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北京在疫情上屡屡“抹黑”美国,事实如何?(图)

7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美国之音 于

在中国新冠病毒疫情(COVID-19)趋于缓和以及确诊病例持续下降之际,中国官方和官媒正在开足马力系统性攻击和抹黑美国,散布阴谋论,不仅暗示是美国军人把疫情带到了美国,还批评美国疫情披露“不透明”、“数据掺水”。美国之音梳理了中国官方和官媒对美国的几类指控,并这些指控进行了事实核查。

关于美国军人把病毒带到了武汉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3月12日在其所谓“个人”推特账号上发推文,质疑“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美国要透明!要公开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

赵立坚的此一说法是指去年10月在武汉举行的世界军人运动会。当时美国派遣了280多名运动员和其他工作人员参加了该运动会。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 (2020年2月24日)

中国官媒中央广电总台国际在线3月16日刊登的《国际锐评》说,“美国此次流感季始于2019年9月;10月,美国军人运动员来到武汉参加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期间有外籍运动员患上输入性传染病;12月武汉首名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患者出现症状。”

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各种版本的美国军人将病毒带入武汉的阴谋论被疯传。有一种说法称,在运动会举行的10月18日至27日间,有300名美国军人来到武汉,但其中很多人“不参加赛前训练,而活跃在武汉的各个公共场所。”对这些毫无根据的阴谋论,中国强大的互联网审查机器基本上视而不见,反而得到了官媒的推波助澜。

事实是,中国官员和官媒的阴谋论说法没有任何实质性事实根据支持,大多是捕风捉影。到目前为止,美国军中的确有确诊病例,包括美国本土的军方人员和在韩国以及意大利的驻军中,但没有任何来自去年10月参加武汉军运会的人员发病。

关于美国将新冠病例统计为流感病例

一些中国官媒和外交官员公开指责美国在疫情发布方面“不公开”、“不透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针对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3月11日在美国国会众议院作证时的发言发推文,指称“美国疾控中心主任被抓了个现行。”他还反问,“零号病人是什么时候在美国出现的?有多少人被感染?医院的名字是什么?”

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张霄在脸书(Facebook)上用俄语发文,指责美国疫情数据“水分太大”,要求美国政府公开透明,含沙射影地指责美国政府在有意隐瞒或掩盖疫情,将新冠病毒患者归为流感患者。

资料照片: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抵达参议院作证。(2020年1月24日)

而事实是,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在作证时表示,由于当时缺乏检测,今天美国的一些被认为是流感死亡病例可能实际上是感染了新冠病毒。

分子生物学家、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Waksman Institute of Microbiology)的化学生物学教授理查德·埃布莱特(Richard Ebright)对美国之音表示,在广泛测试之前,中国也曾把新冠病毒肺炎患者称为“不明原因肺炎”。

埃布莱特通过电子邮件对美国之音说,“在中国,从11月到2月中旬,在开发并广泛实施COVID-19测试之前,数以百计的人死于该病而被错误地归为‘流感’或‘类似流感的疾病’。而在美国,即便是现在,COVID-19的检测也依然没有得到广泛实施,一些死亡因此被错误地归为‘流感’或‘类似流感的疾病’。”

埃布莱特表示,所谓美国疫情数据“有水分”,实际上是因为美国缺乏检测。但对于中国的指控,他说,只有傻瓜或无赖才会把缺乏检测而做出的错误诊断当作是错误行为的证据。

关于病毒源于美国一军方实验室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还转推了一个指向一个已知的阴谋论网站的链接。该网站声称,新冠病毒可能起源于位于马里兰州迪特里克堡(Ft. Detrick)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 Army 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 for Infectious Diseases)。由于生物安全事故,该机构于去年8月份被关停。这个网站由此推测病毒是可能是从迪特里克堡开始传开的,最终到了武汉。

位于马里兰州迪特里克堡(Ft. Detrick)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生物安全等级4的实验室。

事实是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那些病原体曾经离开过马里兰州迪特里克堡的实验室,也没有任何支持其他说法的证据。对病毒基因组的分析显示,此次疫情不是由实验室的毒株引起,而更可能是来自于野生动物。

罗格斯大学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教授埃布莱特说,COVID-19是源自于中国武汉,病毒来自于动物,通过自然事故传染给了人,但也可能是实验室事故传染给了人。

关于美国电子烟肺炎就是新冠肺炎的说法

2月27日,台湾新党的台北市议员潘怀宗在台湾东森电视台一档政论节目《这!不是新闻》中发表了新冠肺炎可能源于美国的言论。他表示,美国2019年爆发的与电子烟有关的肺炎可能就是新冠病毒引起的。这种说法随后在中国互联网上流传,被认为是新型冠状病毒起源于美国的又一例证。

事实是,美国自2019年6月开始,的确出现过一种肺病,被怀疑与使用电子烟有关,其症状与新冠病毒肺炎的症状有些类似,而且也有死亡病例。

但电子烟肺炎与新冠肺炎完全不一样。腾讯网刊登的《台湾节目说新冠源头在美国?拜托专家,请认真读论文》的文章,称从电子烟肺炎患者的肺泡灌洗液里并没有检测出新冠病毒。

关于美国将有“数以百万计”的人被感染

随着美国确诊病例数字的攀升,中国各大媒体上充斥着各种美国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可能突破百万、医院人满为患、病人无法得到救治等报道,标题往往耸人,给读者感觉美国新冠病毒疫情已全面失控。

中国官媒央视3月16日的一篇报道标题是“美媒称或有100万美国人将感染新冠病毒”。中国门户网站新浪网上转载的第一财经的一篇报道援引美国专家的话说,美国已有多达50万人感染,不能相信目前的数字,而且全美各大医院都在满负荷或接近满负荷运转。

白宫应对新冠疫情团队的传染病专家、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医生(Dr. Anthony Fauci)也警告说,如果不采取措施,数以十万计美国人可能死于新冠肺炎。

事实可能的确如此,但那是最糟糕的局面,也就是说不采取任何防疫措施的后果。


白宫应对新冠疫情团队的传染病专家、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医生(Dr. Anthony Fauci)

福奇医生上周四在国会作证时说:“我认为我们需要谨慎对待这类预测,因为这是建立在模型的基础上的。”他表示,疫情的走势是无法预测的。

到目前为止,美国很多城市、州、企业和普通民众都已经开始采取措施,减缓病毒的传播。这些措施包括检测病毒,追踪密切接触者,并通过停止大规模集会、在家工作和限制旅行来减少人际互动。就在过去的两天里,众多学校和大学停课,体育赛事暂停或推迟,百老汇剧院暂停演出,公司禁止员工上班,更多的人也表示他们开始遵循个人卫生建议。

根据一直追踪全球新冠病毒疫情病例的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数据,截至3月16日美国累计确诊病例已突破4600例,死亡85例。与之相比的是,中国累计确诊病例为81058例,死亡3230例。

分享: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