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的政治困境:随时准备把支付宝献给国家(图)

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BBC中文/长安街知事 于

马云挥泪告别

9月10日晚,马云在阿里巴巴20周年大会上正式宣布卸任集团董事局主席,热泪盈眶。整整一年前,马云宣布启动「传承计划」,用一年的时间交出主席令牌,由阿里巴巴现任首席执行官(CEO)张勇接任。

这次交接颇具深意,不仅因为阿里巴巴是中国首屈一指的「巨头」;也因为马云开创了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一次创始人主动交班的经验。

“为了这一天,我认真准备了10年。”马云称,这不是一个心血来潮,更不是迫于压力,网上有人传我害怕什么,过去20年,阿里人从没有害怕,只有对未来的敬畏。

“今天不是马云的退休,而是制度传承的开始。不是一个人的选择,而是制度的成功。”马云在现场再次致谢称,谢谢阿里的努力,让我们有今天,谢谢大家。

“社会把最好的人才,给了我们。我们每个人在感恩。我希望阿里人,感恩世界最好的办法,就是用行动给社会更多的惊喜。”马云希望,未来20年,我们的责任是用好资源和技术,让世界更加技术、更加普惠、更加可持续发展,同时让世界变得更加柔软和温暖。

政治困境:「我可以随时把支付宝献给国家」

「在中国,一家这么大的公司,其实有些事情是比较难做的。」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庄太量认为,阿里巴巴背后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共同面对的政治难题。

庄太量举例,与阿里体量相当的腾讯,游戏占了相当份额,但中国监管一有变化,对公司会造成巨大负面影响。比如,上月底,中国出台《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提出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腾讯股票应声下跌4.53%。

阿里巴巴面临一样的问题——由于中国政府对市场影响极大,监管层的异动,可轻易决定公司的未来。阿里巴巴2014年在美国上市后,股价一路高歌猛进,但2015年初中国工商总局发文点名批评阿里系网购平台,短短四天阿里付出了市值缩水370亿美元的代价。

阿里因此承受更大的争议是支付宝的所属权之争。支付宝作为覆盖5亿人的巨型第三方支付平台,庞大金融数据背后,是政府对金融安全与风险的监管焦虑。因为日本软银和美国雅虎是阿里巴巴的大股东,这份焦虑就更加急切。马云以此为由,称「为了维护国家金融信息安全」,2011年时将支付宝从阿里集团剥离出来。一时间舆论哗然,指责马云违背商业规则,窃取股东利益。

这种剥离,换来的是国内第三方支付的牌照。马云甚至表态,「只要国家需要, 随时凖备把支付宝献给国家。」

然而,中国的政治环境一方面给互联网公司的发展带来不确定性,但也并非全无好处。庄太量称,马云或者中国其他新一批互联网富豪,之所以有今天,其实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政府在国家层面上阻止了外国的竞争者,通过防火墙让他们做成「独市生意」,国家称为游戏规则的制定者——政府想谁发达,谁就发达。

面对强势政府,草创的民营企业选择「合谋」。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曾撰文分析,在这种环境中,企业选择通过从政府「寻租」把企业做大,或在有效法治缺位的情况下,寻求政治保护。

这也造成在中共十八大后的剧烈反腐败运动中,大量民营企业家受到牵连。对此,2013年马云在一次演讲中称,不管阿里巴巴发展多快,也絶不与政府做生意,「在过去的14年中,阿里巴巴始终坚持的信念是『只和政府谈恋爱,但不结婚』。」

马云「交棒」之际,正是中国民营企业困难之时——刚结束的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上中国全国工商联常务副主席徐乐江称,民营经济有过发展的坦途,但是进入新阶段,钱不那么好挣了,风险挑战也更多了,在去杠杆、穿透式严监管等背景下,「一切看起来就不再那么美好了」。

作为中国民营企业家的标志性人物,选择此时离场并不利于当前市场低迷的信心。《阿里巴巴:马云的商业帝国》的作者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向《纽约时报》称,「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都是中国私营经济健康与否和所能达到高度的一个象征。不管他乐不乐意,他的退休都将被解读为不满或担忧。」

BBC中文/长安街知事

 

分享: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