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失控”“华商太难了”批量文章的炮制者是她?(图)

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人民网|上游新闻 于

人民锐评:不是世界失控,而是垃圾营销号“失控”

2020-03-19 20:35

“世界失控了”“华商太难了……”连日来,多篇文章在大量微信公众号上病毒式传播,被网友讥为:一个“郭红”,炮制了你朋友圈所有的“世界失控”。

据报道,这些账号的背后,都有一位福建商人“郭红”的影子。郭红丈夫薛育明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表示,都是其一手策划的,目的是为了提高阅读量和涨粉。目前,百余篇相关文章已删除,数十个违规公众账号被封。当地网信办和和公安部门也介入处理,相关责任人想必难逃法律惩罚。

疫情蔓延,全球为之揪心。为了涨粉就可以丧心病狂地罔顾事实“蹭热度”,弄虚作假?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蒙蔽受众,无视规则?这种拙劣造假,门槛很低,危害却巨大,不仅在一定时间内会误导大众,扰乱人心,还会污染网络生态,败坏社会风气。

“为了提高阅读量和涨粉”,这一“说辞”再次暴露一些自媒体存在不容忽视的病灶。为了畸形利益,他们无所不用其极:眼中只有生意,全无道义;一味追逐流量,胆量越来越大;只要能“涨粉”,不惜哗众取宠。

自媒体为了流量恶意造假,在疫情报道中已不是头一遭。动辄制造惊悚文章、见利忘义的操盘手,已决非少数。在工业化的流水线上源源不断生产蛊惑人心的文字,还能获利丰厚,是因为教训还不够深,惩罚还不够“疼”,该考虑进一步提高他们的违法成本了。

全媒体时代,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信息的发布者。随着自媒体话语权的放大,如何捏紧话筒则是重要命题。不能为了博出位而越界,不能为了吸睛而抛弃规则,更不能干造谣传谣的黑色营生。

网络空间不能乌烟瘴气、生态恶化,更不容垃圾营销号失控、胡作非为。特别是在当前全球都在应对疫情的大背景下,这类垃圾营销号就别出来添乱了。还望监管不失灵,及时出手,依法处理,让这种病态营生早日失去市场。

新闻链接>>

郭红丈夫薛育明承认:是我炮制了“世界失控了“”华商太难了”

来源:上游新闻

2月27日至3月16日,“掌上印尼”、“厄瓜多尔华人在线”等60多个微信公众号发布多篇雷同文章:“世界失控了”“华商太难了”。媒体报道称,文章背后的人或是郭红。

3月19日,郭红丈夫薛育明回应上游新闻称,上述假消息与妻子无关,都是其一手策划的,目的是为了提高阅读量和涨粉。

女子被指炮制“世界失控”“华商太难了”丈夫:是我

2月底至3月16日,薛育明发布了数百篇雷同文章,公安部门介入调查。图片来源于网络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发现,雷同文章版本如下:“点赞!返某某国华人自愿自我隔离:对自己和家人负责”“华人注意!某某国卫生部公布了10个易感染新冠风险场所”“疫情之下的某某国:店铺关门歇业,有家难回,在某某国的华商太难了”……

上述文章内容大多大同小异,在不同的公众号上,只是换了地名、人名、和从事行业,其余均雷同。

3月18日,微信一客服人员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上述消息均为假消息,已封了50多个违规公众帐号,删除相关文章百余篇。“还在进一步排查,发现转载的也会删。”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前述微信公众号的账号主体为福建省福清市的三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分别为郭红、薛育明、郭仕强。工商登记信息显示,郭红名下的公司注册于2016年3月,薛育明名下的公司注册于2019年2月,郭仕强名下的公司注册于2019年6月。

女子被指炮制“世界失控”“华商太难了”丈夫:是我

发布假消息的微信公众号的账号主体为福建福清市的三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分别为郭红、薛育明、郭仕强。网页截图

3月18日,郭仕强向上游新闻介绍,妹夫薛育明出生于1990年,是自媒体从业者。妹夫先以妹妹郭红的名义注册了“时代创想传媒”,股东就妹妹一人;妹夫自己注册了第二家公司“海外同城人人帮”、股东一人,系其本人;妹夫再以他的名义注册了“天天快帮”,股东是他和妹妹。“注册三家公司就是为了多弄几个微信公号。”

郭仕强介绍,上述三家公司一套班子,有5至6名员工,薛育明是实际控制人。其妹妹是家庭主妇不管事,她只是挂个名。“员工为省事,每篇文章就改了一点点。”

郭仕强称,福清是华侨之乡,有很多个华侨微信群。2月27日,第一篇文章发表后,薛育明便开始向各个华侨微信群推广。而之前,他们更是炮制了一系列的“世界失控了”文章。

3月19日,薛育明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此前,微信公众号没做起来,他一直在琢磨如何涨粉和提高阅读量。2月下旬,他在网上看到类似文章后,便产生了借助“疫情”涨粉的想法。于是,他和员工炮制了数百篇“华商太难了”的文章。“没人雇我发这些文章,是我自个发的。发出后,阅读量大多是几百,粉丝也没涨。现在我还在配合公安和网信部门调查,后悔。”

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分享: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