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C
Melbourne, AU
2020-05-30 05:49
Home 新闻 澳洲新闻 分析:呼吁调查使澳洲成为中...

分析:呼吁调查使澳洲成为中国的靶子 但我们不是唯一一个

4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ABC NEWS AnalysisAndrew ProbynPosted yesterday at 14:20

本周,我们学到了原来中国人有这么多深刻形象的谚语和比方。

“表面叫卖酒,实际出售醋,”这是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在其网站上发布的一条最不具外交范的公共电文中说的话。

国营《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不甘示弱地表示,澳大利亚是“粘在中国鞋底上的嚼过的口香糖”。

“有时你不得不找一块石头把它给蹭下来,” 胡锡进在微博上写道。

澳大利亚犯了什么罪要招致如此惊人的敌意?

澳大利亚政府提议对COVID-19病毒爆发进行独立调查。

更糟糕的是,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在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的谈话中推动了这个想法。

澳大利亚总理打算建立一个支持这一调查的国际联盟,其目的有两个:第一,更好地了解大流行的起源和蔓延;其次,迫使世界卫生组织进行变革,因为澳大利亚政府认为该组织在疫情爆发的初期举措迟缓无效。

从一个病例开始了一场大流行

尽管美国和欧洲国家目前可能将这一调查视为次要问题,因为它们正处于百年一遇的卫生危机之中,而澳大利亚在遏制这一致命病毒方面的相对成功使它有更大的能力来考虑后疫情的世界。

澳大利亚总理坚信,进行一项调查是适当的、必要的和不需要多想的常识。毕竟,该病毒于去年12月31日首次向世卫组织报告后,迄今已感染了300万人,官方数字显示已有约22万人因此丧生。

根据《南华早报》看到的中国政府数据,湖北省一名55岁男子于11月17日感染该病毒,他可能是第一个感染此病的人。

到世卫组织收到通知时,已有261例确诊感染上这种未知冠状病毒的病例。

特朗普的连任竞选之年因他对美国对COVID-19病毒的反应袖手旁观疏于监督而受挫,他还将这一病毒称为“中国病毒”。

莫里森并没有那么说话不经大脑,但他还是相信冠状病毒是从武汉散布出来的,很可能是从武汉的野生动物活禽海鲜市场。澳大利亚不太相信冠状病毒是从某个病原体实验室逃出来的说法,尽管全球对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的安全性的担忧可以追溯到其成立之初。

中国不赞同

全世界都想知道COVID-19病毒的起源,中国对此的反应有时近乎妄想偏执。

今年3月中旬,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美国军方可能将该病毒带到了武汉。

当中国政府在堪培拉的代表成竞业大使上周末接受《澳大利亚金融评论》(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的安德鲁·蒂利特(Andrew Tillett)采访时,他并没有重复这一说法,但他却有目的地遵照中国政府的说法。

“[澳大利亚的]一些政界人士声称该病毒起源于中国武汉,情况并非如此。这一流行病首先在中国爆发……这并不意味着该病毒起源于中国,”成竞业说。

莫里森要求对该病毒爆发进行调查的要求被成竞业大使谴责为“危险的”及对全球抗击该流行病的斗争是有破坏作用的。然后,成竞业警告要对关键贸易进行阴暗的报复。

“如果气氛从糟糕变得更糟,人们会想‘为什么我们要去这样一个对中国不那么友好的国家呢?游客们可能会三思’,”他告诉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说。

“学生的父母也会考虑这个地方在他们看来是不是并不那么友好,甚至怀有敌意,这是否是送孩子来学习的最佳地方。

“也许老百姓会说‘为什么我们要喝澳大利亚产的葡萄酒?吃澳大利亚的牛肉?’”

中国派驻澳大利亚的任何一位使节之前从未将两国关系放在如此令人震惊的生生的算计中。

如果不是清楚知道中国今年第一季度经济比上一季度缩水了9.8%,在未来几个月中需要新的活力,而这需要澳大利亚煤炭、铁矿石和天然气才能拉动的话,我们会更担忧。

何况新兴的中国中产阶级由于非洲猪瘟已经没有便宜的猪肉可买,在洁净的澳大利亚牛肉面前,他们可能会更多听从自己的胃口而不是自己的民族之心。

至于外国留学生,损害已经由澳大利亚政府关闭边境造成了,边境关闭最早是在2月初对来自中国的旅客实施的。

我们绝不是唯一一个

北京在这一博弈中也有很多风险。

长期以来,澳大利亚一直担心其经济红利过分依赖于中国,但处理COVID-19疫情对莫里森政府来说处于更重要的优先位置。

但是,要使中澳关系正常化,而且从这些高谈阔论中走出来,还需要时间。

澳大利亚不会放弃对COVID-19的爆发进行独立调查的呼吁,但也不会煽动两国的关系。

澳大利亚也知道它不是唯一一个感受到中国巨龙烈焰的国家。

莫里森在马克龙和默克尔知情的情况下提出了独立调查的建议。

中国驻法国大使馆一直非常积极地宣扬中国成功遏制冠状病毒,同时批评法国和欧洲的应对措施。

两周前,大使馆在其网站上发布了《恢复被歪曲的事实——一位驻巴黎的中国外交官的观察》,其中一位未具名的中国官员指责法国养老院的员工“一夜之间丢弃了他们的岗位……任凭住在养老院的人饿死和病死”。

法国外交大臣让·伊夫·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召见了中国大使表示不满,随后发表声明说,“没有任何攻击的余地”。

在德国,中国外交官一直在寻求对中国政府处理冠状病毒大流行的赞誉。

路透社获得的德国内政部写的一封信中说道:“德国政府知道中国外交官通过个人联系旨在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冠状病毒管控寻求正面的公开声明。”

“联邦政府没有遵从这些要求。”

中国已经在冠状病毒危机中丢了脸,并在试图进行的名誉挽救中显现出它是一个恶霸。

分享: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