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最赚钱的CEO榜单揭晓,榜首收入超全澳平均水平275倍!!

13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推广

澳洲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艾伦·乔伊斯以2390万澳元的收入荣登2018年澳大利亚首席执行官收入榜榜首,是全澳全职平均工资的275倍多。

根据澳大利亚退休金投资者委员会(ACSI)的一份报告,2018财年是CEO奖金的又一个“丰收年”。

在全澳最大的100家公司中,只有一位有资格的CEO没有获奖:达美乐(Domino)的老板唐•梅杰(Don Meij)。

在2017财年,梅杰以3680万澳元的实际薪酬位居该排行榜首位,其中大部分是通过行使期权获得的。

但这种情况在18财年并没有重演,梅杰的实际薪酬(包括现金和当年授予的实际股本价值)降至706万澳元,主要原因是该公司股价下跌。

在几位高薪CEO离职后,顶级公司的平均实际薪酬从623万澳元降至566万澳元。

澳航CEO Alan Joyce

另一个原因是,在18财年,只有两位ceo实现了2000万澳元以上的收入:澳航的CEO乔伊斯和麦格理(Macquarie)的尼古拉斯•摩尔(Nicholas Moore)。

2014年,澳航股价为1.26澳元,乔伊斯获得了巨额长期激励分配的回报。2018财年,澳航股价为5.66澳元,乔伊斯获得了全部奖励。自那以后,他的工资减少了一半。

以下是2018财年基于实际薪酬的首席执行官排名:

阿兰·乔伊斯(Alan Joyce),澳洲航空(Qantas Airways)(23,876,351澳元)
尼古拉斯•摩尔(Nicholas Moore),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23,855,580澳元)
迈克尔·克拉克(Michael Clarke), Treasury Wine Estates(19,024,334澳元)
鲍勃·瓦西(Bob Vassie),St Barbara(13,246,088澳元)
Craig Scroggie, NextDC(12,515,914澳元)
Sandeep Biswas, Newcrest Mining(12,083,392澳元)
布莱恩·贝纳里(Brian Benari),挑战者集团(Challenger Group)(11,696,001澳元)
罗利·芬莱森(Raleigh Finlayson),萨拉森矿业控股公司(Saracen minerals Holdings)(11,284,256澳元)
安德鲁·巴萨特(Andrew Bassat), Seek(10,744,472澳元)
科林·戈德施密特(Colin Goldschmidt),Sonic Healthcare(1,017,376美元)

ASX100 CEO的薪酬中间值达到161万澳元
ACSI首席执行官路易丝•戴维森(Louise Davidson)希望提高薪酬透明度。她指出,皇家银行委员会(Banking Royal Commission)导致公众对大公司及其管理层的信任度下降。

戴维森呼吁澳大利亚借鉴英国的模式,将CEO的薪酬与公司普通员工的薪酬进行对比。

ACSI还希望董事会每年选举一次,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每三年选举一次。

戴维森表示:“发放奖金的方式表明,存在一种应得权利的文化,即所谓的‘有风险的’薪酬根本不是非常有风险。”

ACSI的报告发现,在ASX100位首席执行官中,超过半数的人获得了至少70%的最高津贴——这一数字在4年内几乎没有变化。

ASX100首席执行官在18财年获得的奖金中值为161万澳元,是该调查历史上第二高的奖金,该调查已进行了18年。

在20118财年,有5位ASX100首席执行官获得了100%的最高奖金。

这其中包括Treasury Wine Estate的克拉克(Michael Clarke),在他担任首席执行长的整整四年里,他每年都能拿到最多的奖金。

其他三位分别是Crown的John Alexander、TPG电信的David Teoh和Adelaide Brighton的Martin Brydon。

CEO们选择股票而不是现金
有一种趋势是,首席执行官们推迟发放奖金,选择股票而不是现金。

ASX100首席执行官的现金奖金中值下降16.5%,至927,159澳元。

去年,皇家银行委员会(Banking Royal Commission)几乎每天都能收到投诉,表明高管们没有为不良行为承担责任。

戴维森表示:“从直觉上看,我们本以为,在监管机构、政界人士、公众和投资者如此密切的监督下,奖金结果会更低。”

此外,在此之前,投资者对首席执行官薪酬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反感,超过88%的股东反对澳大利亚国民银行去年在墨尔本举行的年度股东大会上发布的重新评估报告。

戴维森表示,澳大利亚企业界还没有得到这样的信息:奖金支付应该是可变的,并应根据业绩表现奖励,而不是用另一个名字固定支付。

戴维森表示:“这既是纪律的失败,也是领导力的失败。”

2018财年,四大银行首席执行官(按实际薪酬计算)中排名最高的是NAB的安德鲁•索伯恩(Andrew Thorburn),排名第26位。

由于2012年获得了2018财年的长期激励,他的实际薪酬为620万澳元。

10位CEO的薪酬超过1000万澳元
去年,10位CEO的薪酬超过1000万澳元,其中3位来自该排行榜101-200名。

ASX100 CEO的实际薪酬中值升至450万澳元,同比增长3.2%。

ABS数据显示,在截至2018年11月的12个月里,包括加班费和罚款在内的全职平均工资为每周1668.1澳元(增长2.2%)。也就是说,平均每年86,736澳元。

乔伊斯2390万澳元的实得工资大约是全澳平均工资的276倍。

但对乔伊斯来说,这是不寻常的一年。据报道,他上月下旬宣布的年薪为1000万澳元。该公司还披露,在年度利润下降17%之后,澳航其他高管的总薪资出现小幅下降。

澳航发言人表示:“澳航仍是全球表现最佳的航空公司之一,但自该报告公布以来,高管薪酬在两年内已两次下降。”

新进入TOP 10榜单的是Treasury Wine Estates的克拉克。

他的固定薪酬和奖金潜力从17财年的550万澳元升至625万澳元,2017年末,克拉克的第一次长期激励分配和前一年奖金的递延股权部分也全部到位,产生了1312万澳元的收益。

Treasury Wine Estates一位发言人表示,过去5年,在克拉克的领导下,TWE股东的价值驱动增长了5倍。

进入前10名的另一位新成员包括Challenger Group的前首席执行官布莱恩•贝纳里(Brian Benari,他于2019年1月从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一职退休),他也是2017年9月股价大幅上涨、股权激励价值增加的受益者。

Challenger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最近对其重新评级进行了评估,以确保“与股东利益保持清晰一致,并提高披露和透明度”。

固定工资会受到冲击
虽然奖金增加了,但ceo的固定薪酬却没有变化。

在18财年,ASX100首席执行官的固定薪酬中值增长1%,至179万澳元,而此前10年平均每年仅增长0.2%。

ASX100 CEO的平均固定薪酬从191万澳元下降1.3%,至188万澳元,主要原因是Westfield Corporation的联席CEO不再包括在其中。

戴维森指出,在过去一年里,几家公司降低了新任首席执行官的薪酬,将激励措施推迟至股权,从而降低了现金薪酬,并确保激励措施受制于业绩不佳时的回拨拨备。

在2017财年和18财年的ASX101-200样本中,固定薪酬超过200万澳元的ceo只有两位:Premier的马克•麦金尼斯(Mark McInnes)和Seven West的蒂姆•沃纳(Tim Worner)。

去年,离职ceo给股东带来了2515万澳元的损失,低于2017财年的3363万澳元,这主要是由于离职薪酬从20万澳元降至15万澳元。

在18财年的样本中,最高的解聘费被授予Adelaide Brighton前首席执行官马丁•布莱顿(Martin Brydon),为443万澳元。此外,报告称,布莱顿2018财年的147万澳元奖金实际上是他离职安排的一部分。

ACSI成员包括38名澳大利亚和国际资产所有者和机构投资者,他们管理着逾2.2万亿澳元的资产,平均持有每家ASX200公司10%的股份。

戴维森表示:“投资者希望看到董事会将更多注意力放在评估他们现有的激励计划,是对表现出色的高管进行真正的奖励,还是仅仅是为了满足预算。”

推广

来源:ABC News

实习编辑Michael翻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