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创纪录的债务让澳洲人工作时间更长,消费更少

2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澳大利亚人的家庭债务居世界第二。我们知道它,我们担心它,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它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

澳大利亚的家庭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徘徊在120%左右——这是一年内的全部产出——仅次于瑞士,位居第二,我们与瑞士的差距并不大。

但情况并非总是如此,自上世纪90年代初澳大利亚上一次经济衰退以来的28年里,债务负担几乎增加了两倍。

澳大利亚人似乎已经注意到了这种变化。

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的全国调查(Australia Talks National Survey)的近5.5万名受访者中,90%的人认为家庭债务是澳大利亚的一个问题。

在个人层面,37%的人难以偿还自己的债务,近一半的千禧一代称债务是他们个人的问题。

那么,这些借来的钱都到哪里去了呢?

来自墨尔本大学的罗杰·威尔金斯教授是澳大利亚家庭收入和劳动力动态调查的副主任。

ABC的这项全国调查,每年采访17000名澳大利亚人关于他们的生活和财务状况,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跟踪相同的家庭,所以它可以发现他们的环境是如何改变的。

威尔金斯教授表示,自澳大利亚家庭收入和劳动力动态调查2001年成立以来,按实际价值计算的住房债务已经增加了一倍多。

他表示:“因此,对于那些实际背负抵押贷款债务的人来说,现在平均约为35万澳元,而2002年和2001年的平均水平约为16万澳元。”

用我们的房子来支付我们的生活方式
但并不是所有的房产债务都被用来买房子——许多人在过去20年里一直在利用房产价值的上涨赚钱。

威尔金斯教授表示:“即便是那些不买卖房产、也不愿搬走的人,我们也发现,他们当中有30%至40%的人的债务在逐年增加。”

“当人们逐年增加债务时,他们实际上是在获取房屋净值……显然,人们正在利用增加的股本为消费提供资金。

“现在消费可以有多种形式——可能是装修房屋,可能是去度假,买一辆新车。”

问题是,经过多年的良性循环,房价在债务增加的背景下不断上涨,允许房价进一步上涨,为我们的生活方式提供资金,在某种程度上,音乐已经停止了。

“银行系统对新贷款变得谨慎,这是他们的第一选择,”国家经济的伊恩·曼宁博士解释道,他与人合著了一本关于澳大利亚债务的书,名为《红色信贷代码》。

他说:“降低利率是增加需求的一种有保证的方式,这样就会有更多的就业机会,更多的住房,更多的住房购买等等,但是这些措施不再有效。”

澳大利亚储备银行在这方面经历了惨痛的教训,除了个人所得税下调外,今年还进行了三次降息,但迄今为止,降息对零售销售和失业率都没有什么积极影响。

降息迄今所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提振房价,但目前尚不清楚这是否足以重启股市上涨、债务增加和支出增加的周期,甚至不清楚这是否是一个可取的结果。

高负债造就了谨慎的消费者
经济学家们正在试图理解,为什么我们不再像以前那样,通过跑去商店和消费来应对降息。

储备银行经济学家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提供了一种解释。

“这澳洲储备银行的研究显示,家庭有一个更高层次的债务,即使他们有相同的财富的整体水平,消费水平较低,“扎克•格罗斯表示,莫纳什大学的经济学讲师在储备银行工作。

格罗斯博士说,美国在全球金融危机后进行的几项研究发现,家庭债务较高的地区在大衰退中受到的影响更大。

考虑到澳大利亚是世界上负债最多的国家之一,我们没有跑去商店也就不足为奇了。

谨慎劳动者之国
但是,我们不仅通过减少开支来省钱,我们也在努力工作。

澳大利亚科廷大学的雷切尔·翁·维福尔吉教授发现,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老年人还没有还清房贷,他们继续工作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她说:“如果你在40多岁、50多岁或60多岁的时候还清了抵押贷款债务,那么你离开职场的几率是同龄群体中仍有抵押贷款债务负担的人的四到五倍。”

“抵押贷款债务每增加10万澳元,五六十岁的抵押人就业的几率就会增加18%。”

不仅仅是老年人工作更多——女性也在增加她们在劳动力市场的参与度。

从上世纪90年代初的约51%至52%,到如今创纪录的61.2%的15岁及以上女性正在或正在寻找工作。

在同一时期,男性的参与率略有下降,从约75%降至71.2%,但增幅远不及女性。

Ong ViforJ教授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人挣钱养家的必要性已经大大增加了。”

他说:“如果你家里没有两个挣钱养家的人,你就很难偿还房贷。

“如果是单收入收入者,那么这个人的收入通常要比平均水平高出很多。”

更高的劳动力参与率通常被认为对经济有利——更多的工人意味着更多的人有收入,更多的支出,更多的税收。

但是,如果没有足够的工作岗位,那么更多的人竞争更少的工作岗位可能意味着更低的工资增长——这正是我们在过去几年看到的。

另一个可能导致工资增长放缓的因素是工作中的风险规避。

财政部的研究发现,近年来,澳大利亚人换工作的可能性降低了,换雇主是获得加薪的一种常见方式。

威尔金斯教授说:“这与经济中更有活力有关,经济正在做更多的工作,在工人和工作之间找到更好的匹配,因此,如果工作变化较少,可能会降低我们的生产率增长。”

经济在债务风险上呈现橙色
曼宁博士表示,如果澳大利亚的海外债权人对我们按时足额偿还所欠债务的能力感到不安,那么持续的高债务水平最终会带来金融和经济危机的风险。

他表示:“如果外国贷款机构开始对澳大利亚持悲观看法,尤其是对该国的银行,它们将不愿再投资,它们可能要求更高的利率,它们可能在最后一种情况下干脆拒绝,那样的话,你就有大麻烦了。”

不过,他说,由于澳大利亚家庭债务水平目前趋于稳定,而较高的大宗商品价格提高了出口收入,澳大利亚目前还没有面临金融灾难的迫在眉睫的风险。

“大概在橙色范围内,不是红色,”他说。

风险很高,但还不算极端。

推广

来源:ABC

实习编辑Michael翻译

分享: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