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C
Melbourne, AU
2020-05-31 13:47
Home 新闻 澳洲新闻 称提供“爱”为基本服务 性...

称提供“爱”为基本服务 性工作者要求豁免

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2020-05-01 来源/九号电视台

成人服务活动在防疫期间被禁

性工作者声称其提供的“爱”是基本服务,要求政府取消在严格防止COVID-19病毒传播期间的对成人服务的禁令。

澳洲的性工作者高峰团体“斯嘉丽联盟”(Scarlet Alliance)警告警察不要专门“针对”性工作者,因为防止新冠病毒传播的封闭和限制措施,正继续打击性产业。

居家令和限制“非必要”的外出探访旅行活动,给像“佩吉”(Paige)这样的人予沉重打击,她在过去5年断断续续从事性服务工作。

这是她的主要收入来源,或者作为一位“转承包工”,只有获预订服务她才能得到支付。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过去几个月她的预订服务已枯竭。

但她告诉九号电视台,她支持政府的防疫封闭措施。她说:“越少人违反社交距离规定,将能越快拉平疫情曲线”。

联邦和州政府的严格防疫限制规定,限制了非同居伴侣之间的互相探访。

政府的规定不仅干扰了那些非同居,但双方你情我愿的情人之间的互相探访和性生活,更对“佩吉”和其他性工作者的生计留下更模糊的灰色地带。

她相信,在某些情况下,性工作应被认为是一种基本服务–尤其是当客户面临“身体上或精神上的挑战时”。

她说:“所有人都应该以任何身份感到被爱。”

个体户,包括性工作者正获联邦政府回应疫情危机而提供的经济援助,佩吉表示,她已向政府申请援助。

她指称,澳洲性工作者的困境仍被政府忽视。两个月前,大批性工作者捐钱救助林火灾区,包括她自己。

“尽管如今的耻辱感减少了,但它仍然存在,并且仍然影响着从事成人服务业的人们。我们没有病假或年假。”

“斯嘉丽联盟”认同这一观点,它声称性工作者在疫情期间受到严重影响,弱势群体变得更脆弱。

该联盟负责人金恩(Jules Kim)告诉九号电视台网站:“性工作者对隐私的需求以及保护自己和亲人免受污名和歧视的需求,使他们现在如果需要紧急的政府支持才能生存,那么他们将很难获得他们以前的收入。”

她说,“斯嘉丽联盟”坚决反对警察在执行防止疫情传播的封闭措施和社交距离规定时,特别针对性工作者。

“警察针对已蒙受重大经济损失的个体性工作者并给予罚款,仅会增加我们在财务上的窘困。”

“以防止COVID-19病毒的名义再度给性工作者‘入罪’,令这些性工作者很难在有可能违法和被罚款,与没有收入和得不到财务纾困之间作出选择。”

新州警察则告诉九号电视台网,警方并未专门针对性工作者或其他行业,但那些依赖人与人接触的产业,包括美容院和按摩院,将不能获豁免。

分享: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