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与粮食危机—从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小麦交易谈起

119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2020年4月29日 澳大利亚 肖其埡

常言道世事难料。就像新冠肺炎从天而降一样,很难预计它究竟会给全球经济带来多大的损害,但损害已造成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美国的疾病蔓延还没到顶,印度非洲很可能是危害的顶端,因为庞大的人口和落后的医疗措施很可能会呈现这场悲剧最惨烈的画面。经济活动的暂停使得各国把对粮食安全的考虑摆在了案头。据《第一财经》4月22日报道,全球最大的小麦出口国俄罗斯宣布,2020年7月1日前暂停小麦出口。俄罗斯农业部副部长鲁特(Oksana Lut)对此表示,此决定是受covid-19疫情影响,因为疫情对农业耕作起到了阻碍作用。

在此之前的3月26日,至少已有5国宣布停止或限制粮食出口。越南率先宣布停止大米出口;全球最大的稻米出口国印度的出口也因为“封国”而陷入停滞。主要小麦出口国哈萨克斯坦已经禁止了小麦粉、胡萝卜、糖和土豆的出口。截至4月19日,全球范围内至少有14个国家实施农产品与食品出口限制。

有不少人担忧,全球粮食危机就此开始了。

这种担心不是没有理由。如伊拉克已经出现粮食供应告急,作为主要的稻米或小麦进口国,菲律宾和印尼等国的供应也只能维持到今年6月。

与此相反。3月,在澳洲,当澳大利亚人恐慌性抢购大米白面之际,澳洲农业部长David Littleproud 站出来说,澳洲的食品安全供应是“全球最好的之一”。(It is one of the most food-secure nations in the world.)他说:“澳洲本土生产的粮食可以养活7500万人口,而我们只有2400万人口。换句话说,我们可以养活3个澳大利亚”。他说: “我们不应感到恐慌,我们有来自全澳各地的顶级食物的充足供应,这确保了我们的餐桌上有足够的食物”。

事实的确如此,在高度机械化的澳大利亚,每个澳大利亚农民生产的粮食足以养活600人,这些粮食其中30%用于本土就够了,其余70%用于出口。在疫情的当下,在全球粮食面临危机的当下,作为全球小麦和农产品的主要出口国,澳大利亚在全球粮食市场上的角色值得关注。

 

本文主要谈谈澳大利亚在未来全球粮食市场上的角色和挑战。

从1961年中国购买澳洲24万吨小麦在墨尔本装船算起,截止到2019年,中国已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小麦出口国,高峰时期,中国每年进口400万吨澳洲小麦。这中间的增量是巨大的,中国从一个微不足道的少量进口国发展成为今天对澳大利亚小麦出口举足轻重的国家。

澳大利亚每年向世界出口小麦1500-1800万吨,价值40亿澳元,其中20-30%左右出口到中国。澳洲小麦以天然清洁、低水份、大颗粒、超过10%的蛋白质白麦面粉和非转基因享誉世界。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10月至2020年1月期间,澳洲小麦出口量为310万吨。由于澳元暴跌的原因,3月份小麦出口量将接近100万吨,4月份小麦出口量为96万吨,中国是其主要出口国。

根据英国经济学人智库的报告,由于冠状病毒的冲击,澳大利亚商品和服务出口环比下降5%,非金属商品销售额下降2%,至248.2亿澳元,农业商品的出口下降了7%,为39.0亿澳元,特别是肉类和肉制品(-8%)以及谷物和谷物制品(-18%)。再加上2019年旱灾和丛林大火影响,澳大利亚农业生产受到历史上严重打击。

从数量上看,澳大利亚农产品出口前8名的国家和地区分别是;中国,日本,美国,欧盟,中东、北非,韩国,印度尼西亚,越南;从金额上看,世界上发达富裕国家主要从澳大利亚进口牛羊肉、(如德国和美国)奶制品、海产品、红酒。澳大利亚农产品总出口额全年在500亿澳元左右。由于澳大利亚优质牛羊肉在世界有口皆碑,(澳大利亚是世界上唯一没有口蹄疫和疯牛病的国家)澳大利亚牲畜出口超过农产品成为近年来出口额最高的货物,年出口额达到250亿澳元左右,并在 2019-2020财年超过农业总出口额的一半。

中国是澳大利亚羊毛的最大买家。近年来中国对牛肉、乳制品、海产和木材的进口需求也与日俱增,特别是2015年《中澳自由贸易协定》签订后,澳洲农产品如红酒等每年呈现45-63%的井喷式递增,达到每年1.53亿升,价值达到8.48亿澳元。

澳大利亚广为人知的是“骑在羊背上的国家”、“坐在矿车上的国家”,其实澳大利亚还是盛产优质面粉的国家。小麦是澳大利亚第三大出口商品,年出口额近40亿澳元,仅次于铁矿石(388亿澳元)和黄金(135亿澳元)。在2018年的全球排名榜上,各大洲中,欧洲小麦出口占了全球小麦出口的一半以上,出口额达226亿美元,占全球总量的54.8%;加拿大和美国占据27.6%,位居第二;澳大利亚的小麦出口量占比为7.5%,位居第三。

2018年,中国进口包括大豆等油料和饲料在内的粮食总量为11555万吨,出口总量366万吨,分别比1996年增长944.8%、171.1%。进口总量中大豆8803万吨;谷物及谷物粉进口2047万吨,占当年世界谷物贸易量的4.9。1-9月,中国共进口小麦208万吨,进口金额59173万美元。进口国按数量排名为:1,加拿大;2,哈萨克斯坦;3,澳大利亚。

目前,澳大利亚是世界第四大农产品出口国,大麦,小麦,羊毛,牛肉,羊肉常常排名国际市场份额前三,澳大利亚的农业对于世界粮食安全与农产品价格稳定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尽管2018至2019年的严重干旱严重打击了澳大利亚农业,但随着厄尔尼诺现象的消失,2020年头三个月降雨量的显著增加,2020年澳大利亚有望迎来如2016年般的农业大丰收。

中国是世界上几大主要农产品的最大生产国之一。 例如,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猪肉,水产品,大米,许多水果(苹果,葡萄,橘子,梨等)的生产国,以及第二大家禽,小麦和玉米的生产国。 然而,中国的水资源仅占世界的6%,耕地仅占世界的7%,其任务是养活22%的全球人口,特别是富裕起来的中国人对肉蛋奶制品的需求增加,这些都会对原有耕地带来更大的负担和不足。

畜牧业是世界上土地资源的最大用户,占地之大难以想象。在澳大利亚,4英亩草场才能供养一头牛所需,相当于一头牛占地16000平方米。因此,牛肉进口会成为中国今后长时期的举措,而澳大利亚所具有的优质产品和靠近亚太的地理位置成为了首选。从2013年到2018年,中国一直是食品相关农产品和加工产品的净进口国。2014年,中国初级食品和加工食品的国际贸易逆差为380亿美元,几乎是2009年80亿美元逆差的四倍。油菜籽是迄今为止最大的进口商品,占进口的43%。中国初级食品和加工食品的总进口数量,使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农产品进口国。

近年来,中国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动物蛋白和奶制品进口国,仅新西兰一国就占据中国奶粉进口量的83%。2017年,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28200吨牛肉,中国占据澳大利亚整个出口的25%,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牛肉出口国。

澳大利亚牛肉从过去只有中国参加奥林匹克运动员才能享有的食品到今天走进了大城市的中产阶级的餐桌。可以预见的是,随著中国二三线城市的崛起,澳大利亚今后有望大幅提高牛肉的出口额。特别是中国年轻一代的生活西化,牛肉在生活中的消耗比例会越来越高。

中国有限的土地资源,加上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这些都推动了中国对农产品和食品的进口以及海外土地农场等并购活动。 这些情况使得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对外国投资者增大了审查和收购阻力,因为农业土地资源的不可再生性和全球人口增加的绝对值使得该类资源变得比以往更加珍贵。这些对外国投资者的限制门槛对澳大利亚的农业出口带来利好。

由于去年历史上罕见的干旱,澳大利亚农业出口额下滑了7%,至450亿澳元。但活畜及其相关产品出口收入逆势增长4%达220亿澳元,同比增长10亿澳元。农作物出口收入回落16%,从2017年的280亿澳元降至230亿澳元。海鲜类产品出口收入预计维持在14亿澳元不变。这些数字的背后就是中国市场的旺盛需求在支撑。
澳大利亚人均占有的土地资源高居世界前列,人均农牧业用地27.1公顷,人均耕地面积2.75公顷,人均森林和林地6公顷。人均土地和人均森林分别是中国的53倍和59倍。这些都可看成是澳大利亚农业向中国出口的潜力。
尽管澳洲大陆有1/3的地区不适于发展农牧业,另外1/3的地区只宜发展畜牧业,但其庞大的农用地面积仍然相当可观。常见到这样的事情,中国公司来澳大利亚购买土地,本地中介推荐时动辄以“有香港那样大小”或“有几个香港那样大小”来比喻。这些都让中国购买者瞠目结舌。

澳大利亚农牧业用地约408亿公顷,约占国土面积63%。农用地的90%以上是天然草场,达4.4亿公顷;耕地面积只有4,876万公顷,其中灌溉面积仅占其中的4%。距离墨尔本不很远的著名的墨累达令(Murray-Darling Basin)河流域是澳大利亚的鱼米之乡。驱车行驶在休谟公路,常常会被道路两边高大的可以开进火车的巨型谷仓所震撼。

Waikerie. Murray River the major river system in South Australia. Australia.

铁矿石的巨量出口使得澳大利亚是著名的农业国这点被人忽视。实际上,自从18世纪70年代第一批英国人在这块广袤大陆定居算起,从事的主要生产活动就是农牧业,尤其是畜牧业。经过200余年的发展,澳大利亚已经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农产品生产国和出口国之一,其农业生产也高度依赖于国际市场特别是中国。它的羊毛和肉类的出口分别占世界的第一、二位;它还是仅次于美国和加拿大的世界第三大小麦出口国。

澳大利亚的绵羊养殖业规模巨大,正因为此澳大利亚被称为“骑在羊背上的国家”,如果不是气候变暖导致的灾害频发,今天澳大利亚的羊只会达到1亿头以上。(现存栏量为6600万头)由于这里草原辽阔,自流井多,气候干燥,适于绵羊生长和繁殖,到了十九世纪二十年代,绵羊数量就达到了6000万只之巨!羊毛远销国外,成为澳大利亚最主要的出口商品。到目前为止,澳大利亚所拥有的羊只数量位居世界首位。

在澳大利亚,94%以上是家庭农场,机械化程度高,一个人就能养殖数百头牛,这就决定了必须有稳定的销路才能使农场有稳定的收入。同时靠天吃饭和全球气候变暖也给农业带来了打击,干旱已经使农民痛苦不堪,如果全球经济的再度下滑就将使现有的脆弱不堪的农业再受打击,雪上加霜。因此,可以想象的是中国这种大手笔的买家举目难寻,全球很难找到第二家,这都迫使澳大利亚从联邦政府到州政府会小心呵护澳中经贸关系。

据中华粮网统计,中国每年进口粮食一亿吨左右,其中共进口小麦208万吨,进口金额59173万美元。下图为进口国一览表:

 

  • 来源:中华粮网

依笔者来看,澳中关系是整个世界关系中最独特的关系之一,其独特就在于经济互补性极强。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弥补了中国高速发展的城市化所带来的原材料不足的短板,澳大利亚优质的农产品又满足了中国需求巨大的数亿中产阶级的口腹之欲。这些都决定了未来澳大利亚优质农产品的去向。

如果说1961年周恩来总理决定从澳大利亚进口小麦是为缺粮的中国城市人口过年能包上一顿饺子,那麽今天的中国正在把澳大利亚的小麦、牛羊肉、龙虾、金枪鱼摆上中国的餐桌变为现实。澳洲不应放弃这天赐良机!

从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澳大利亚的农产品出口是全球贸易的一部分,正如美国的大豆种植是全球贸易的一部分一样,除非发生战争、自然灾害危机持续、或买卖双方是敌对国家——那样将会把政治危机转变为经济危机,它将会严重伤害进出口贸易。

参考资料

 

http://www.agriculture.gov.au

Australian Embassy, China

www.Graintrade.org.au

www.aegic.org.au › wheat-grain-note-mandarin

www.cbnweek.com 第一财经周刊

《中国粮食安全》白皮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