaign is gaining steam. https://nyti.ms/2LpHjDG 

Andrew Yang, a former entrepreneur and tech executive, emerged as the surprise qualifier for a slimmed-down third Democratic debate. 

Andrew Yang’s Quest to ‘Make America Think Harder’

The entrepreneur turned presidential candidate is explaining automation to the masses. And as voters realize he is serious and substantive, his campaign is gaining steam.

nytimes.com

2,934 people are talking about this

新罕布什尔州普莱斯托——见到杨安泽(Andrew Yang)的支持者时,他们经常会坦白:第一次听说杨安泽的时候,他们觉得他每月给每个美国成年人1000美元的计划有点儿疯狂。但接着,他们必定会告诉你,听了他对这个计划的解释后,一切都显得说得通了。

“他以前就是一个米姆——他的竞选是个笑话,”新罕布什尔州阿特金森的大学生、20岁的本·隆尚(Ben Longchamp)说,5月,在朴茨茅斯的一家餐馆里,他第一次看到杨安泽讲话。“如今我已经看了14个候选人,我喜欢他是因为,他有这么一个政策提案,并且有数据做支撑。”

44岁的香农·珍尼斯(Shannon Jeanes)是新罕布什尔州贝德福德的一名建筑工人,他说他被杨安泽吸引,是因为他似乎更关心像1000美元这样有关“全民基本收入”而非个人野心的概念。“他参选不是因为他想当总统,”珍尼斯说。“他参选是因为他觉得自己需要这样做。”

杨安泽在艾奥瓦州博览会上接受记者采访。他在下轮辩论中的表现可能对保持他的势头至关重要。

杨安泽在艾奥瓦州博览会上接受记者采访。他在下轮辩论中的表现可能对保持他的势头至关重要。 ERIN SCHAFF/THE NEW YORK TIMES

2020年总统竞选最意想不到的一个发展,就是人们对杨安泽的极度忠诚和热情追随,这位前企业家和技术高管正在角逐民主党提名。凭借数字、历史课和偶尔的自嘲笑话,他一直在宣传一条严峻的讯息,即自动化将导致大规模失业,而企业利润在扭曲经济。许多美国人已经开始重视杨安泽,使之意外获得资格,能参加周四于休斯敦举行的缩减了人数的第三次民主党辩论。

在包括参议员、市长、州长和前副总统的团体中,现年44岁的杨安泽仍是最不为人所知的参选人之一。他远非唯一有政治韬略的人。并且他获得提名的希望一如既往地渺茫,他的民调仍处于个位数低位的事实可以证明这一点。

但在他上月走遍新罕布什尔的竞选活动中参加过集会的选民里,很少有人觉得,他是个提出一份不切实际计划的未来派外围参选人。许多人反而表示,他们开始认为他是个有头脑、讲求实际、有亲和力的政坛局外人,针对其他竞选者大大忽视的一个现有问题,拿出了经过深思熟虑的解决方案。

从更广的层面讲,杨安泽的支持者表示,他们发现他的这种几乎无关政治的方式令人耳目一新。杨安泽没有参与移民和控枪之类老生常谈的边缘政策讨论,或是攻击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他利用自己的施政纲领,温和地向美国讲述“第四次产业革命”——他担心,这场革命将导致卡车司机、客服热线中心员工和零售店员失业——并提出以发放全民基本收入的方式,缓和这样一场革命必然会带来的阵痛。

杨安泽所吸引的支持者联合体在意识形态上不拘一格,包括进步派、自由意志主义者、心怀不满的选民及部分特朗普支持者,他们换下写着MAGA的红帽子,戴起写着MATH——“让美国更认真思考”的蓝帽子。进入他阵营的人表示,他在YouTube、博客上的发言和全国电视辩论开始让他们看到发钱给人背后的逻辑。

他在休斯敦的表现,对于维持竞选刚刚聚起的势头可能至关重要。在7月辩论结束之后的几天里,杨安泽的竞选团队迅速入账约100万美元——比团队整个第二季度筹得的数额多三分之一。约九成捐款者为首次捐款。

上个月,杨安泽在达勒姆的新罕布什尔大学问候学生。 ELIZABETH FRANTZ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杨安泽和他的顾问们开始越来越多地允许自己半真半假地公开谈论,他们实现了长期实现不了的一点:主流认可。

“这一年多以来,我每个月都来新罕布什尔,”在纳舒厄办公室命名仪式上,杨安泽站在临时搭建的讲台上,对满满一屋子的支持者说。“刚开始来的时候,说实话没人知道我是谁。从那时到现在的变化——着实惊人。”

诚然,就在5月,杨安泽还曾阔步迈入新罕布什尔州黎巴嫩一个公园,却发现只有几十个选民等着见他。那时候,来见他的更多是出于好奇,而非认同。

“这一年多以来,我每个月都来新罕布什尔,”杨安泽说。“刚开始来的时候,说实话没人知道我是谁。”

“这一年多以来,我每个月都来新罕布什尔,”杨安泽说。“刚开始来的时候,说实话没人知道我是谁。” ELIZABETH FRANTZ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三个月后,形势变了。杨安泽会向观众提问——哪个州通过了全民基本收入?——支持者会立即齐声喊出答案:“阿拉斯加!”

在他的新罕布什尔集会上,粉丝大多是白人,男性略多且非常年轻。其中很多人在上大学或者刚毕业;相当多一部分人自称同时喜欢杨安泽和特朗普。

还有一些人倾向于是自由意志主义者,他们称赞杨安泽给人们发生活费然后不插手别的事。一些人承认曾是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支持者,表示他们在杨安泽身上看到的,是一个更新、更鲜的进步事业捍卫者,他所推动的理念可能会被证实领先于时代。

杨安泽在大城市的集会可吸引数千人,并倾向于吸引多元化的人群,其中亚裔美国人比例异常高。

在竞选造势中,杨安泽和很多对手一样,喜欢把自己的竞选描绘成主要由草根群体的热情和少量捐款推动。《纽约时报》一项分析证实了这一点,发现他今年第二季度收到的约70%的捐款来自捐款金额为200美元或以下的人群。

另一项对截至6月30日的约13.3万名捐赠者的分析显示,杨安泽的竞选活动平均捐款约为27美元。因为他的捐赠者中大约有20%的人捐了多次,所以每人平均捐款金额约为40美元。

捐赠数据也证实了杨安泽竞选活动中明显的群落分布趋势:据OpenSecrets.com和《纽约时报》估计,他的捐赠者中只有不到30%是女性。

杨安泽在新罕布什尔州的见面会也明显缺少年长选民。一些参加见面会的人说,他们想听听杨安泽的意见,尽管他们声称更喜欢在华盛顿工作的那些经验更丰富的人。

67岁的安·恩格尔凯米尔(Ann Engelkemeir)来自新罕布什尔州的埃普索姆,她说自己倾向于投票给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或明尼苏达州参议员艾米·克洛布查尔(Amy Klobuchar)。但她和其他人说,他们觉得杨安泽很有风度,并承认他的魅力核心来自于他并非职业政治家。

杨安泽的支持者说,他们发现他几乎不涉及政治的做法令人耳目一新。 CHRISTOPHER LE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有些候选人被问到一个问题的时候,给出的回答是他们演练过的最接近这个问题的答案,”恩格尔凯米尔在一次活动上说。“我认为他回答问题的方式比我以前听到的要直接得多。”

在那次由新罕布什尔州美国公民自由联盟主办的活动中,杨安泽面对的选民和恩格尔凯米尔一样,对他基本上并不熟悉。

杨安泽在新罕布什尔州的活动上,支持者们说,他们认为他是一个聪明、务实、友善的政治局外人,为一个重大问题提供了经过深思熟虑的解决方案。 ELIZABETH FRANTZ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用幽默的、时显简略的方式回顾了一遍自己的背景:不开心的公司律师;经历了“小涨大跌”的企业创始人;最终成为一家备考公司的领导者,该公司于2009年被卡普兰(Kaplan)收购。

今年,杨安泽在接受《华盛顿邮报杂志》采访时表示,他在出售公司后“成了百万富翁”,但他也强调,“我的净资产可能远低于人们的预期。”在今年夏天提交的财务披露表格中,杨安泽上报了高达240万美元的资产,与其他许多候选人不相上下。

在经济衰退期间,杨安泽创办了“为美国创业”(Venture for America),这是一个面向大学毕业生的非营利性创业组织,在服务不足的城市创造就业机会。

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时,杨安泽说,他开始研究数据,试图理解其中原因,他发现,由于自动化,摇摆州的数百万制造业工作岗位已经消失。他意识到,他为创造就业岗位所做的真诚努力是远远不够的。有必要实行更全面的解决方案:每个美国人每月1000美元。

“全民基本收入是一项很难被妖魔化的政策,”36岁的马萨诸塞州大学顾问马特·克拉克(Matt Clark)说。“它极其简单,而且直接面向这么多美国人。”

分享: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