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原来中国想向外界传达这样的信息(图)

3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纽约时报 于

10月1日,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前几任国家主席以及政府官员观看了一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的阅兵式。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北京——国家主席习近平站在天安门毛泽东巨幅画像上方的城楼主席台上,载着武器的军车一辆接一辆地从他眼前的长安街上驶过,这场极尽宣传之能事的武力展示是为了庆祝中共执政70周年。能够携带多枚核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为精准打击制造的无人机。坦克以及装甲运兵车,车上载着身穿绿色军装的士兵。

在中国在全球舞台上起主导作用的时代,不管是在华盛顿、莫斯科,还是在河内,外国官员们都会用这种场合来辨别习近平的意图,确定中国的经济霸主地位是否构成政治和军事威胁。国庆节的庆祝活动在中国外交的复杂时期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息。

通过阅兵和南海军事化等政策,习近平及其他中共领导人要告诉世界的是:我们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准备夺取或保护我们认为属于我们的地方。他们要显示的是,中国不再是那个他们称之为在19世纪到20世纪受欧洲列强和日本羞辱的国家。

但在某种程度上,中国领导人也看到了他们所处的令人担忧的历史时代的轮廓。在世界各地,他们的高级外交官们正努力缓和紧张气氛,说服同行相信中国不是侵略者。这会有助于北京解决由特朗普总统发起的贸易战;阻止旨在遏制中国全球影响力的政策;安抚那些批评中共的香港、新疆和西藏立场的政府。

东风-41洲际弹道导弹在阅兵式上首次公开亮相。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中国领导人正在外交与国内事务的平衡上走钢丝。两种截然不同的信息可能会破坏中国改善与西方国家的关系、说服西方国家接受中国的努力。中国也意识到,在美国和其他国家面前显得软弱,可能会削弱国内通过加强民族主义来巩固中共合法性的努力。

“中国的外交是在各种经常相互冲突的目标之间不断寻找平衡,它在取得妥当的平衡上做得很糟,”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教授麦艾文(Evan S. Medeiros)说,他曾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的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担任亚洲事务高级主任。

对习近平来说,这是他四年来的第二次阅兵,自毛泽东以来,还没有任何一位中共领导人这样做过。习近平在周二的讲话中重复了一句人们认为是毛泽东说过的名言——“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但他更进了一步,他说:“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撼动我们伟大祖国的地位,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进步伐。”

虽然中共国庆节阅兵式的主要观众是中国老百姓,但这场活动确实向外界发出了一个重要的信号,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对外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成晓河教授说。他表示,一个核心信息是:“如果中国不得不与谁打仗的话,中国已有准备。中国不怕与任何胆敢挑战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人打仗。”

中国最新的可携带核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东风-41在阅兵式上自豪亮相强调的就是这一点。

民族主义的官方报纸《环球时报》的总编辑胡锡进周二把他为武力展示所感到的满腔自豪浓缩为两条其所谓“传说中的东风-41”的英文推文。

“我大约四年前在制造厂里摸过一个,”他写道,配的图是习近平乘坐黑色敞篷汽车从东风-41前开过的照片。“没有必要害怕它。只要尊重它,尊重拥有它的中国。”

在另一条也配了导弹照片的推文中,胡锡进写道,“来自它们的信息是:不要招惹中国人民,或恐吓他们。反正中国人不会去招惹你们。”

这次阅兵式的确让华盛顿的担忧加重了。特朗普政府的内阁官员,尤其是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和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已经断言,中国是一个寻求支配西方政治、经济和安全制度的修正主义大国。习近平的大胆宣告,以及他在香港、新疆和西藏等边境地区的强硬国内政策,强化了许多西方人的一种看法,即中国是对他们的制度和价值观咄咄逼人的挑战者。

然而,就在上周联合国大会期间,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纽约出席一个晚餐会时,曾试图给人一个不同的说法。

“中美关系如今再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上,”他说。“有些人在用一切手段把中国描绘成一个主要敌手,推销他们对两国关系注定要落入修昔底德陷阱、落入文明冲突陷阱的预言,甚至大声疾呼要与中国彻底脱钩。”

“事实是,中美两国在过去40年的合作中都得到了很大的好处,”他说,并补充说,“中国不打算在世界舞台上上演《权力的游戏》。”

王毅提到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是一个被哈佛大学学者格雷厄姆·阿里森(Graham Allison)通俗化了的理论,该理论认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与一个地位已经确立的大国很可能会发生战争。习近平在讲话中也提到过该理论,并强调他希望避免掉进这个陷阱。

尽管如此,“中国难以理解其他国家对它的看法,它总爱听好消息,而不是坏消息:它的行为所带来的焦虑,”乔治城大学的麦艾文说。“可能是由于中国政治体制的缘故,它似乎不能接受战略约束的想法,即接受对自己实力的约束性承诺,作为向其他国家保证中国的崛起不会伤害它们的一种方式。”

中国领导人并不总是这样对外界的声音充耳不闻。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官员对那些谈论“中国威胁论”的外国官员坚称,中国只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二十一世纪中国研究中心(21st Century China Center)主任谢淑丽(Susan L. Shirk)说。“后来他们认识到,这些词语是不可信的,除非他们采取行动表明他们的友好意图,”她说。

至少在2008年前,中共领导人采取的是安抚和克制的战略。中国签署了南海行为准则,加入了多边机构,并没有公开试图篡夺美国的领导地位,还与亚洲国家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

谢淑丽说,现在,“习近平已经放弃了所有的克制。他们仍在发表有关和平意图的讲话,但北京的行动远不能让人安心。所以‘中国威胁论’又回来了。”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今年夏天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许多西方和亚洲国家对中国的全球看法自2018年以来有所恶化。在美国,60%的接受调查者对中国持负面看法,高于2018年的47%,是皮尤调查开始以来的最高比例。

天门广场上观看阅兵式的军官。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北京和华盛顿在未来几个月的行动和政策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变这种平衡。一些中国官员正在寻找掩盖分歧的方法。比如,他们同意让曾经担任纽约市市长的大亨迈克尔·R·布隆伯格(Michael R. Bloomberg)今年秋天在中国举办他的创新经济论坛(New Economy Forum)。去年由于贸易紧张,他们曾迫使布隆伯格把该论坛搬到新加坡。

然而,随着谈判代表们准备下周在华盛顿会面,美国和中国是否会达成贸易协议的问题依然存在。外国官员还担心,北京将下令动用军队或准军事力量镇压香港抗议者。

在国庆节的阅兵式上,播音员称赞了人民武装警察——一支负责控制暴乱的庞大准军事部队——在维护国家稳定方面所起的作用。

“中国政府更感兴趣的是给国内观众留下深刻印象,而不是真的与外国敌人打仗,”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白洁曦(Jessica Chen Weiss)说。“但是,如果外国政府在做出反应上升级的话,展示国力和说给国内听的激烈言辞可能会产生事与愿违的后果。”

“因此,中国政府正试图在向国内传递国力,同时让外国观众安心、中国日益增长的实力不会对他们构成威胁之间把握分寸,”白洁曦补充说。“为了让气势汹汹的话起作用,中共恰恰需要这种相互对立的信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