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戾的来信 中学生致“方方阿姨”引发轩然大波

55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2020-3-19 07:16| 来源:法广

3月17日,武汉大学校园樱花怒放时节,师生不见人影,安全人员跟着自动器拍摄。 © REUTERS – CHINA DAIL

一位“16岁中学生”致作家方方的来信在网络引发轩然大波。有人怀疑以16岁芳龄,质疑一个与水深火热的本城居民共命运的作家方方缺乏正能量令人不可思议,也有人以为是借孩子的手放冷枪。

16岁的“高中生”给“阿姨”上课:“您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是吃武汉粮,喝长江水活着的,年轻人不懂事,说几句自己国家怪话就当他不懂事罢了,您65岁了,怎么也与众不同呢?”

方方每日以日记形式,记录了武汉封城以来自己的见闻和感受,与危城中人共命运,日记不胫而走,每日都有无数的人在期待着读,尽管屡遭删节,总有无数网友以各种方式转载。日记发表以来,也遭到无数攻击,今天这篇,以孩子之口吻请问“方方阿姨”,以妈妈如何说,老师如何说,伟人如何说来给阿姨“上课”,概括表述的是,家丑不可外扬,武汉疫情是自家人的事,写出去要写正能量,“吃人饭,要说人话,端别人碗,要服人管。”

自己是老师的赤评在“替方方阿姨给一位高中生回信”中写到:“做人一定要诚实坦荡,瞒来瞒去是害了大家,你说你妈妈说过,家丑不可外扬,可是,我妈妈总是教导我做人要堂堂正正,要诚实”。

中学生信中问方方:“如果鲁迅活到现在,他会说什么?伟人说,要么被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要么一句话也不说”,一个16岁的孩子请教“方方阿姨”,“伟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您能给我讲吗?”

16岁中学生以请教的语气质疑方方,“我小时候,母亲告诉我,吃人饭,要说人话,端别人碗,要服人管。方方阿姨,您穿谁的衣,您端谁的碗?”

赤评“回信”:“你严厉谴责方方阿姨穿谁的衣端谁的碗,她难道不是穿自己的衣服端自己的碗吗?她的衣服和她的碗难道都是别人恩赐的吗?她一个纳税人连穿衣服的权利都没有吗?那么你认为她的衣服和碗是谁的呢?当然,你肯定不会说是领导给的,应该说是人民给的。对了,那么,她替老百姓讲几句话有什么不可以呢?”

“中学生”在信中指责方方日记给西方国家留下了口实,因为西方国家是兽类。赤评写到:“如果你认为西方国家是兽类的话,那我很担心你学了英语,学了他们那么多的数理化知识,会变得人性泯灭,只剩下兽性”。“人和兽的区别是什么?人有自己的灵魂,有自己的良心”。

有网友评论:“方方大姐不过坚持一个作家的良知,坚持讲了几句真话而已,招来那么多大小五毛狗出洞。这世道,真希望不要永远是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好人难活,正派人动辄得咎啊。”

中学生信中还说,“我们政治老师讲,任何政权都不是十全十美,任何政党都不可能完美无缺,任何政治制度都不可能没有瑕疵”。

这正是外交部发言人一贯的逻辑,把民主制度和专制制度混为一谈,把自由国家和野蛮暴力等同,任何制度都如此,所以不能批评?

将爷在”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心太残忍:不能用孩子的手放冷枪“里评论,“可是,这个给作家方方写信的所谓高中生,通篇文章语态,阴阳怪气,笑里藏刀,刻毒诅咒,缺乏伦常“作者问:”我不知道,孩子,疫情中,你听过李文亮那句‘健康的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吗?听过艾芬那句”老子就要说吗?“,更有老萧质疑:谁炮制了“一位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信?”“朋友圈里,不少人断定,这封信绝不可能出自高中生之手。否则,我们的教育得有多么的不堪,才能造就出这样的’政治娈童‘”。

华中师范大学国学院院长、文化史专家唐毅明评述方方日记,称赞她是“最出色的战地记者”,“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像方方那样,敢于讲真话,这样国家才有希望。”

方方18日给这位中学生的回信平和宽容:”孩子,我一直以为这种自己与自己的斗争,自己给自己清除垃圾和解毒的事,只会在我这一代人中进行。意想不到的是:你和你的一些同伴,将来也会有这样的日子。那就是,自己与自己斗争,把少年时代脑子里被灌入的垃圾和毒素,清理出去。这个过程,倒是不痛苦,每清理一次,就是一次解放。一次次的解放,会把一个僵化麻木带着锈迹的螺丝钉,变成一个真正的人。

孩子,你听得懂吗?现在,我要把这一句诗送给你:‘我也有过你们这样的青春,那时的我们就像今天的你们。’”

中国文革时期,这类中学生来信屡见不鲜。比如黄帅来信,比如“不学abc,也能当接班人”事件,一时被当作令箭。

分享: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