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中关系不和谐严重影响澳大利亚旅游业

23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澳大利亚旅游局常务董事菲利普帕•哈里森(Phillipa Harrison)表示,该组织试图避免澳大利亚传统盟友美国与中国重要贸易伙伴之间的国际争端。这是她在被任命为规模达1,430亿澳元的Tourism Australia常务董事后的首次采访。

但这对来自中国的游客流量产生了影响。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旅游市场。

外界对中国在东南亚日益扩大的权威的关注,以及卷入澳籍华裔自由党议员格廖婵娥(Gladys Liu)丑闻的冲击波——包括她对收养她的国家的忠诚度受到质疑——也有可能破坏来自利润丰厚的中国市场的游客流量。

哈里森在接受《澳大利亚金融评论》(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采访时表示:“作为一个旅游行业,我们确实得到了一些反馈,政治形势正在产生一定的影响。”

“但我们还没有真正看到这一点,因为大多数来澳大利亚的游客都是自由和独立的旅行者。”

在截至今年7月的一年里,有逾140万中国游客赴澳旅游,但增幅已从两位数放缓至2018- 2019年的0.3%,部分原因是中国国内经济放缓。

推广

哈里森表示,不管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如何,她预计中国仍将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入境旅游市场,排在新西兰、美国和英国之前。

“我们无法控制政治层面上发生的事情。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确保那些表示有兴趣来澳大利亚旅游的中国游客知道我们能提供什么,”她说。

“除此之外,我们不参与政治。但我们对在中国的市场营销非常谨慎。”

这位新上任的澳大利亚旅游局总经理说,这个产值1,430亿澳元的行业将继续成为澳大利亚经济增长的灯塔。目前澳大利亚国内经济步履蹒跚。

她表示:“毫无疑问,我们正在面临5年来令人最为困难的经济形势,而且(英国退欧、美中贸易战和燃料价格上涨等)其它一些不利因素也即将出现。”

“但我认为旅游业的长期前景非常光明,澳大利亚仍然有大量的机会。我们的自然景观产是游客们想要看到的东西。”

印度作为“后起之秀”市场——去年赴澳旅游人数近11%的增长,成为一个亮点。

哈里森接替了约翰•奥沙利文(John O ‘Sullivan)的职位。奥沙利文今年五月离开了澳大利亚旅游局(Tourism Australia),转而经营上市旅游公司ExperienceCo。

澳大利亚旅游局是该行业最大的机构,但它与联邦政府关系密切。联邦政府每年提供1.5亿澳元的资金。

近年来,该机构推出了一些备受瞩目的广告宣传活动,包括在2018年美国超级碗(Super Bowl)期间播出的耗资3500万澳元的恶搞鳄鱼邓迪(Crocodile Dundee)电影广告。

还有那耗资的1.8亿澳元的旅游宣传片——Where the bloody hell are you? 2006年,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管理澳大利亚旅游局(Tourism Australia)时策划了这一活动。在与时任旅游部长弗兰•贝利(Fran Bailey)关系紧张后不久,他辞去了这份年薪35万澳元的工作。

哈里森曾负责澳大利亚旅游局的国际商务网络,以及航空公司关系和分销渠道的管理。

“我们将不再进行大规模的地毯式宣传,而是以更加定制的方式来审视每个市场。”

澳大利亚联邦旅游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表示,他希望哈里森领导下的澳大利亚旅游局(Tourism Australia)“继续开展前沿活动,让澳大利亚成为潜在游客心中的前沿和中心”。

他表示:“在这样一个竞争激烈的全球市场,销售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难。”

 

推广

来源:澳大利亚金融评论

实习编辑Michael翻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