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从牢里走出来的精英大佬 几乎改变了整个中国 (组图)

5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何加盐博客


孙宏斌/图源:百度百科

文/何加盐

来源:何加盐(ID:ihejiayan)

1

1988年的中国,人心浮动。

改革开放已经进行了10年,市场经济的东风早已吹遍大地,资本的力量正在苏醒。人们传唱着这样的顺口溜:摆个小摊,胜过县官;喇叭一响,不做省长。

25岁的孙宏斌,也迎来了人生重要的转折——他从体制内的研究所跳出来,加入了联想。

孙宏斌是一位天才。出生于山西省临猗县的一个小村庄的他,15岁就考上大学,22岁清华硕士毕业,加入联想时,已经工作了3年。

读书时学的是水利,工作后做的是环境科学,到了联想,他却干起了销售。

当时的联想,也走到了十字路口。这家成立4年的公司,已经把营业额做到了7000万,但是却老人当政,创业精神在急剧消退。掌舵的柳传志,希望大量引进和提拔新鲜血液。

孙宏斌在联想,就如同锥子放在口袋一样,很快就脱颖而出,受到柳传志的高度关注。

孙宏斌形象木讷,说话结结巴巴,前言不搭后语,山西口音浓重。柳传志为了培养他,要求他每天必须当自己的面讲一个故事。

1989年10月,联想成立了企业部,柳传志点名孙宏斌担任负责人。尽管职位只是主任经理,但由于那段时间柳传志长期跑香港,国内市场业务全部由企业部掌管,孙宏斌权力极大,甚至被认为是柳传志钦定的接班人。

此时的柳传志和孙宏斌,完全是明君和猛将的关系,大好河山,等着他们一起开拓。

孙宏斌/图源:百度百科孙宏斌/图源:百度百科
同是1988年,在距离孙宏斌120公里外的天津大学,比他大4岁的顾雏军,也走到了人生的转折处——他在国际知名期刊发表了一篇后来被称为“顾氏循环理论”的文章,并根据这个理论发明了一种新型冷却液,正在酝酿从学校辞职。

顾雏军也是一位奇人。他出生江苏泰州的一个小村,恢复高考的第一年,考上江苏工学院内燃机专业。他狂傲无比,常常向同学宣扬,自己以后要得诺贝尔奖。学校也看重其研究能力,拟让其留校任教。

但顾雏军性格暴躁,大四时因和同学打架,被取消了留校资格。后来考入天津大学,读热力学的研究生,毕业后在天津大学热能研究所搞科研。

在天津大学,顾雏军依然狂傲,扬言“我搞的东西,导师能懂一半就不错了。”

顾雏军的论文发表后,得到媒体的追捧。《经济观察报》甚至发了一篇文章,标题赫然是《快抢财童顾雏军》。

但也有很多人不认可顾雏军的理论,在国家科委组织的一次研讨会上,大部分专家都认为“顾氏循环”不过是热力学经典理论“洛伦茨循环”的重复,毫无新意。其导师还专门撰文批评,说所谓“顾氏理论”的是“伪理论”。

顾雏军并不在乎,他已经决定要下海,把自己的理论和产品变成钱。

1989年,顾雏军离开了天津大学,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顾雏军(左)/图源:百度百科

这就是孙宏斌和顾雏军的事业起点。在他俩正要大展宏图的时候,在湖南资兴县矿区的棚户里,9岁的娃娃王欣,还在读小学。

2

孙宏斌成为联想企业部经理后,迅速为联想在全国各地攻城拔寨,短短两个月,就建立了13家分公司,像泄洪般帮联想卖掉了两千多万的积压产品。

在管理上,孙宏斌特别有一套,他招进来的手下,全都特别服他,令行禁止,战斗力极其强悍。柳传志对他们的评价是“给人一种蓬勃向上的感觉,有一种嗷嗷叫的工作感觉。”

但是,猛将太猛了以后,他就会觉得,明君不那么明了。

孙宏斌功勋卓著,尾巴就开始翘起来。

他在企业部办了一份报纸,名曰《联想企业报》,开宗明义地宣称: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在与心腹属下喝酒时,他们一致认为,当时的中关村(8.710, 0.21, 2.47%)只有三个人最厉害,万润南(四通创始人)、柳传志和孙宏斌。而三人中,“孙绝对第一,万第二,柳第三。”

孙宏斌给企业部定了一个规矩:本部门所有员工,只对孙宏斌一人负责。他还绕开集团总裁室,私自进人,并制定自己的培训计划,对新员工洗脑,让他们对自己表忠心。

因此,其团队成员,“只听孙总的,假装听李总的(孙的顶头上司、联想常务副总裁李勤),不知道有柳总(柳传志)。”

据原联想高管毕显林回忆,有次他陪柳传志去听孙宏斌团队的会议,一进门,整个屋子里的人就跟军队一样,“腾”一下起立,看着孙宏斌的脸色和他的口令。等柳传志他们都进来以后,孙宏斌喊一声“坐下”,他们才都一起坐下。

身在香港的柳传志,看到“大逆不道”的《联想企业报》,并接到总部老员工的告密后,立马赶回北京处理此事。

1990年3月19日,在柳传志的授意下,联想召开了干部培训大会,名义上是思考“联想到底要办成什么样的公司”,实际上是为了解决孙宏斌问题。


柳传志/图源:百度百科

在会上,柳传志高度表扬了孙宏斌的能力和业绩,但也严厉指出,在联想这艘“大船”之外,再造“小船”,打造独立王国的做法,是绝对不能允许的。他认为孙“有帮会行为”,可能成为“公司的危险人物”。

而孙宏斌的反应是,“抱胸而坐,颇不以为然。”

培训结束后,柳传志又专门组织企业部的人员开小会。

这次的会议完全失控。那些狂热爱戴孙宏斌的年轻人,一个个像炮轰一样地质问柳传志:“你说我们有帮会成分,能不能具体说一下?”“我们直接归孙宏斌领导,孙宏斌的骂我们爱听,与总裁何干?”

柳传志气得拂袖而去,留下一句话:“你们要知道,联想的老板是谁。”

愤怒难平的柳传志,找到孙宏斌,要求他开除那几个无法无天的下属。孙宏斌一口拒绝:“柳总,我不能开除。”

最后,柳传志问:小孙,你是要我,还是要那几个“青瓜蛋子”?

孙宏斌沉默半响,回答:我要那几个“青瓜蛋子”。

事情至此,已经没有转机。但是,即便此时,柳传志也还没有要把孙宏斌送进去的想法。

不久以后,孙宏斌和一干下属在北大勺园餐厅吃饭,大家情绪激动。有人提出,干脆我们把货款转移出去,单干算了。

聚会的情况,很快被密报给柳传志。柳大为紧张,因为当时,企业部手里还掌握着1700万的货款。

很快,柳传志又组织了另一次会议,宣布自己亲自兼任企业部经理,孙宏斌被免职。并同时派人把孙宏斌带到西苑宾馆,软禁起来。

两个人高马大的壮汉寸步不离地看管着孙宏斌,哪怕他睡觉时都要在旁边盯着。而孙宏斌丝毫没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该吃吃,该睡睡。

几天后,孙宏斌被转移到东北旺联想生产基地。企业部的属下闻讯跑来“劫狱”。当此之时,柳传志的软禁手段并不合法,孙宏斌的人手也并不单薄,如果孙想逃走,这是很好的机会。但孙并不觉得自己有问题,就出来大声呵斥属下,让他们滚回去。这些属下垂头丧气地走了。

5月28日,孙宏斌被移交给公安,10天后被正式逮捕,罪名是“挪用公款罪”。

这一年,孙宏斌在监狱度过了30岁生日。入狱时,他的孩子才4个月大,此后几年都未见父亲。

1992年8月22日,海淀区人民法院认定孙宏斌“挪用公款”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5年。

就在孙宏斌遭遇牢狱之灾的时候,顾雏军却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巅峰。

1991年,他在广东惠州创办了一家名为“华望”的小厂,生产“小康牌空调”,并打广告称这是“世界上耗电最省的家用空调器”。由于赶上了中国人开始走进电器时代的东风,顾雏军赚得盘满钵满,很快成为亿万富翁。

不过,顾雏军的营销做得出色,生产却不咋地。小康空调的质量实在是差,在国家和省市抽检中,其安全性和制冷性多次不合格,1994年,当地的技术监督局把厂子给查封了。顾雏军向法院起诉,可是无力回天。

但顾雏军早已狡兔三窟。他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了名为Greencool的壳公司,并以外资身份在天津建立了同名工厂,专门生产无氟制冷剂。

Greencool这个名字,直译为“绿色清凉”,但其音译,则鼎鼎大名,在中国当代企业发展史上留下重重一笔,中文名曰“格林柯尔”。

工厂建立后,又赶上了当时“大气层臭氧空洞”的恐慌,“无氟”成为时髦概念,他的格林柯尔制冷剂就这样发展起来。1998年,更是撞上大运,国家环保总局批准格林柯尔制冷剂为环保使用技术推荐产品,使格林柯尔迎来了一个大发展。

吊诡的是,顾雏军对这一段经历讳莫如深,反而向公众不断讲述另一个故事,并成功影响了舆论的报道。

根据不知真假的公开简历,顾雏军1989年就受英国合作伙伴的邀请,到英国创办了格林柯尔,1993年把业务拓展到美国,曾在华尔街历练,其产品占有了25%的欧洲市场、10%的北美市场和50%的亚洲市场。

这些没有任何细节佐证的讲述,成了外界描述顾雏军的基本底色。

在这些半真半假的铺垫下,顾雏军迎来了人生第二个巅峰:2000年,格林柯尔在香港创业版成功上市。

这一年,顾雏军41岁。

3

顾雏军在天津造起格林柯尔工厂的时候,孙宏斌也到了天津,成立了一家房地产公司。由于在监狱表现良好,他获得了减刑,于1994年提前出狱。

实际上,早在出狱之前,孙宏斌就已经获得了部分的自由。监狱有时会派他出去采购。

在正式刑满释放前的18天,他出来采购,专门托人约见柳传志。

对柳传志而言,这可是自己亲手送进监狱的仇家,而且孙的性格,又是一个狠人,见面会发生什么情况呢?这很考验柳传志的智慧和勇气。

但柳传志坦然赴会,没有带任何随从,没有做任何安保的准备。俩人在新世纪饭店顶楼川菜馆见了面。

孙宏斌没有把酸菜鱼扣在柳传志头上,更没有一刀子捅过去,而是严辞恳切地向柳传志道了歉。

柳传志和他碰了一下杯,说道,“我从来没有说过谁是我的朋友。现在,你可以对别人说,柳传志是你的朋友。”

柳传志不仅给了这一句“唯一朋友”的定义,还借给他50万元,作为新事业的启动资金,并承诺联想将成为他事业的助力。

孙宏斌揣着这50万,在天津建立了一家新的公司。

由于在联想的经历太过屈辱和刻骨铭心,他把新公司的名义起为“SUNCO”,“SUN”是他的姓,“CO”是英语里“公司”这个词的缩写,这意味不言自明:这他妈是俺老孙的公司。中文名,也与孙氏谐音,取为“顺驰”。

顺驰公司标志/图源:百度百科顺驰公司标志/图源:百度百科
顺驰先是做房产中介,一年后,在联想和柳传志的支持下,又成立了中科联想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始房产开发。

孙宏斌的第一个地产项目,就创造了业内奇迹。当时,房地产公司从拿到地到开盘,平均要18个月,而孙宏斌锻造的狼一样的团队,把这个周期下降到了7个月。此后,“速度”就成为孙宏斌公司的最大特色。

1998年,中国房地产市场开始井喷,顺驰迎来了黄金时期。到2000年,孙宏斌已经开发了30多个项目,一举成为天津房地产界的老大。

4

孙宏斌和顾雏军相继踏上人生巅峰的时候,王欣的事业才刚刚开始。

1999年,19岁的王欣,中专毕业,到深圳打工,进入了一家名为“龙脉”的公司工作。他在这家公司待的时间很短,不过有一个很大的收获——认识了公司市场部经理曾李青。

曾李青没多久就离开了龙脉公司,加入了一家很小的初创企业担任COO。作为创始人之一,他拥有12.5%的股份。

这家很小的初创企业,名叫“腾讯”。

2002年,已经升任龙脉公司副总经理的王欣,也按捺不住创业的冲动,在一位师兄的帮助下,离职创立了自己的公司:点石软件。

点石的主要创新,是利用“点对点”技术做音乐播放器。这一技术在当时属于前沿,王欣得到著名投资机构IDG的青睐。

IDG愿意投给点石300万,但王欣和师兄商量后,觉得少,没有要。后来,盛大的创始人陈天桥,也看中了他的这款产品,要收购,王欣也没有愿意。

王欣骄傲地拒绝了IDG和陈天桥的投资,自己的公司却没有做下去,2005年,点石倒闭了。

不过,虽然和盛大的联姻没有成功,陈天桥却看中了王欣。在点石失败后,陈天桥邀请王欣加入了盛大,做“盛大盒子”。

陈天桥是那几年的互联网风云人物,盛大刚刚在纳斯达克上市,把他推上中国首富的位置。

盛大盒子,也是一个极具远见的创意,是后来的小米盒子、乐视盒子等的前身。但盛大盒子却生不逢时,当时的市场还不成熟,政策也比较保守。所以,这个项目很快就做不下去了。

盒子项目失败,作为产品经理的王欣,也不想留在盛大了,就回到了深圳。

这是2007年,王欣27岁。他的人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任何成功的迹象。

5

而另一厢,孙宏斌和顾雏军的命运,又都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孙宏斌的顺驰高歌猛进,走出天津,进军全国,连老牌的房地产名企万科,都受到其咄咄逼人的威胁。

2001年,当时顺驰还只是偏安天津一城,在一次行业论坛上,有人提议万科的王石来牵头,联合大家一起去买地。孙宏斌在角落冷不丁地说:为什么要以万科为主?

当别人告诉他,他们所在的这个“中城房网”协会就是王石提议发起的,协议书也是万科起草的时,孙宏斌说:“那就由顺驰来起草吧。”

2003年,还是在中城房网的论坛,孙宏斌豪言:我们要做全国第一,也就是要超过在座的各位,然后看了一眼王石,补充道:“包括王总”。

从此以后,顺驰由一家二流的地方房企,一跃进入全国主流媒体的视线,没有谁敢等闲视之。当记者问“顺驰凭什么挑战万科”时,孙宏斌直接回答:“万科不是我们的对手”。

而顺驰的真正实力,也确实不容小觑。在北京、南京、石家庄、苏州等多个地块拍卖上,顺驰多次击败万科、富力、华润等巨头,把这些“地王”级别的地块揽入怀中。

更让孙宏斌开心的是,2003年,在他的申诉和联想的配合之下,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再审孙宏斌挪用公款案,改判其无罪。

无罪,却在牢里待了将近4年。不知道孙宏斌接到再审判决书的时候,心里是何感觉。


图:电影《肖申克的救赎》

2004年,顺驰的销售额达到惊人的92亿,已经超过万科的91.6亿元。孙宏斌完美实现了自己吹过的牛逼。

而危机也正在此刻到来。

2004年,全国房价上涨已经引起民众的不满和政府的关注,从中央到地方,一系列调控措施接连颁布。而顺驰一直是极限式开发,人员的工作量安排到极致、开发的速度快到极致、现金流的使用紧绷到极致。

而“极致”,就意味着没有腾挪的空间,不容任何闪失。

房地产公司的本质是玩金融,项目要靠不断的回款、贷款和资金滚动来推进,而随着市场的变化、政策的收紧,顺驰的回款受到影响,贷款更加艰难,资金滚动也变慢了,原本就已经紧绷到极致的现金流,眼看就要断裂。

孙宏斌想通过上市来解决资金问题,但是却没能成功。一些国际投行想来趁火打劫,提出可以注资,但是对赌的条件极其严苛,孙宏斌拒绝了。

好不容易拖到2006年,顺驰再也支撑不下去,只好贱卖给一家香港公司。

顺驰的短短十二年,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孙宏斌经历一番惊心动魄的红尘历练之后,终究又归于失败。

这一年,他43岁。


孙宏斌/图源:百度百科

厄运连连的,不是孙宏斌一个人,和他差不多同一时间,顾雏军也陷入了危局。

在2000年把格林柯尔做上市以后,顾雏军显示出资本大鳄的身形。

不是说他多有钱,而是说他的手法非常凌厉。

2001年,名不见经传的格林柯尔,竟然把大名鼎鼎的科龙电器给收购了。

科龙电器的起源,是佛山市顺德县容桂镇的一家乡镇企业,名叫“珠江电冰箱厂”,出产的产品名为“容声冰箱”。在厂长潘宁的带领下,珠江电冰箱厂很快做到了全国顶尖。1992年小平同志南巡,还特别参观该厂,并发出“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感慨。

1994年,潘宁把企业改名为科龙,成立科龙电器,并于1996年在香港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乡镇企业,是中国效益最好、最具现代化气质的家电企业,多年位居中国电冰箱行业第一。

其后,由于当地政府的政策变动,潘宁被免职,企业内部也发生剧变,2000年,科龙出现了巨额亏损。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顾雏军仅仅付出了3.48亿元,就收购了科龙电器20.6%的股权。

其后,顾雏军又接连收购了美菱电器、扬州亚星客车(9.010, 0.11, 1.24%)、杭州西泠电器、襄阳轴承(7.200, 0.00, 0.00%)厂等。格林柯尔旗下,赫然拥有了5家上市公司,形成了庞大的“格林柯尔系”。

2003年,顾雏军被评选为“2003年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央视赞誉他曰:“既是制冷专家,又是投资赢家,还是治疗国有企业体制弊端顽固的手术专家”。

此时,媒体界虽然不是对其没有质疑,但是总体而言是唱赞歌的居多。其中,有一家名叫《新财富》的杂志,其中一篇文章对顾雏军拍马屁,拍得他很舒服,作者因为那篇文章,成为了顾雏军的好朋友。

这位作者,名叫郎咸平。

郎咸平/图源:百度百科

郎咸平当时为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以敢言而著称,在内地媒体和网络上有很高的名气。他和顾雏军扯上交情以后,顾雏军对他很好,经常把自己的深港两地牌的车借给郎咸平,供其来往香港与内地之间。

但是,2004年8月,郎咸平突然在复旦大学的一次演讲中,炮轰格林柯尔,标题为:《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

在演讲中,郎咸平揭露顾雏军利用种种伎俩,侵吞国有资产,用词毫不客气。

以郎咸平的名气和这个话题的爆炸性,这个演讲瞬间被传遍整个网络,一时之间,举国网贵。

顾雏军陷入舆论的狂潮之中,此时他又采取了很不妥当的应对措施——向郎咸平发出措辞严厉的律师函。

这恰好又给了郎咸平再次发难的借口。3天后,郎咸平举行媒体发布会,宣称“绝不更改或道歉”,控诉“强权不能践踏学术”。

俩人针锋相对的斗争,升级为现象级的舆论热点,后来被称为“郎顾之争”。

据顾雏军称,本来关系很好的郎咸平,突然对他发难,是因为竞争对手给了郎几百万,让他搞事。而当时的一些文章却宣称,是因为郎咸平向顾雏军索要高额的公关费,顾雏军不愿意给。郎咸平自己宣称,是为了公义。

对顾雏军极为不利的是,正好当时的舆论场上对国有企业改制这个话题存在极大的争议,“国退民进”本来就已经是高度关注的热议话题。“郎顾之争”,等于在这把火上面泼了一桶汽油。

格林柯尔成为“国进民退”的一个典型案例,撞在了枪口上。

在举国喧嚣之中,审计署悄然进驻了科龙电器。顾雏军在收购和管理科龙电器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问题被一一查出。

2005年7月29日,顾雏军被佛山市公安人员控制。2008年,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顾雏军因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披露和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挪用资金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

入狱那年,顾雏军46岁,头发已经全白。他和一群杀人犯被关在一起,常常被骂得狗血喷头,血压飙升,要靠向牢头贿赂香烟,才能过得好一点。


顾雏军受审照片/图源:百度百科

6

两位前辈陷入逆境之时,年轻的王欣终于迎来了第一次人生巅峰。

2007年,王欣离开盛大,回到深圳后,重新捡起他的“点对点”技术,成立了一家新的公司。这次不再做音乐播放器,而是视频,其名曰“快播”。

那个时代,手机还没法看视频,甚至连视频网站都还不是很流行,人们看片,主要是下载到电脑上。

下载,就存在两个问题:1.到哪里找片子?2.多久能下下来?

有一个段子很能说明这两个问题带来的痛苦:某大学生到处找爱情动作片,好不容易在某网站找到,花费几天时间下载下来后,迫不及待地打开,原来是一部《葫芦兄弟》。

王欣发明的快播,完美解决了这两个问题。

快播的页面,除了播放屏幕,最显眼的就是搜索栏。只要输入片名或站点名,片子应有尽有。而在下载上,“点对点”技术更是能极大地加快下载速度,甚至边下边播。

可想而知,快播高度迎合了当时人们的需要,得到了迅速发展,很快就突破了百万用户。

2008年,由于快播用户增长快,却没有找到好的商业模式,王欣的公司面临第二次倒闭。不过,他的前同事、后来的腾讯COO曾李青,拿来了救命稻草,给他投了166万;曾李青还拉来了周鸿祎,后者投了78万。

这两笔天使投资,让快播活了下来,并开始爆发式增长。

快播之所以能发展那么快,与“资源多、看片方便”离不开。而众所周知,这两个特点,用在某些片子上,最具有吸引力。

快播也毫不掩饰这点,其早期传播的两个口号是:“快播,你懂的”和“快播,解放你的一只手”,含义不言而喻。

事实上,有很多人之所以用快播,就是因为看爱情动作片最方便。因此,快播又被称为“宅男神器”。

2011年,快播已经成为中国市占率第一的播放器;2014年,快播用户数超过5亿,占全国网民数的3/4。

以一个矿工子弟出身,中专毕业,自学成才,能做成这么牛逼的一款产品,王欣的事业,几乎可以称得上圆满了。

7

而此时的孙宏斌,早已经在另一个平台,成为名副其实的超级大佬。

顺驰卖掉以后,孙宏斌没有时间顾影自怜,而是迅速把全部精力又投入到另一个事业。

早在做顺驰之时,孙宏斌就已经成立了另一家公司。他把这家公司和顺驰做了严格区分,与顺驰抢占中低端市场、追求“以快打快”不同,新的公司只做高端物业,追求“好上加好,质量第一”。

这家新公司,名叫“融创”。

在与顺驰并行的时期,融创最经典的项目,是重庆奥林匹克花园,该楼盘是重庆最大的楼盘,一举奠定融创在西南地区的地位。

2007年,融创拿下北京第一个项目,做了“禧福汇”。这只是孙宏斌在北京的试水而已。

第二年,正值金融危机,房地产市场一片哀嚎。但孙宏斌逆势而上,用20.1亿拿下北京海淀西北旺地块,再次成为“地王”,媒体报道称“孙宏斌归来”。

在这块地上。孙宏斌推出了经典之作:北京西山壹号院,成为融创的标志性项目。

此后,融创高速发展,2010年在香港主板上市。

到2014年,融创成功跻身中国排名前10的房地产大企业。

此时,孙宏斌51岁,出狱20年。


图:融创标志,还是以SUN打头

而他的难友顾雏军,正奔波在为自己喊冤的路上。

2012年,顾雏军减刑出狱。他的所有财富,已经化为乌有。靠着原来科龙老员工的接济,他得以在北京租了一个小房子安身。

出狱后第二周,顾雏军召开了一个记者发布会。他头戴一顶自制的文革批斗人常见的高帽子,上书“草民完全无罪”六个大字,令在场200多名记者错愕。

在讲话中,他否认了所有对他的罪刑指控,并宣布要申诉。

此后,顾雏军的日子,没有了事业,没有了正常生活,几乎全部都在为“申冤”而奔波。


顾雏军头戴高帽

8

顾雏军的艰难申诉,王欣应该都能从网上看得见,也许,只是洒下一抹同情的眼神而已。但很快,他就将感同身受。

2014年,王欣正处于志满意得的时候,但风声渐渐地不对了。

快播有两大原罪:盗版和色情。

虽然王欣一直宣称快播只提供技术,但是,正是由于他的技术,让盗版和色情百倍方便,因而更加泛滥。

而不巧,快播公司业务所涉及的视频播放领域,又正好巨头林立,硝烟四起。腾讯、百度、阿里,以及当时的乐视,都虎视眈眈。快播独占鳌头,巨头们又岂甘心?

因此,种种举报此起彼伏。

王欣刚开始还坚信技术无罪,但后来看风声不对,就悄悄跑到了国外。

2014年4月22日,大批警察进入快播总部调查,第二天,三名高管和一些服务器被带走。王欣因提前跑路,逃过一劫。

此前,有很多人跑路之后,就没事了。但王欣很背,国际刑警都发了追逃令,在出逃110天后,王欣被直接从韩国济州岛押解回国。

不知道有关部门出于什么考虑,对快播的庭审全程予以网络直播。王欣贡献了非常精彩的辩护词,坚称“技术无罪”,留下很多广为传颂的“金句”。

曾经在无数个深夜利用快播解放过一只手的网友们,纷纷涌上网表达对快播的怀念和对王欣的支持。

但是,在法律和证据面前,再精彩的辩护词,也流于苍白。最终给王欣定罪的证据,是快播服务器里面缓存的两万多部A片——片子存在快播的服务器里面,然后再传播给用户,并获得广告收入,这让“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被坐实,“快播只提供技术”这一辩护词失去效用。

最终,王欣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

这3年半的刑期,王欣完整服完,没有减刑。


图:王欣受审时的媒体报道

2018年2月,王兴出狱,他的三位业内好朋友专程去给他接风洗尘,三人分别是58同城的姚劲波、小鹏汽车的何小鹏、欢聚时代的李学凌。

何小鹏在微博上发出了四人的合照。评论里,有一条微博获得了最多赞:

“我们都欠快播一个会员”。

9

现在已经是2019年。

56岁的孙宏斌,已经把融创做到中国房企前4。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他以707亿元身家,排名第20位。

但他的影响力,可能比财富的排名要高得多。其大手笔入股乐视、收购万达资产、买泛海和李嘉诚的物业,3年花了一千多个亿,被称为中国“最能花钱的男人”,又被网民称为“接盘侠”,赞曰“侠之大者,为国接盘”。

孙宏斌已经成为中国企业界呼风唤雨的顶级大佬。

60岁的顾雏军,终于等到了他的再审判决。2019年4月,广东省高院重审了他的案件,2008年判决的三桩罪,有两桩被推翻;原判决的12年有期徒刑,也改判为5年——而顾雏军在监狱里,早就整整待满了7年。

他得到了想要部分结果,得以稍微告慰自己迫切希望翻案的心。但是他仍然坚称自己完全无罪,并且还在继续申诉。

恐怕,他这辈子已经很难再从里面走出来了。

顾雏军在发布会上/图源:百度百科

39岁的王欣,仍然走在创业的路上。2018年2月26日,他的新公司“云歌智能”注册下来,此时离他出狱,才过了19天。

他把过往的经历抛在脑后,大踏步走向未来。

很多人看好王欣,但是命运似乎暂时不这么看。2019年1月,王欣满怀希望地推出了他的新产品:马桶MT。这款主打匿名社交的产品,如同快播一样,从骨子里就透着一股暧昧的味道。

无数觉得欠王欣一个会员的人奔走相告,宣布王欣归来。可是,马桶MT上线当天,就被苹果和微信封杀。

马桶失败以后,王欣继续向前走,2019年8月,上线了新产品“灵鸽”,号称采用了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主打“零工市场”的“点对点服务交易”。

我看了一下,这个产品依然可能很暧昧,例如,“上门按摩”的“零工”,是否可以在上面交易?而“灵鸽”还设置了“用户裂变”式的推广,也就是俗称的“拉人头”。

我总觉得,王欣不管做什么,都有点怪怪的感觉。也许,他的新产品,未来仍然可能在法律或道德方面碰到一些阻碍。

王欣/图源:百度百科王欣/图源:百度百科
10

孙宏斌、顾雏军、王欣,他们三人,一个是年轻时打入大牢,出狱后打下诺大江山,成为一方大佬;一个是曾经拥有大好事业,却一朝身陷囹圄,落得一场空;一个是在打江山的路上,突然陷入监狱,出来后从头开始,继续打江山。

从他们的经历中,我们也许可以看明白两件事:

第一,不要觉得自己牛逼哄哄,有可能下一秒,你就可能被某领导、被朋友、被竞争对手送进去。

这个判断不仅符合孙宏斌、顾雏军、王欣三人,也值得我们每一个人警醒。

如果你觉得我危言耸听,不妨想一想李一男、刘韧、孟晚舟;如果你觉得他们本来就是犯罪,罪有应得才会进去,那么不妨想一想被某药酒集团跨省抓捕的谭秦生,被合作伙伴诬告而无罪羁押1227天的清华博士孙庆夕,以及因索要额外补偿而被关251天的某大公司离职员工李洪元。

牢狱之灾,完全可能会降临在每一个人头上——也许有罪,也许无辜,命运不管这个。

第二,就算是灾难降临,也没什么大不了,战胜灾难,放下过去,未来还有无限希望。

柳传志亲手把无罪的孙宏斌送进监狱,孙宏斌出来之后,第一件事却是主动向柳传志认错。他有这份忍辱之心,才有后面的事业。如果一心只想着过去的仇恨,只想着报复,可以想见,他将会一事无成,甚至可能再度进去。

顾雏军出狱后的表现,正好是孙宏斌的反面。他心心念念只想着复仇,把自己的后半生,全都搭进去了。其实,出狱之时,顾雏军才53岁而已,完全来得及再干一番大事业。要知道,褚时健70多岁出狱,还能种出褚橙。

王欣能够放下过去,纵情向前,以他的能力和人脉,我相信他还能干出一番大事业——只是希望,他不要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干成事,别出事,才是人生境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