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怡晒同学聚会照片:中戏96级的姑娘们 太牛了

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2019-10-7 05:25| 来源:FS高端交友

作者|张先森

时隔23年,章子怡晒出中戏96班部分同学聚会合照,一时间在网络上引发回忆杀。

 

其中两个频率最大的声音是:这是什么神仙班级啊;这颜值保鲜得也太好了吧。

 

很难想象一个17人的班级,培养出了章子怡、刘烨、梅婷、袁泉、秦海璐、曾黎、胡静、张彤、秦昊等大明星,可以说是撑起了75后演员界的半壁江山。

嗯,这就是当年的大合照。

 

岁月对一些人会格外偏爱,不管是颜值冻龄还是机会运气,中戏96班的“八大金钗”得到的眷顾始终要多一些。

01.

1996年是一个神奇的年份。

那一年,北影迎来了赵薇(专题)、陈坤、黄晓明“三剑客”;另一边的中戏则有“八大金钗”,分别是学舞蹈出身的章子怡、梅婷、胡静、李敏;学戏曲出身的秦海璐、袁泉、曾黎、张彤。

 

“八大金钗”报考中戏都出自同一个原因,那就是在十七八岁的年纪遇到了专业转型期,迷茫的她们不约而同选择了换个艺术方向,表演。

曾黎和袁泉此前在同一个班学了7年京剧表演,主攻青衣。毕业后她们被分配到省京剧团,拿着300块钱的工资每天上班压压腿练练嗓,终于觉得人生无望,需要有所突破。

中戏面试那天,曾黎肠胃不适,脸色蜡黄,但班主任常莉老师依然认定她是多年不遇的大青衣(正旦),对她印象深刻。

 

章子怡来到中戏有种逃难的感觉,因为她终于可以从海淀区的舞蹈学校逃走了。

虽然对表演一无所知,但她跳的一段舞蹈震撼所有面试老师,铿锵有力的动作和步伐,像一个朴实热情的农村姑娘,“这不正是艺术的生命力吗?”

 

同样学舞蹈出身的胡静,在才艺展中靠一支孔雀舞征服全校男男女女; 而梅婷则跟章子怡一起排民族舞,这是梅婷的拿手绝活。

 

总之,有人跳舞,有人唱曲,有人表演武术,最差也是诗朗诵。

然而点名到东北小伙刘烨时,他砰一下站起来:“老师,我啥也不会,就稀罕打个篮球!”

刘烨觉得自己的东北普通话老标准了,结果一个“考号543”的发音,他被纠正了好几遍,整得当场一脸懵圈: 俺这东北普通话难道还不够标准呢是咋地啊?

 

虽然啥也不会,他还是凭借发达的四肢和足够帅气的颜值进了中戏。

02.

一开学,中戏96班就在全校男生中火了。

章子怡也傻眼了,自己的颜值别说班花了,前三都排不上。

关于班花是谁的讨论,至今也没有个结论。秦海璐看谁都觉得比自己漂亮,不过她说曾黎一走进学校,就是全校同学公认最漂亮的。

 

 

 

当时很多男生喜欢在楼下等女生下课,为的就是看看“大青衣”曾黎。穿着短裤、大长腿的曾黎一走过,仙气飘飘,男生们就跟着瞎起哄,你推我攘的,非常沙雕。

 

然而曾黎本人呢,却觉得胡静更漂亮;就连刘烨也说,胡静是我眼里我们班最漂亮的女孩儿。

 

胡静也很谦虚,认为班花应该是张彤。

 

张彤的艺考成绩是全国第一,高颜值学霸型,就连班上的男同学田征也使劲地夸:“张彤啊,好看死了!”

惊艳全校的张彤又反过来cue曾黎:身材特别好,大长腿高个儿,人群中一眼就记住⋯⋯

 

总之班花的争议是一条单向箭头的指向链,个个有颜值有才艺却又过分谦虚,用秦海璐的话说就是:我觉得全国的“人精”都在中戏了。

在戏曲学校时秦海璐主攻刀马旦,考入中戏前她曾跟团到日本(专题)演出40余场。

秦海璐觉得自己“长相平平”,但她的家庭条件在班上是最好的,穿衣搭配也最为讲究,上大学时就已经穿起了英国奢侈品牌Burberry的风衣,相当拉风。

 

学生时代暗暗较劲攀比是少不了的,梅婷大一时就跟张国荣拍过戏,带着哥哥送的CK墨镜回到学校,就连班上年纪最小的章子怡也变身柠檬精:哇,张国荣送你眼镜啊!

 

只是这群帅哥美女们,当时没闲功夫考虑班花和墨镜的事情,因为他们在面临着停课整顿甚至被退学的困境。

03.

多年后,一张《关于表演系九六班停课整顿的报告》流传网络。

大家都傻眼了:如今的“第一明星班”,当年居然都是“学渣”?

 

原来,96班曾因整体学风不佳,大家都不想做作业被停课整顿一周,后来又因为无视练早功的规定,又被全体停课并以旷课论处,再次被整顿了一周。

班上每个人都被作业和考试折磨得痛苦不堪,作业不合格就要面临被退学的风险。大一结束,班上就少了几位男生,搞得人心惶惶。

 

袁泉是学霸,中戏时所有功课在班上名列前茅。

但在中戏的前半年,袁泉一直觉得“天空是灰的”,走路永远低着头,害怕参加集体活动。她解压的方式就是吃,把自己吃到120斤。

 

胖了之后她又跟张彤一起凑钱买减肥药,不料不但没效果,药物的副作用还导致神经萎靡,学习不在状态。

她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于是穿上减肥裤每天从学校跑到两公里外的安定门,在桥上大喊几声再跑回去,很是悲壮。

胡静比袁泉还丧,袁泉的天空是灰色的,她的天空直接变成了黑色。

她“特别后悔选择了表演这条路”,觉得很不适合自己,每天被作业折磨得头晕眼花。

常莉老师一来,她就低下头假装看不见。结果越是不敢看老师,老师越是要她交作业。

 

 

最后没招了,她只能利用自己的美貌成功找到王千源帮忙排小品,因为王千源是当时93级表演课成绩最好的学生。

毕业多年后胡静仍记得,大一时有天夜里,她跟刘烨和另外一个同学跑到马路牙子上尬天。

聊天的内容就是抱怨学业,三个人都后悔学表演,觉得人生过得很悲催,完全没有前途。

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我太难了。

04.

当年中戏的作业有多难?

每次作业都是一次舞台创作,比如老师说公共汽车,章子怡就要用汽车的主题和场景去想一个故事,然后自己做导演,找同学做演员,身兼编剧、服装、道具、音乐⋯⋯

类似这样的作业,可把小白们难怕了。

跟今天我们新媒体小编做梦都想梦见好选题一样,睡上铺的章子怡每天晚上盯着天花板就想着,闭上眼睛了能不能梦见一个好故事。

两者的结果都是,睡不好、没做梦,天亮了继续痛苦。

 

章子怡没想到,自己刚从舞蹈的泥潭中爬出来,又陷入了另一个深渊。

她觉得表演太可怕了,怕到一上台就发抖,周末回到家委屈巴巴地问爸妈:我可以退学吗?

同样在想着“我是选择退学还是被学校劝退”的还有刘烨。

刘烨和章子怡是班上年纪最小的,也是成绩最差的,他们要么没有作品产出,要么交上去的作业不合格,于是两人面面相觑,无语凝噎。

 

刘烨回忆说:“当时没招了,没招了怎么办?想哭。”

他想哭父母又不在身边,一大老爷们在宿舍哭又怕被人看见,于是屁颠屁颠跑到什刹海去偷偷地哭。

想想吧,夜半三更的什刹海静悄悄的,穿着大棉袄的刘烨在风雪中缩成一团。飘满白雪的什刹海那么诗意,刘烨一个大高个站在雪地中央那么悲惨,画面有种啼笑皆非的违和感。

 

 

哭够了,他打电话给他爸说不念了,要回长春重新考个文理高中。

他爸不同意,说好歹要把文凭拿到手。

那一代父母的思维就是,文凭最重要,找工作首要看文凭。

秦海璐也是这么想的,退学是万万不能的,没文凭没工作以后怎么嫁个好人家?

 

 

学期结束,常莉老师让刘烨和章子怡这对“吊车尾夫妇”合伙演一个小品,要是还不合格就退学。

他们排了一个沙雕小品,老师一看说你们这排的啥玩意儿啊,俩人当场抱头哇哇大哭。

 

后来他们又合计请研究生的师哥吃饭,师哥被磨得没办法说你俩别哭了,我给你们排一个吧。

要不是这位师哥,如今的华语影视圈估计要痛失两位重量级影帝影后。

05.

这就是所谓的“史上最牛明星班”。

个个高颜值却没人觉得自己是班花,个个都是学渣都害怕交作业被停课,个个都想着要不要退学⋯⋯可就是这帮人,就这么混出来了。

 

那时候国内影视剧行业一片热火朝天,观众最大的娱乐方式就是看电视,演员只要拍一部戏就能红。

正值痞子蔡《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爆红网络,大二的胡静接拍了一部《网络时代的爱情》,初登大荧幕就是实打实的女主角,一下子变成班上的大明星,全校人都对她刮目相看。

 

班上出去一个,大伙都有想法。

但学校规定,大一、大二是不能出去拍戏的,梅婷就因为一部戏跟学校闹掰,不得不退了学。

当时大家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有实践的机会不让去,有钱不让挣。有一次大家跟常莉老师集体抗议,结果是以失败告终。

常莉是系里最严厉的老师,她的放人标准是好剧本、好导演、好剧组和演主角,否则谁都甭想出去。

常莉说,你们就老实待在学校哪也别去,不要着急,万一张艺谋陈凯歌哪天来了就选中你们了。

 

 

 

嘿,没想过了几天张艺谋真来了,直接把章子怡选走了。

章子怡随张艺谋去拍戏大家伙都不知情,直到《我的父亲母亲》上映,同学们才知道曾经差点被退学的、爱哭鼻子的小姑娘在演艺圈交出了一份完美的作业。

 

女生们出去拍戏得了钱,回来请男生们大吃大喝,搞得一帮大老爷们很不好意思。

刘烨没想那么多,每天拿着诺基亚玩贪吃蛇,一直玩到9速把屏幕绕满的王者段位。因为年纪小,不爱洗衣服却爱打篮球,所以在同学中“臭名远扬”。

大家都没想到,这样的刘烨却是男生中第一个成名的,并且还是后来名气最大的。

06.

尽管学习不好,但刘烨忧郁的眼神非常“抓人”。

他大二那年,霍建起到中戏物色演员,坐在操场边举目四望。

聪明的刘烨知道那是导演在找人,于是在球场上拼命耍帅,终于等到霍导一句“小伙子你过来一下”。刘烨窃喜,知道自己“有戏了”。

1998年的夏天,19岁的刘烨接触到了电影。

凭借《那山那人那狗》中憨憨的表演,刘烨处女作就获得了金像奖最佳男配角的提名。片子在中戏放映,他觉得人生达到了高潮,笑称自己“不靠演技,靠球技在中戏打下了一片天”。

 

这部戏给刘烨带来了自信,退学的念头打消掉了,也给班上的9个男生看见希望的曙光,“烨子,你终于给我们男孩扬眉吐气了。”

男生们一场大酒,大醉后抱头痛哭。刘烨哭得眼睛红肿,第二天的学术交流只好借了同学的墨镜来遮丑。

常莉老师一看见:“哎哟,这哪儿来的大明星啊,才拍了一部戏就戴墨镜了?”

 

其他男生就没刘烨这么“走运”了。

班长牛青峰以及曾跟刘烨一同出演《那山那人那狗》的党昊,还有田征、曹俊、陈明昊、赵会南等人,后来一直混迹于演艺圈,但一直不温不火。

反倒是此前名不见经传的秦昊后来居上,多年后才通过娄烨、王小帅的提携走红,成为当今华语演艺圈最有魅力的男演员之一。

 

07.

女同学中,同样不温不火的还有张彤和李馨雨(现改名李敏)。

张彤曾在《大唐情史》中有惊鸿一瞥的演出,至今仍被很多人认为是最美的唐朝美人。

 

胡静最红的那几年有“最美古装花旦”的称号,但“豪门阔太”才是她绕不开的身份,她在当红花季时突然选择了婚姻,外界众说纷纭,她自己却笑着说:“别人说什么跟我没关系,重要的是我自己的生活方式。”

 

她很喜欢《康熙秘史》中青格儿这个角色,爱和恨都很强烈,不会盲从,会勇敢追寻她想要的东西。这种把持主见的性格很像胡静自己,一个人从云南到北京学舞蹈,再到进入中戏,逐渐发掘自己的表演潜能。

同学朋友聚会总有人问她,为啥还在片场上奔波?很多观众看到《人民的名义》中的高小琴时惊叹,这不就是那个久违的胡静吗?

胡静想了很久,觉得自己还不想放弃表演,虽然当初的锋芒收敛了许多,但她对如今身为人母后充实平静的状态很满意。

 

胡静这种半退半隐、与世无争的状态,很像如今的袁泉。

进入中戏时,常莉对袁泉的评价一语中的:瘦瘦的,漂亮而不艳丽,一看就是个不张扬但心里有想法的孩子。

袁泉是妥妥的文青,在文艺圈颇有资源,上大学时还签了“红星生产社”,曾跟许巍同台演出。 当初那个跑到桥上大喊的女孩,减肥成功后在电影《蓝色爱情》中好似一个精灵。

 

出道至今,袁泉从未经历兵荒马乱的生活,演戏、获奖、成名,一切水到渠成,但她本人似乎总与名利场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人们谈到她时更多是她和夏雨的爱情。

还在中戏时,夏雨已经凭借《阳光灿烂的日子》成为国际影帝,多愁善感的纯情女孩,遇上了年少成名的师哥疯狂追求,追了整整一年,临近毕业两人才确定恋爱关系。

历经十几年的爱情长跑,袁泉和夏雨有情人终成眷属,两人的婚纱照选择了爱情最开始的地方,中戏校园。

 

与袁泉二度同窗的曾黎,是“八大金钗”公认的大美人,但这些年却未见大红大紫。

实际上她一直在演戏,但都是一些边缘角色。用刘烨评价曾黎的话说:她好像没有那么大的欲望。

 

“豪门阔太”的颜,交的几任男朋友却都“朴实无华”;拍过一组“大尺度”的写真,不过是为了宣扬素食和茶道。

这就是曾黎,有“演什么都觉得浪费”的颜值,常常引发网友“这么美为什么不红啊”的叹息。

随着年龄的增长,曾黎的气质越发成熟知性,独立自强的味道愈发浓郁,以至于网友强行给她加戏,强烈要求她和陈数、袁泉、俞飞鸿四人拍一部《淑女の品格》。

但似乎,清心自在才是她所求。

 

08.

尽管大学时就穿起了Burberry风衣,但受限于外形条件,秦海璐直到毕业也没接到戏。

失去信心的她还曾当过一段时间的小白领,后来被开除了,只好再次回归本行,在常莉老师的劝说下接演《榴莲飘飘》,不料由此获得金马奖最佳新人及最佳女主角,这个记录至今无人打破。

 

《榴莲飘飘》剧照

此后秦海璐一发不可收,如今事业和家庭双丰收,割了双眼皮,曾经的自卑情绪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强大的女王气场,尤其最近在《中餐厅》中耿直爽朗的性格圈粉无数。

 

梅婷是八朵金花中成名最早的,标准的荧屏美人,就连常莉老师也说她是一看就知道能红的演员。

她在进入中戏前就跟陆毅搭档《血色童心》而在圈内小有名气,大一又跟张国荣合作《红色恋人》而备受关注,是当年章子怡完成作业都要请教的小老师。

 

大二时,梅婷跟剧组签的合约与学校制度产生冲突,她决定退学选择事业,跟她关系最好的胡静得知消息难过不已。

尽管走得早,梅婷一直与同学们关系很好,离校20年后跟胡静、曾黎、张彤携手参加综艺,重回中戏怀念校园时光。

带着这股热爱劲头,多年来梅婷在演艺圈横冲直撞,成功过,也跌倒过,经历一次婚姻的失败,如今的梅婷再次收获幸福,还为恢复工作状态而减肥20斤,重回颜值巅峰。

 

说到96明星班,自然不得不提章子怡。

子怡是班上年纪最小的学生,说话直、脾气冲,人称“小钢炮”。一入学她就在大家面前说“我的梦想就是拍张艺谋的戏”,纯真中带着野心。

这种“野心”很快被张艺谋察觉,《我的父亲母亲》在柏林亮相时,章子怡不顾导演反对,执意穿着一袭红肚兜博出位,结果如她所愿,惊艳全球。

 

大三时,属于章子怡的幸运再次降临。《卧虎(电视剧)藏龙》临时缺演员,章子怡被推荐到李安的剧组,一个玉娇龙蜚声国际。多年后更是凭借一个角色横扫12座影后奖杯,成为华语影坛第一位五大奖大满贯影后。

在很多人眼中,章子怡的幸运和野心既是美谈也是传奇。但她的可贵之处在于,她的努力配得上她的野心。

为了演好《我的父亲母亲》中淳朴的农村女孩,跑到河北农村体验了一个月的生活,每天擀面条、挑水砍柴生炉子;拍《卧虎藏龙》那场著名的竹林打戏时,她吊着威亚在上空就是几个小时,胯骨勒得皮都磨破了,每天靠中医针灸“续命”,针头攒起来能有好几盒⋯⋯

 

2009年,那连续的几重门事件让她的争议达到了顶峰。面对外界的各种冷嘲热讽,中戏96班的同学们却用他们的方式默默支持着章子怡。

而章子怡也不忘昔日同窗情谊,多年来不忘“提携”她们,就像那个大学时为了曾黎的生日礼物而跑去找王菲(专题)要签名的“小钢炮”。

袁泉对章子怡的一番评价最中肯:阅历会随着成长在慢慢积累,但一个人性格里的纯真是不会变的。

 

在如今的环境下,再出一个中戏96班已经不太可能了。

常莉老师曾总结说,能培养出这么一个“明星班”是时代的机缘巧合,因为那个时代的影视圈没有太多金钱的诱惑,社会也不像如今这么浮躁。

23年后的这场同学聚会之所以引发众人感慨,因为强大的阵容,也因为岁月带来了人世变迁的唏嘘。

 

 

它其实跟普通的同学聚会没什么区别,大家都是同班不同命,有的人赫赫有名,也有的平平淡淡,甚至有人早已离开了同学圈子,消失在变幻莫测的人生际遇里⋯⋯

好在,他们都在尽力维系事业与家庭之间的平衡,人生海海中掌舵自己的命运,活成生活的主人公。

只是啊,人与人之间的命数和际遇各有不同,每个人的天赋和野心不同,所付出的努力和所追求的也都不同。

时间回到23年前,刘烨和章子怡这对难兄难弟不仅经常一起哭,也经常一起嗨。

有一次他俩去歌厅蹦迪,子怡问:“烨子,你说咱俩以后成腕儿了再来这蹦迪是啥感觉?”

刘烨傻笑:“别做梦了,咱俩怎么可能会红啊!”

不知道在那多年后,这对老铁有没有再去那家歌厅蹦迪。

参考资料:

《中戏96班20周年特别节目》,新娱乐在线

《20年前的小花小鲜肉,比现在怂多了》,杨二芋

《胡静 生命自有礼遇》,白瑜彦,

《我的学生袁泉》,常莉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