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信邪教 亲哥猝死…这位奥斯卡影帝怎么熬过来的?

3

IF时尚 于

今年奥斯卡影帝,花落华金·菲尼克斯(中文昵称华金凤,中国影迷又叫他凤凰叔)。

他是第二个凭借“小丑”这个角色,获得奥斯卡小金人的演员。上台之前一直保持淡定的他,站在舞台上刚一开口,就激动得热泪盈眶。

他的获奖感言非常动人,提到哥哥瑞凡,一度哽咽失声。他还说,大家一直都在支持不同的议题,而这些议题有共性,人类有智慧、有爱,世界就可以变得更好。

总的来说,今年凤凰叔,算是一战成名。

此前,他就曾多次获得影帝殊荣,包括一次戛纳影帝,一次威尼斯影帝,一次金球奖影帝,还有三次奥斯卡影帝提名。

华金·菲尼克斯获得了金球奖剧情类最佳男主角

凤凰叔在奥斯卡的表现一如既往的“任性”。

别人都盛装打扮前来,他直接穿金球奖穿过的“旧”衣服。

这件 Stella McCartney 西装他穿去拿了金球奖,还“预告”自己会穿它登上奥斯卡红毯,果然说话算数。

电影里的“小丑”孤独落寞,现实中的凤凰叔却是事业、爱情双丰收。

这次带着未婚妻鲁妮·玛拉前来领奖,“扑克脸”都笑开了花。

说起凤凰叔,可能不像“小李子”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布拉德·皮特等欧美男星为中国观众们所熟知。

但是华金绝对是低调而有实力的演技派。

“好莱坞怪胎”

华金·菲尼克斯曾经被称为“好莱坞怪胎”,媒体描述他的词也大多是“阴郁、古怪”。

他是个典型的边缘人,身为影帝很少登上娱乐版头条,只在电影宣传期偶尔出现。

这次轰动全球的《小丑》,他也只出席了 5 场发布会、上了 1 次脱口秀,接受了 1 本杂志访谈……

2019 年《名利场》封面大片

因为他曾公开表达过:“我不想参加颁奖礼,觉得我跟那群人格格不入。”

今年的金球奖影帝揭晓后,华金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喜悦和开心,上台领奖的时候和小李子拥抱时,他依旧是扑克脸,小李子都笑得比他开心。

后来大家才知道,他没做任何获奖的准备,甚至获奖感言都是 freestyle 的。

上台之后,凤凰叔把很多电影人梦寐以求的奖杯放在地上,然后开始大谈环保的重要性,希望大家重视起环保问题。

中间还因为情绪太过激动,被“哔”掉了好几段。

2017 年的第 70 届戛纳电影节,华金更是直接穿着一双帆布鞋就去走红毯领奖了。

他挚爱电影却痛恨电影宣传期,因为要每天面对媒体假笑,重复一样的问题和回答,但作为演员又不得不做。

看看他给杂志拍的大片,由内而外地散发着拒绝

在金球奖结束后的记者招待会上,有记者问他如何为演《小丑》做准备、研究、进入状态。

华金的第一反应不是回答记者的问题,而是小小地抱怨了一下:

“这不是老新闻吗?感觉我这 6 个月来都在答这个话题,你是想要一个不同的版本吗?我稍微改改再答一遍?”

然后还是乖乖地配合记者回答了问题。

看到这个消息的粉丝们纷纷开玩笑说:“能来现场就已经不错了……”

《T Magazine》这样评价华金:“他是这一代最伟大的银幕演员,也是一位不情愿的名人。”

但如果你说他冷漠又高傲,那就错了。在《小丑》亮相威尼斯电影节时,他在红毯上跪地为影迷签名。

他只拍自己喜欢的角色,只做自己喜欢的事。

喜欢拍独立电影的他,对一签就是几部的漫改角色也没有兴趣。

2014 年,华金拒绝了漫威《奇异博士》的邀约,在此之前,他还拒绝过《浩克》。

《小丑》的导演托德为了求华金出演,整整劝了 3 个月,他才答应去试镜。

而在被问及“为什么小丑这个角色这么有魅力”时,华金的回答是“自由”。

“因为我们一直在压抑自己,而小丑跳出了社会规范的桎梏,这对于我们来说很有吸引力。”

他在说着小丑,却也像在说着不受束缚的自己。

他的特立独行

来自他骨子里对自由的偏执

华金的特立独行,可能和他真实所经历的有关:邪教、酒精、药物和死亡。

幼年时期,他的父母都加入了邪教团体,后来及时脱离从委内瑞拉回到美国。

父母将原有姓氏 Bottom 改成了Phoenix(凤凰),寓意为浴火重生的“不死鸟”。

因为之前一直漂泊流浪,一家人经济状况很差,孩子们为了贴补家用成为了街头艺人。

右二:华金小时候

也正是这段时期,华金和哥哥瑞凡·菲尼克斯被经纪公司发现,从此出道。

上面是华金小时候,下面是哥哥瑞凡

这样的环境让华金养成了热爱自由又叛逆的性格。

“我们总是在唱歌或者演奏音乐,总被鼓励要表现自己。当你被鼓励运用想象力,而你又有机会和环境来表现自己的时候,确实是一件非常激动人心的事情。”华金回忆说。

而华金的演绎魅力,除了自身天赋,还有一部分来自哥哥瑞凡 · 菲尼克斯的影响。

在作为童星出道的菲尼克斯家兄妹中,长兄瑞凡 · 菲尼克斯无疑是最耀眼的,他曾一度被誉为是“可以统领整个上世纪 90 年代的天才演员”。

瑞凡·菲尼克斯

在瑞凡光芒下,华金则被媒体称为菲尼克斯家第二有名的小孩。

《名利场》曾评论:如果不是瑞凡 · 菲尼克斯,华金 · 菲尼克斯可能永远不会成为演员。

事实确实如此。在华金记忆中,他看的第一部文艺片《愤怒的公牛》就是瑞凡推荐给他的。正是这部电影,影响了他后来的表演技巧和风格。

《愤怒的公牛》剧照

男主罗伯特 · 德 · 尼罗

也是华金在《小丑》中的对手戏搭档

不幸的是在 1993 年,瑞凡因吸毒过量而猝死在约翰 · 尼德普的酒吧前,年仅 23 岁。

左:瑞凡 ;右:约翰尼 · 德普

而在现场打急救电话、并亲眼目睹哥哥死去的华金,直接从演艺圈隐退消失了 2 年。

说实话,这样一种被糟糕的原生家庭、酒精、药物、名利、过人的才华和敏感的人格,以及死亡重重包围的人生,放在很多人身上,可能都难以承受。

但是,华金不仅冲破原生家庭的束缚,还将“不死鸟”家族的精神发挥到极致。

在哥哥离世两年后,华金凭借一部《不惜一切》重新回到公众视野。

2008 年,他突然宣布“息影”去做嘻哈歌手。

成天带着墨镜、蓄着大胡子,甚至因为演出迟到 4 个小时和粉丝吵了起来。

上节目接受采访,开场可以很长一段时间都一言不发,一度冷场,还把口香糖黏在桌子下。

当时媒体的标题都是“华金·菲尼克斯疯了”。

后来他才公布,这一切都是为了拍一部伪纪录片《我仍然在此》。

片中,华金从演员转型歌手、又从歌手到过气明星的一切都被记录了下来。

就像片名《我仍然在此》表达的那样,华金 · 菲尼克斯没有消失、没有被酒精整垮、更没有受到哥哥死亡阴影的“裹挟”而停滞不前。

相反,他以一个头脑非常清晰的独立电影人角度,去制作一部反映现实与虚假、反映一个艺人生存状态的影片。

《卫报》评论说:“《我仍然在此》后,再没有人能说华金不会表演了,尽管这是以牺牲观众信任为前提。”

此后,媒体不再用哥哥的光环或阴影来评价他的表演,而他也佳作频出。

我行我素的“电影疯子”

一贯自由不羁的华金更让人称道的,就是他可以在邪恶、阴郁又受伤的角色之间游走自如。

并且,他对病态、压抑、脆弱、孤独、黑暗的人物有着一种天生的表演天赋。

在《小丑》里,他是底层社会里面临崩溃的边缘人物亚瑟,一个集恐怖、悲剧、癫狂的角色。

冲这神仙演技,小丑扮演者华金可以载入史册了

在豆瓣文艺青年奉为宝藏的科幻文艺爱情片《Her》中,和一个没有肉身的 os 系统谈恋爱的宅男。

在《大师》中他是个性格暴躁、患有战后创伤的退伍军人…并凭借着在《大师》中的“神经质”表现,华金获得了第 69 届威尼斯影帝。

他从不关心票房多少,不关心电影口碑如何,只关心自己的表演是否足够靠近角色。

华金演起戏来有多拼?

为了更好地展现小丑病态而扭曲的体态,他每天只吃一个苹果,靠输营养液来维持身体的机能,最后成功减重 47 斤,最后瘦到肋骨根根分明。

在准备角色之前,华金阅读了相关的精神科书籍,一遍一遍地看相关的影视资料进行探索和模仿,把导演菲利普斯交给他的日记本写的满满当当。

在 2012 年的电影《大师》里,他不光为了角色减重到脸颊凹陷,还让牙医把自己的上下排牙齿用橡皮筋拉在一起,诠释角色微微颤动嘴唇说话的方式。

在演美国传奇歌手约翰尼·卡什的传记电影《与歌同行》时,他苦练了 6 个月音乐。

为了接近约翰尼·卡什的酒鬼状态他还一度酗酒,把一副癫狂的沉沦模样表现得淋漓尽致。

拍完《与歌同行》一年后,华金还处于一种混乱孤独又酗酒的状态,“要从电影中的那个世界走出太难了,我有种要被抛弃的感觉。”

但他毫不避讳的对公众谈及自己的状况:“我确实因为想要演好这个角色对酒精上瘾了,但这也是我做过的最好玩的事情,当我感受到真实时,这就是作为一个演员最为可观的报酬。”

这种投入,让《与歌同行》的导演评价说:“华金没有扮演约翰 · 卡什,他成为了他。”华金也因这个角色,拿到了奥斯卡最佳男演员提名。

从这个层面来说,他的确是个“疯子”,我行我素的“电影疯子”。

但正是这疯子一样的特质,他才能在电影届独树一帜,和角色融为一体。

因为近乎疯狂的敬业和神乎其技的表演,从影迷到业界都格外尊重他。

“绿巨人”饰演者马克·鲁法洛(Mark ·Ruffalo),曾评价华金是“最具才华的人之一。”

除了演员这层身份,华金还是一位社会家。

他一直都致力于环保事业,绝不是喊喊口号而已,至少今年颁奖季他真切地推动了一场变革。

今年的金球奖晚宴菜单全部换成了素食,而且评论家选择奖,演员工会奖也都纷纷选择素食。

就连奥斯卡也效法,餐单上所有食物都是植物类,也不会使用塑料瓶!

金球奖的野菇炖饭,图源:希尔顿(Beverly Hilton)

今年 1 月 10 号他还参加演员简·方达在美国国会大厦举行的应对气候问题的集会。

简·方达(左);华金·菲尼克斯(右)

然后,他就被警方逮捕了……

虽然没过多久华金一行人就被释放,粉丝们还是开玩笑说:“小丑真的被抓了”。

此外,他还积极地推动全素食计划。从 3 岁起他就开始吃素,一直到今天他已经 45 岁了。

在出席今年英国电影学院奖颁奖礼之前,他还去参与了一个名为“Animal Equality”的公益组织搞的游行活动。

他们登上伦敦的地标建筑塔桥,放下了一个 390 平方英尺的巨幅海报,海报上写着“饲养业正在毁掉我们的星球,吃素吧。”

活动之后华金接受了天空电视台的采访,他说:

“当你看到全球屠宰场里的惨烈景象,你几乎不可能不受到影响。我意识到我们必须做点什么来改变这一切,我们要去教育别人。”

这就是拥有怪异光彩的华金·菲尼克斯。

在他身上,姐看到了对于过去所有苦难的释然,以及对于未来坦然又保有热情。

最后,姐想把凤凰叔说过的一句话送给大家:

“可能会有糟糕的事,可能我会不喜欢不愉快,这些都没问题。

因为我知道真正有意义的事物,在生命的其他部分延续着,这些就已经足够让我热爱生活、享受生活了。”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