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红二代叛逃曾牵出红色巨谍 今日王立强又如何

105

2019-11-26 10:16| 来源:CND

1985年中共国安部负责美国情报工作的总负责人、北美情报司司长、外事局主任俞强声投诚美国政府。

俞强声这个人,身世十分复杂。他出身绍兴世代官僚家庭俞家,历经百年而不衰。家族成员涉及海峡两岸政界、军界、学界、商界,人脉广阔,名人辈出不穷。其曾祖为晚清进士俞明震,堂叔为前中华民国国防部部长俞大维,俞大维之孙、蒋经国的外孙俞祖声,是俞强声的堂弟。而他的父亲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黄敬(俞启威)。黄敬也曾大名鼎鼎。黄敬年轻时与江青有亲密接触,他们不仅是同居关系,且黄敬还是江青的入党介绍人,1958年病逝。

俞强声有个小名叫俞真三,小时候由康生扶养,算是其养子。其弟弟俞正声后成为中共第四号人物,政治局常委,政协主席。

俞强声毕业于北京国际关系学院。文革前夕,1960年代中期,俞强声进入北京市公安局一处(政治保卫处)任便衣警察。中共国家安全部于一九八三年设立,由凌云出任第一任国家安全部部长。俞强声在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任处长,后任国家安全部部长秘书、北美情报司司长、外事局主任。俞强声后成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线人,代号“舵手”。

金无怠是国安部高层亲自操控的间谍,以俞强声的秘密级是接触不到金无怠的。但俞是原部长的秘书,其利用去部长办公室串门翻阅卷宗而推断出金无怠。由于俞的叛逃,凌云被解职。贾春旺出任中共国家安全部部长一职。贾春旺在这个职位上呆到九八年,后转任部长。

红色巨谍终落网

金无怠英文名叫纳瑞・mie (Larry Wu-tai Chin),他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前任分析家。于1938年在上海驻美国领事馆担任译员。1944-1981年,金一直为美国政府工作,二十多岁时,金无怠就已经成为周恩来手下的特工人员了,他在美军驻中国福州联络办公室工作时,于1944年被中共情报机构招收。在44年中国抗战时进入美军中国军调处担任美军翻译。

1945年-1952年期间,他是美国驻上海和香港领事馆的翻译人员,还是驻朝鲜军队的口译人员。1952年后,他在中央情报局驻克纳瓦、加州塔罗沙和维吉尼亚的罗斯利的对外广播情报机构工作。后来又转道香港,进入美军成为美国中央情报局驻夏威夷情报处的工作人员。在那时,他娶了当时台湾最美丽最有人气的女播音员做妻子。并直接参与韩战中的情报工作,也是台湾情报当局与美国情报当局的联系人,后来还成为美军与台湾情报网的联系负责人。在那时,金无怠就经常将美军和台湾的情报转交给中共情报部门。

朝鲜战争期间金把大量美军情报转送到“志愿军”高层手中,其中包括中共“志愿军”战俘“反共”名单。这使当时正在与美方谈判的中共代表强烈要求遣返全部战俘。美国历史学家及情报部高官说:金无怠的“叛变”及他的间谍活动是导致韩战的延迟结束的重要原因。在六十年代末期,金给中共提供了有关美国对华外交政策方面的情报。使中共领导人提前了解美政府的各方意向。并为此作了各方准备。当时中国正处于最困难时期,对苏联及其友邦邻国的交恶让中共处于孤立之中。

他于1970年10月向中共传送了讨论尼克松总统希望和中国建交的机密文件,这让中共及时改变其对内对外政策以得到最大政治利益。尼克松政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对华政策在一开始便作出了一系列重大让步。

金的活动还让美在越战中失去了许多战略上的优势。由于他的活动让中共及北越方面了解到美国对越政策的变化及所采取的行动。另外更清楚美对南越采取的各方政策。从六十年代初到七十年代中期北越能清楚掌握美国对越的态度。在63年末越共已从各方情报了解到美国可能将全面介入南越。北越为此作好充分的战争准备。这让美国在全面对越开战后未能得到其所预想的结果。美国官员称金让中共及北越从中得到不少好处。北越于72年与美在巴黎签署了和平协定,但由于越共之后了解到美国政府不想再更多地参与越南的事务后,对南越开始采取攻势,并在数年后统一越南。

随着时间的推移,金无怠逐渐成为美国中央情报局里的中国通,职位也逐步提升,最后升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亚洲部负责人,负责美国中央情报局对所有亚洲国家的情报监督和交换,包括台湾和日本,韩国等。后来甚至差一点儿升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副局长。

另外金无怠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兰利总部工作期间,由他亲手翻译了大量从中国转来的各类情报。其中有许多潜入大陆内的美台情报人员及已背叛的中共人员的转发材料及他们的名单。正是金无怠让中共在这些无法预见的危险发生前得以堵上这些漏洞。作为分析家和中央情报局少有的通晓汉语的人,金能够传送各种信息:中国及东亚情报信息报道、中央情报局人员生平简介和评语、机构内秘密人员的姓名和身份。同时还提供了有关中共被招收的情报人员的信息。

由于中央情报局内部分类规定,金不知道他们真实姓名和身份,但能推断出他们的工作地点及权力级别。中共反谍报和安全机构便能据之确证其身份。金主要运作活动,即传递机密数据和接受命令,通常在中国大陆以外第三国进行。金至少有六次在多伦多同一购物中心内将未冲洗的胶卷交给国安部信差李先生。金每次只花大约五分钟时间去这家购物中心。其他时候是由在香港工作的中共官员向他询问情况。金要传递情报时,总是先发信到澳门、广东或香港三个地点中的一个住宅地址。这种信只秘密说明他所去的第三国家的时间和地点。这种谍报方式不适合快速传递数据,但比在目标国内进行类似的活动要安全得多。然而,正如尼克松政策文件的案例所示,金也有紧急情况下迅速传递信息的方法。他的活动还让中共情报机构了解美国的反情报能力。金无怠作事极为小心和专业,是天生的间谍,在几十年的间谍生涯中竟然没有一次失手,甚至到了他被捕之后,他的台湾籍妻子都不知道同床共枕了几十年的丈夫竟然是高级间谍。在中国能看到金转交的情报的人只有几十个人,知道他真正身份的人更少到只有几个人。

金也是极为聪明的人,中共先后向他提供了一百万美元的金钱支持。他将这笔钱用于投资房地产,并发了大财。他在投资方面的活动让美反谍人员相信他完全没有可能成为间谍。金无怠于1981年在中情局退休,情报局由于他的工作出色,让他继续担任情报局里重要职务。金无怠本可以“功成圆满”,就算直到死美国政府都不会知道他是美国情报史上隐藏最深的间谍。但一切悲剧在1985年发生了。

事实上联邦调查局和中情局对金的详尽调查于1982年就已经开始了。但由于金的“出色”表演及他的小心,使得对他的调查无疾而终,早早停止。直到1985年安全部处长俞强声叛逃美国,才直接导致中共在美国潜伏40余年最“杰出”间谍金无怠的被捕。俞强声携带金无怠的档案叛逃到美国,从而使美国联邦调查局得到金无怠在中共国家安全局的代号和通信证据,金无怠面对这些证据,承认其曾给中共提供情报。

从1944年金无怠成为中共情报人员开始,金无怠就从美军中国军调处发来的各种情报给周恩来,这个工作一直延续到70年代中美建交,金无怠传送了大量的情报。要知道当时美国总统尼克松和基辛格博士看到的有关中国的情报都是由金无怠处理签发的,他可是当时决定美国政府对华政策的重要影响者之一。从49年中共篡政以来,中共情报系统高度保密,一直蒙上一层神秘面纱,其中内幕从不为人知。就像金无怠被捕后所掀起的轩然大波一样,没有人相信这个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亚洲负责人会是间谍,更可怕的是这个人差一点就成了中情局的副局长。当台湾和日本等地区和国家的情报官员一听说金无怠是的间谍时,顿时是目瞪口呆。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工作人员知道后也是吃惊不小,怎么也不能相信监管美国亚洲情报工作的负责人竟然会是特工,至于金无怠在位期间到底向中共传递了多少情报大概只有总参的几位高官以及金无怠本人知道。

1986年2月21日,在等待判刑期间,金无怠在狱中自杀,死因是用塑料袋闷头窒息而死。美国此后也没有对这一轰动的间谍之死做任何更深入的调查。其妻周谨予现居旧金山,1998年出版了《我的丈夫金无怠之死》一书。书中对金无怠的自杀提出质疑,提出诸多疑点。

而俞强声获得了美国政府的保护,之后便销声匿迹了。据传中共国安部对其展开全球追杀,两年后被中共5名潜美特工于海中溺毙身亡。而时任美国联邦调查局中国反情报组组长I・C・史密斯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俞强声仍健在,并表示他曾于1990年见过俞强声,但他并没有透露更多相关细节。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