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统”数字之外:诚实到哪里去了?! ——何与怀

4

“官统”数字之外:诚实到哪里去了?!

 —- 何与怀 —-

1月29日,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发表一篇由十四位中国学者署名的论文。该文是对于2019年12月出现在中国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肺炎的描述性研究(descriptive study),其研究对象是99例武汉肺炎的流行病学及临床特征。该研究发现,武汉肺炎患者的死亡率是11%。虽然这项研究调查的病例数目不大,不过对于外界评估整体疫情的死亡率方面,有相当重要的参考价值。可是,据中共当局在1月29日公布的最新统计(“官统”),武汉肺炎当前的死亡率仅有2.2%而已。此前,官方在1月22日、24日及25日所公布的死亡率,皆精准固定在3.1%。该学术报告似乎在无意中揭露出中共在死亡数据上的造假宣传。

该学术研究结论得到北京著名刊物《财经》某种验证。2月1日,该杂志发表它的记者在武汉现场采访的文章:《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他们采访的10余位病患家庭,多数全家感染。有人离世并未被计入新冠肺炎的确诊死亡数字中——因为直到去世,他们也没有得到住院资格,没有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只能被算作因“普通肺炎”而去世的不幸者。此文确认,在确诊、疑似数字攀升的同时,“仍有很多疫情统计数字之外的人命悬一线”。

信息显示,一个重灾区是武汉市第五医院。1月27日,有人称用内线电话打给该医院的战友,“他(对方)哭吼着告诉我两个科室三小时(医生护士)一个没剩下,全死了”,“昨晚一小时内武汉五院死了70多个病人”。信息震惊了世人,虽然目前无法证实,但官方随后的一个动作十分罕见。据官媒新华网1月30日报导,138人的江西援助湖北第一支医疗队于1月29日正式入驻武汉市第五医院,接管该院呼吸科、重症科等病区,并建设新的传染病区。“接管”两个字已说明了一切。还有一个叫方斌的人(后来被警察光顾),冒险到该医院拍了一个视频,让人看到5分钟抬出8具尸体。

武汉市民政局关于免收火化费公告微博(1月28日13时6分)
武汉市民政局关于免收火化费公告微博(1小时后经编辑)

武汉运尸袋等物品告急,要向全国求援,以及殡仪馆提供24小时服务……这种种情况,明显透露疫情极其严峻。武汉市汉口殡仪馆的14台火化炉正在全天候运转,火化炉处理一具尸体的时间在1.5小时到3个小时之间,14台火化炉24小时可处理尸体的总量在112具到224具之间。现在涉及染疫的尸体统一划归汉口殡仪馆处理,但据网上此前爆料,青山殡仪馆和武昌殡仪馆等大型殡仪馆内,也停满尸体。

武汉一线殡仪单位向全国求助微信截屏

关于染病人数,人们还发现一个比对。日本从武汉撤侨航班三班,到达日本后绝大多数人接受了冠状病毒试剂盒检测。第一班:206人,4例感染(2例有症状,2例无症状);第二班:210人,2例感染(均无症状);第三班:149人,2例感染(均无症状)。接走的日本侨民共565人,确诊8人,占1.41%。其他国家的统计也类似。德国撤侨124人,确诊2人,感染比例1.6%;韩国撤侨368人,确诊5人,感染比例1.36%;新加坡撤侨92人,确诊1人,感染比例1.09%;法国第二次撤侨254人,确诊36人,感染比例更高达14.1%。而武汉居民情况怎样呢?按照中国官方公布的“官统”数字,武汉封城后900万人,截至1月31日24时,确诊3215人,占0.0357%。人们问,就拿日本例子来说,这565位日本侨民,大家都是在武汉过日子,你们怎么就比武汉市民确诊率高几乎40倍呢?很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轶在1月21日和22日曾到武汉调查。他在1月23日接受采访时指出,武汉封城的举措已错过了黄金防控期,效果并不乐观。他更认为,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最终可能会是非典的10倍起跳。港大李嘉诚医学院院长、公共卫生学院讲座教授梁卓伟与其研究团队1月31日在《柳叶刀》发表的文章称,或已有近7.6万名武汉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若病毒传播性一直未减弱,疫情或于4月才达至高峰。

回顾去年12月中旬,该病毒扩散至邻国后却在中国神秘地销声匿迹,因而被一些国人戏称为“爱国病毒”——不传本地,但传国外。但不幸的是,这只不过是中共当局制造的假象罢了。武汉警方在2020年1月1日抓捕8名所谓“造谣者”并强硬表示“绝不姑息”后,当局为了证明疫情是谣言,对外只能声称没有新增病例。从1月3日到1月18日之间,公布的病例居然一直维持在41例。而且信誓旦旦:“没有人传人”,“疫情可控”,等等。

不过,到了1月27日,湖北省副省长杨云彦在肺炎疫情防疫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也多少透露了点情况。他说,湖北在加快调配床位和定点医院建设,全省确定112家定点医院医疗机构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开放床位近10万张;武汉市第一批征用了7家定点医院,设置床位3000多张,下一步将分批动员24家医疗机构,逐步腾退床位来救治疑似确诊病例。而当天,截至24时,在公布的统计中,湖北省全省累计的肺炎病例只不过是2714例。如果这是真的,那又何必要调配近10万张床位?(事后被人质疑,发现讲漏了嘴,过了两天由另一位官员作了更改。)

武汉肺炎发生后,很多记者来到医院第一线采访,但他们冒着生命危险采访到的很多真实资讯往往被扣押,不准报导。一些媒体人对此深感不满,无奈之下,采用先将真相放上网,让网民做了截图后再删除或修改的方法,极有限度地传播一些真相。2月1日,腾讯就第二次“误植”数据,公布武汉肺炎确诊人数是154023,死亡人数为24589。众多网友热议,纷纷猜测,腾讯到底是不小心?还是“良心发现”故意泄露真相?

有些人,成为了数字;有些人,甚至都没有机会成为数字。但我们不能忘记,他们是人,曾经和我们如此亲近。希望每个人都听到武汉这座城市被淹盖的低鸣哀嚎哭泣。现在,《财新》那篇重磅报道——《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原网址已被中共网络监管删除,但我还要引用我保留的原文中一句话:“WHO(世界卫生组织)的Twitter主页上有一句话:记住,这些都不是数字,而是真正的人。不幸的是,还有一些未被囊括进去的人,他们的生死故事都在统计之外。”

中共隐瞒、压制真实数据,出于他们治国绝活——“维稳”。所谓“稳定压倒一切”,为了保“江山”,保政权稳定,不惜动用各种“硬暴力”和“软暴力”,“一切”都可以压倒,当然也包括事实真相。中共建政已经70年了,还是觉得自己政权不稳定,处处草木皆兵,这种“国情”,不正是让人感到可悲可叹吗?“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也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但是他们依然在说谎。”这是前苏联作家索尔仁尼琴描画当年苏联社会生态的名言,对照当下中国,竟然是那么的恰如其分。但这种“说谎”何时了啊?

其实,真相本身并不造成恐慌,真相的缺席才令人恐慌。法国作家加缪在其长篇小说《鼠疫》中也告诉人们:“这一切里面并不存在英雄主义。这只是诚实的问题。与鼠疫斗争的唯一方式只能是诚实。”若是要追究武汉肺炎为什么会从可控到失控,到如今变成“全球关注的紧急公共卫生事件”,没有诚实面对,没有让民众及时知道真相,甚至有时连自己也被自己的谎言骗了,恐怕也是原因吧。

(摘自本文作者《“武汉肺炎”与“中国病毒”》,本篇初稿于2020年2月2日。)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