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冠寇” ——韩立军

1

狙击“冠寇”
—-韩立军—-

怎么也没想到,鼠年春节会以这样的方式开局。更没想到,在万家团圆的时刻,我被突然派往车站值班,在寒风凛冽中迎战突如其来的“冠寇”,在冰天雪地中亮出我闪光的利刃。

大年初一,天气出奇的好,晴空万里,天蓝日丽,忙碌了一年的人们正在享受新春佳节的幸福安康。然而,看似平静的外表下,却已经危机四伏,可恨的冠状病毒像魑魅魍魉一样,鬼鬼祟祟,阴险狰狞,将罪恶而歹毒的魔爪猛地伸向神州大地。彼时,我正在享受节日的闲暇与宁静。突然,手机骤响,电话中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单位紧急通知我马上停止休假,立即进入工作状态,并负责组织医护人员翌日全天在高铁站,对所有入城旅客进行体温检测。

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我一直关注着武汉疫情的动态,深知其严重性和危害性,却没想到它如此迅猛,竟然已经兵临城下,万分紧急了。我的思维在快速跳动,自我提醒必须特事特办,急疫情之所急,想疫情之所想。于是,迅速打开档夹,翻出春节值班表。对报备的早,中,晚三个,班次人员逐一进行电话确认。然而,看似简单的一个小事情,由于正处在放假期间,始终起来并不容易,近20名值班人员的电话,大部分竟一直一直处于盲音,占线,不在服务区,无法接通的提示中,于是我就一遍又一遍地反复拨打。本人电话不通就打家属的,家属的不通就打科室主任的,直到打通为止。因为事关重大,必须通知到人头,方能确保万无一失,

而不能一个丝一点的闪失和差池!就这样,我用了近三个小时,从下午一直打到夜幕降临,才终于逐一介入到位。

只有四五个小时的睡觉时间,我穿透转难眠,醒醒睡睡,迷迷糊糊,干脆起床,提前去医院领防疫物资和装备。佳节里凌晨的街道,空旷而寂静,我驾车飞移,感觉真的像是去参加一场战斗,而我就是提着尖刀奔赴战场的士兵,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壮怀激烈的感慨。还好,由于措施到位,早班的医护人员陆续到来,按时进入职位。很快,一批批旅客就簇拥而来了,除了常见的那种肩背臂挎地大包小包之外,这一次基本上都称为口罩。顿时,一种压迫感席卷而来,可见疫情在全国范围蔓延到了惊人严重的程度。而我们工作人员则更是不敢懈怠,严格按程序对所有下车旅客进行体温测试。

此时的邯郸,还是数九寒天,尤其是北方的凌晨,寒冷迅速空气凝滞,医护人员穿着厚厚的军大衣也被冻得瑟瑟发抖,却依然坚强地在职位上坚守着。到过高铁站的人都知道,出站口是一个两头透气的大通道,穿堂风让里面阴冷异常,既肆虐着我们的白衣天使,也摧残着我们赖以工作的器械,专门装备的红外线成像测温仪,因不堪其冷而不断罢工。于是,工作人员就另辟蹊径,用电热毯将其包裹住,像善待老朋友一样保护它。还有体温枪,也不堪忍受酷寒而不断抗议,医护人员就只好将其揣为了突如其来的疫情,我们可爱的白衣天使放弃休假,克服困难,无怨无悔地站在了抗疫一线,实在可钦可佩,可爱可敬。

按规定,我作为带班主任人,督促完成交接班后就可以回办公室待命。然而,此情此景,让我怎能忍心离去呢!于是,我就在现场指挥,协调,分流,一刻不上午,市里负责防疫总协调的领导去巡查,对我们的认真坚守和细致排查给予了充分的认可和肯定;下午,市长张维亮也亲赴赴现场慰问,我在汇报时不无动情称为“一定死守第一道防线,不遗漏一例发热患者”,引得其带头为我鼓掌。当然,我说的不是豪言壮话,而是身临其境后,发自肺腑的声音,来自胸膛的决心。因为这是沉甸甸的职责,是重如泰山的责任,是地下城市健康所系的关溢,而怎能不用心用力,甚至用生命去维护呢!

华灯初上,夜幕重新覆盖大地,零点前的最后一趟火车准时到站,旅客们鱼贯而出,我的工作也顺利结束。至此,我在冰冷如仓库的高铁出站口呆了将近一天一夜,累困交加,双腿如铅,但内心却感到非常欣慰,为我能在轰轰烈烈的抗疫工作中召之即来而自豪,为我能在严防死守的抗疫斗争中来之能战而骄傲。

每月两次月三十日于邯郸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