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特朗普是如何输掉这场贸易战的(图)

6

纽约时报 于

特朗普背弃了他宣称的目标以达成和中国的贸易协定。 PETE MAROVIC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贸易战鲜有胜利者。但有时会有失败者。而且唐纳德·特朗普绝对是个失败者。

当然,他和他的团队是不会这样形容与中国达成的临时协议的,他们声称这是胜利。现实情况是,特朗普政府几乎没有实现任何目标;基本上可以说是在宣告胜利后仓皇撤退。

而且中国也知道。正如《纽约时报》报道的那样,中国官员对于强硬的谈判策略的成功感到“欣喜甚至难以置信”。

要了解真正发生了什么,你要去问特朗普和他的团队,他们究竟想通过加征关税实现什么,以及现实是否如此。

首先,特朗普想大幅度削减美国的贸易逆差。经济学家或多或少都一致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目标,但在特朗普的想法中,当一个国家卖的多、买的少就赢了,没人能说服他。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特朗普任职期间,贸易逆差不减反增,从2016年10月的5440亿美元增加到次年10月的6910亿美元。

特朗普尤其想要消除制造业产品的贸易逆差,尽管他对“伟大的爱国农民”信誓旦旦,但显然他看不起农产品出口。去年夏天,在抱怨与日本的贸易关系时,他冷笑道:“我们给他们送去了小麦。小麦。这不是个好交易。”

那么现在我们似乎和中国达成了一项贸易协议,其主要实质内容是……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的承诺。

特朗普的团队还希望制止中国成为世界经济超级大国所做的努力。“中国基本上是企图窃取未来,”一年前,高层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宣称。然而新协议虽然包括了一些保护知识产权的承诺,但未触及中国产业战略的核心,即“推动许多中国公司在全球崛起的庞大补贴网络”。

那么为什么特朗普在贸易上这么畏手畏脚呢?

从广义上讲,他被宏伟的妄想所蒙蔽。压制一个辽阔且自豪、经济完备并在某些方面比美国还大的国家,美国永远不可能成功——更何况同时还在疏远其他的发达国家,这些国家本可以和我们联手向中国施压,促其改变经济政策。

从比较细节的层面看,特朗普的贸易战略里没有一样像承诺的那样起效。

特朗普一再坚称是中国在支付他的关税,但事实却并非如此:中国出口价格并未下降,这意味着关税落在了美国消费者和公司的头上。如果特朗普没有取消原定于上周日加征的那轮关税,消费者的负担将会大幅增加。

同时,中国的报复严重打击了美国的出口商,尤其是农民。特朗普也许可以悄悄地蔑视农产品出口商,但他需要那些来自农村的选票——尽管对农业的援助已经是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对汽车业援助的两倍之多,他仍面临失去这些票的危险。

最终,尽管总体经济增长保持稳定,但关税政策的不确定性显然正在损害制造业和商业投资。

因此,正如我所说,特朗普基本上是宣布获胜然后撤退。

特朗普的贸易失利会在政治上伤害他吗?可能不会。许多美国人无疑会听信这一套把戏,而且反正贸易战从来都不受欢迎。

此外,投票主要反映的是经济走向,而不是经济水平——不是事情是否是好的,而是它们近期是否正在有所好转。实际上,做一番愚蠢的事,然后在大选前一年停止,可能是个好的政治策略,其实就是特朗普贸易行动的一个合理总结。

但是,贸易战将带来长期的代价。一方面,特朗普反覆无常所造成的商业不确定性不会消失;他毕竟是做糟糕交易的大师。

除此以外,特朗普在贸易上的古怪举动还损害了美国的声誉。

一方面,我们的盟友懂得了不要信任我们。毕竟我们已经成为突然对加拿大征税的国家——加拿大!——还用保护国家安全这种明显站不住脚的理由。

另一方面,我们的竞争对手懂得了不用惧怕我们。就像朝鲜人一边奉承特朗普一边制造核武器一样,中国人也摸清了特朗普有几斤几两。他们现在知道了特朗普雷声大雨点小,而且在用政治上会给他带来伤害的方式对付他时,他会退缩。

这些东西很重要。有一个既不被我们以前的盟友所信任,又不被我们的外国对手所惧怕的领导者,将会降低我们的全球影响力,这一迹象才刚刚开始显现。特朗普的贸易战没有实现任何目标,但它成功地让美国再次筋疲力竭。

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自2000年以来一直是时报的专栏作家。他也是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的杰出教授,因在国际贸易和经济地理方面的成就获得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