啼血的红罂粟

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王若冰

两年前,我在网上参加了一个居家养老义工服务的活动。这是一个区政府的官方服务机构,专门为那些居家养老又需要帮助的人提供上门服务。这服务包括打扫卫生、帮老人购物或者带他们出去走走。我的服务对象是一位叫艾丽莎的老人。

那时,艾丽莎已98岁,跟许多同龄人比起来,她身体健康状况良好,依然独立生活。她是一个健谈的老人,每次我上门都很热情。事实上,她并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助,只不过是偶尔需要我带她去超市买一些生活用品,但她知道时间的重要性,绝对不多耽误我一分钟。总是事先在一张纸上写好她需要的东西,并按照购物清单一样样地放进购物车里。放进去一件,就在清单上打一个勾,一旦清单上的东西全部买好了,就立刻结账走人。她这种干净利落的性格,令我非常喜欢。

艾丽莎是一个平和的老人,她的生活也很规律。每次都会跟我聊上一会儿,聊的内容很广泛,比如对战争的看法,比如对世界格局的发展预测,谈起这些的时候,她完全不像是一个已经98岁的老人,思维敏捷,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有一次,当我们谈到南京大屠杀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了我情绪上的变化,走过来抱抱我说:战争和侵略都是可耻的,是人类的灾难。有多少无辜的人都在战争中失去了生命、自由、亲人和家庭,我恨战争。

进入到10月初,樱花渐渐地凋谢了,艾丽莎的心情似乎突然变坏了,每一次见到她,都是沉默无语的。她一个人总是安静地坐在椅子上或者沙发上,双手钩织着朵朵红色的花。那些毛线花活灵活现,看起来比真的还要生动。我叫不出花的名字。她不停歇地勾啊勾啊,一朵朵的花摆在茶几上、桌子上、餐桌上,家里似乎每一个角落里都有花的影子。望过去,那些花一朵挨着一朵,一朵连着一朵,红得耀眼,如血一样令人看后眩晕。仿佛那些花是有魔力的,看着看着就被那样耀眼的红刺痛了,头脑与眼睛都渐渐失去了知觉一般难受。一团又一团的疑问在我的脑海里形成,有几次,我都想问问艾丽莎,她为什么勾这么多红色的花?可是,艾丽莎似乎顾不上说话一样,她连每周例行去购物的习惯都取消了,都是在桌子上放好一张购物清单与购物款,让我独自代替她购物。

这样的时间大约持续了一个月。我因为忙,在此期间,一直都没有办法去艾丽莎家做义工。11月的墨尔本是一个百花盛开的季节,春天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扑过来。走在外面,总忍不住用鼻子对着空气闻一下,散发的花香呲溜一声就钻进心肺,令人神情清爽,心情也就格外舒畅。

再次走进艾丽莎的院子,虚掩的木门内,杜鹃花开得葱茏,使小院里有了一种别样的生气。艾丽莎开了门,才一个月的时间,她竟然看起来苍老了许多,脸色阴郁着,就连行动也觉得不那么灵便了。这一次,她并没有让我带她去购物,而是跟我说:带我去公园看看吧。

她似乎早已有了准备,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袋子,里边装满了东西,但并不沉重。她戴上一顶紫色的帽子,出门前又走到客厅的柜子前,对着那上面的一张照片望了好一会儿。小小的黑白照片上是一位十分英俊的男子,穿着军装,大概是30岁左右的年纪。艾丽莎默默地看着照片,然后才转身坐到轮椅上,她双手紧紧地抱着那个袋子,似乎生怕它飞走了一般。

公园的一侧,是新修的一条人行道。宽大的大理石,两边则是一条条的长方形大理石。艾丽莎叫我停下来,她颤抖着从轮椅上下来,仔细地看着地面。原来,我从来没有注意过,林荫道两侧的条石上,刻着很多名字,包括出生与去世的时间。艾丽莎打开袋子,呈现在眼前的是她勾的毛线花。她双手颤抖着,拿起三朵花,走到中间的一块条石前。那石头上用英文刻着一个人的名字:大卫·斯密斯,(1900—1921)。艾丽莎轻轻地将三朵花放在这个名字的下方。然后,她慢慢地坐下来,坐在那个名字的旁边,用手抚摸着一个字母,泪水潸然。她的泪一行一行地落下来,落在地面上,落在那名字上。

过了很久,艾丽莎站起来,她提着袋子,将那些花都放在一个个的名字面前。每走过一个名字,她的脸色都异常凝重而悲伤。那一袋子的花放在林荫路两边的每一个名字边时,再看去,眼前就是一片花的世界了。在春日的阳光下,虽然熠熠生辉,却荡漾出一种血色的悲伤。

我此时此刻,才想起来,这些花叫罂粟。

回来的路上,艾丽莎说,大卫·斯密斯就是她的父亲,死于战争。那时候,她只有6个月大。母亲因受不了打击,在一个午夜将自己送进了滚滚的河水中。艾丽莎由姨妈抚养长大。成人后,她开始寻找父亲的消息,希望能有所收获。时光如一台机器,一直到今年,她才有了父亲的消息。

回头望去,罂粟花仿佛在唱着一首首苍凉与悲伤的歌,在阳光与绿树的衬托下,格外耀眼。

著名作家蔡楠先生评点:

作者很好地把握了叙事的节奏,让文字如流水一样,在小说的河里缓慢地流淌着,流过去了,水没了,河两岸留下了朵朵的红罂粟,这是艳丽与泣血的花,这是苍凉与悲伤的歌。战争留给人的记忆和创伤如同现在的瘟疫一样,历久不散。无疑,罂粟花是具有象征意义的。艾丽莎钩花、献花的情节巧妙贯穿全篇,让人体会出了一个异国老人一生深深的的苦痛、爱恨、寻找和希望:唯有战争和灾难远去,人类才会享受美好、幸福和安宁。

这就是作品所展现出来的深刻意义。

分享: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