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岛和达尔文的疏散者现在生活的怎么样?

329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武汉“梦魇”过去一周,圣诞岛上的冠状病毒撤离者将要重获自由

在武汉紧急疏散一周后,大多数因冠状病毒爆发而从中国被送往圣诞岛的澳大利亚人已经超过了14天隔离期的一半。

这引发了一场新的计划,在岛上政府、卫生和军事官员的协调下,全力将圣诞岛的澳大利亚人送回家中。

预计首批乘坐澳航疏散航班离开武汉的乘客将于周一获准返航。

他们将登上巴士,沿着丛林密布的道路前往圣诞岛的小机场。

撤离人员将于下周从圣诞岛返回家园,但红蟹仍将留在岛上。

为了避开世界闻名的红蟹和它们的大块头亲戚——强盗蟹,开车将会很慢。强盗蟹在岛上的道路上有优先通行权。

与他们抵达圣诞岛时不同的是,撤离人员不需要戴口罩,因为他们已经被宣布没有感染冠状病毒。

韦恩·宾尼和他的家人是被隔离在圣诞岛的澳大利亚人。

来自昆士兰州的韦恩·宾尼(Wayne Binney)说,摘下面具是他最期待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口罩。

一直戴着非常紧的口罩,

四处走动也得不到足够的氧气,”他说。

两架包机将在机场等候,据悉撤离人员将飞往珀斯。

计划仍在最后确定中,但是从珀斯开始,人们预计那些居住在州际公路上的人,将需要做出自己的安排才能完成旅程。

第二批搭乘新西兰航空公司航班从武汉撤离的乘客将于下周三搭乘另一架包机离开圣诞岛。

冠状病毒检测诊断机转移到圣诞岛

在圣诞岛的撤离人员中还没有确诊冠状病毒病例。

AUSMAT的医务人员正在协调岛上的检疫工作。

一名女孩在出现一些类似流感的症状后接受了病毒检测,但结果证实她没有感染这种疾病。

据信,她的症状可能是由一些可能使人感觉不舒服的普通因素引起的。

这名女孩和她的家人被拘留中心主体隔离开,经过漫长而紧张的等待之后,才允许返回他们通常的住所。

她的测试必须飞往珀斯,在那里的实验室进行,但昨天,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C130向该岛运送了医疗设备,包括一台诊断机。

这台机器将安装在拘留中心内,明天就能投入使用,这样就可以在现场进行冠状病毒测试,这意味着可以更快地获得结果。

飞机向圣诞岛运送医疗设备

霍姆斯博士(Dr Holmes)说:“它使我们能够在两三个小时内解决这个问题,以确认该人没有感染新的冠状病毒,并且这意味着该人不必被隔离。”

“或者,如果确认他们这样做,那么我们可以开始联系追踪过程,隔离该人并将他们的家人安置在适当的地方,等等。”

昨晚晚些时候,第二名撤离人员被证实正在接受冠状病毒检测,他们的样本将由运送诊断机的同一架军用飞机运回大陆。

岛上的其他人将只接受按需检测,因为病毒在潜伏期中可能无法检测到。

霍姆斯博士强调,要求进行检测的门槛非常低,大多数检测最终都是作为预防措施而下令进行的。

在圣诞岛的元宵节音乐会

在圣诞岛拘留中心为武汉疏散人员举行的中国新年音乐会

周六晚上,大约300名澳大利亚人在岛上的移民拘留中心举行了一场音乐会,庆祝中国新年的结束。

由于中心内严格的隔离条件,需要举行三场音乐会,一场接着一场,所以被疏散的人没有混在一起。

元宵节在中央的曲棍球椭圆形场地举行,一名6岁的撤离人员和一名戴着面具和手套的澳大利亚医疗救援队(AUSMAT)医生在钢琴上表演。

从中心外围可以听到音乐,接着是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再次与外部世界相连

在最初缺乏网络的痛苦之后,军方现在也在拘留中心安装了更多的路由器,以改善互联网的可用性。

圣诞岛有一个2G的移动网络,只支持语音通话和短信,但即使是这样,上周也中断了24小时。

此前两天,岛上几乎没有互联网连接,为岛上少量可用Wi-Fi提供服务的主要供应商之一也出现了网络中断。

宾尼表示说:“我一直在看书,现在我女儿要上网了,她想把功课做完之类的事情。”

“她的手机掉在地上了,这当然是一场灾难,因为你没办法修好它。”

拘留中心大约有120名16岁以下的儿童。就像和他们在一起的成年人一样,他们开始倒计时,现在离自由只有一周了。

在该中心工作的一小群人也尽其所能使撤离者的生活更舒适,并尝试与监禁带来的无聊作斗争。

“他们可以在外面散步,

外面有一条混凝土小路,

一直延伸到大楼中央,

所以他们都在这么做。”

“这里有一个网球场,我们有球,他们给孩子们带来玩具、网球拍、球,各种各样的东西,让人们至少有机会做点什么,让他们的大脑摆脱无聊。”

第三批澳大利亚撤离者已经抵达达尔文。

周一当地时间中午之前,飞机在达尔文市皇家空军基地着陆,被疏散的人员将被送往该市郊区一个未使用的工人营地。

澳大利亚边境部队表示,机上共有266名撤离人员,包括90名儿童和11名婴儿。

边境部队称,还有8名来自太平洋岛屿的学生,基于人道主义理由,被允许登机并降落在达尔文。

该中心位于达尔文CBD东南约30公里处,曾经是3500名工人的家,他们在达尔文港为Inpex耗资550亿美元的天然气工厂建设工作。

达尔文市的营地,撤离者将被送往那里。
霍华德斯普林斯工厂的台球桌和飞镖板

内政部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了营地的房间和公共设施,包括游泳池、室内篮球场和配有台球桌和飞镖的食堂。

上周周早些时候,该中心隔壁一所学校的学生家长表示,他们担心被疏散的冠状病毒患者可能接近儿童和更广泛的社区。

周六,澳大利亚首席医疗官布伦丹·墨菲(Brendan Murphy)向当地居民保证,即使撤离人员感染了病毒,也不存在传播的现实风险。

卫生官员表示,在隔离期间,撤离者将与当地居民保持至少300米的距离。

从冠状病毒中疏散出来的人与家人团聚

刘英(音)女士(12年级的中文教师)和她的丈夫在墨尔本生活了十多年,他们的孩子都是澳大利亚公民。

刘女士和她的两个小女儿在1月22日从武汉回到家乡皇岗过新年后,便与她的丈夫邱慧(音)分开了。

一天后,武汉市被封锁,这位38岁的母亲和她的两个女儿被困在城市里,她的丈夫被锁在外面。

一家人在武汉国际机场团聚

“我们觉得很安全,

我们很幸运。”

这不仅是一个逃离因冠状病毒而被封锁的城市的机会,也是一个与家人团聚的机会。

五岁的安吉拉(Angela)和三岁的贝拉(Bella)在武汉机场重聚时尖叫着向父亲跑去。

他们的母亲刘女士说:“小的那个一直在说,‘我想爸爸,我想爸爸’。”

刘女士说,女孩们的兴奋是难以抑制的。

“当他们看到父亲在车里时,两个人都在大喊大叫,”她说。

“我放下行李,打开车门,两个人跑向他们的父亲,拥抱在一起,我的丈夫也很兴奋。”

安吉拉和贝拉在隔离的第一天画画

邱先生说,等待航班是“可怕的”,但他的家人对这个选择表示感谢。

“我们感谢政府为我们所做的一切,”他说。

“这里的工作人员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来帮助我们。看到工作人员跑到每个房间给我们送食物时,我们都很感动。”

刘表示,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疏散过程非常困难,但包括医务人员在内的所有志愿者都提供了很大帮助。

她说:“我们没有很多要求,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在这里是被孤立的,我们不是来这里度假的。”

她说:“实际上非常好,我们很惊讶这里的条件比圣诞岛好得多。”

來源:ABC NEWS

实习编辑Julie Lin 翻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