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确诊,墨尔本一学校关闭!澳教育部长怒批维州州长后致歉,昆州仍暂不开放(组图)

32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2020年05月03日 17:29 来源: 澳洲中学

返校引发的大战一触即发!

学校是否开放的问题再次掀起了战火,此前一段语音视频暴露了昆士兰州州长的担忧,她拒绝因学校开放可能出现大规模感染情况而为澳洲总理莫里森背锅。

随后澳自由党议员还呼吁家长们让孩子返校,如果学校拒收就报警,指责昆士兰州教育部长被施“巫术”,让人们重回糟糕的中世纪。

除此之外,一所学校的老师也被确诊感染了新冠,校园被迫关闭。

除此之外,澳洲联邦政府还以金钱诱惑维多利亚州私校和主教学校开放校园,来一一击破维多利亚州强硬的关闭校园政策。

再次失败后,联邦教育部长又把矛头对准了维多利亚州,并督促家长们不要理会该州州长,而是跟随医学专家建议,把孩子送回学校。

而就这时,即便只允许少量学生返校的维多利亚州学校出现了老师感染的情况。

昆士兰州、维多利亚州再次声明,5月中旬前不会开放校园!

联邦教育部长怒斥维多利亚州搞破坏

联邦教育部长Dan Tehan指责维多利亚州州长Daniel Andrews在州政府和联邦政府之间的紧张局势不断升级之际,对该州的教育采取“sledgehammer(打击)”政策。

澳洲总理希望所有的公立学校都能在6月前恢复到面对面教育,但维多利亚州坚称,何时鼓励家长们将孩子送回学校,将由州政府自行决定。

维多利亚州始终坚持只对少数不得不返校的学生开放校园,大部分学生都在家里接受远程教育。这是基于维多利亚州首席医疗官Brett Sutton建议作出的决定。他警告说,现在重新开始课堂教学可能会危机该州在阻碍新冠传播方面取得的成果。

但Tehan先生指责这是维多利亚州州长领导能力的失败和对全国问题共识上的破坏。

此前,Tehan先生提出,如果私立学校和天主教学校能够在6月前让学生们重返课堂,他将为这些学校提供30亿澳元的资助。

墨尔本一位学校的校长说,为了让学生们回来,他感觉学校被“收买了”。许多私立学校表示,虽然校方出现了财政危机,但绝不能因为金钱而出卖师生的安全。

  • Melbourne Girls Grammar

St Kevin’s College、St Patrick’s College

运营包括这两所顶级学校在内的几十所私校的机构Edmund Rice Education明确表示,遵循维多利亚州首席医疗官的建议。

    • Mentone Grammar

因为财政危机而临时裁掉20名员工的顶级私立男校Mentone Grammar校长告知师生,只有确保他们的风险完全消除后才会复课。

  • 这所顶级私校也拒绝做出改变,他们表示网课进行的很好,而且疫情情况瞬息万变,轻举妄动不会获得任何好处。
  • Toorak College

需要返校学习的学生可以在附近的其他学校接受教育。目前尚不清楚这名教师是如何感染的,当局正在调查中。

该校校长Kristy Kendall:“政府不应用任何诱因来危害我们孩子的健康和安全。”

  • Haileybury

该校在一份电子邮件中则表示,他们虽然支持和同意联邦政府尽快在6月前开校的观点,但又明确表示将听从维多利亚州医疗官的建议。如下图所示:640.png,0维多利亚州教育部长James Merlino指责联邦政府利用这笔资金试图破坏该州的战略。

“决定一所学校是否完全开放取决于专家的健康建议,而不是金钱。”

维多利亚州校园又出新冠,州长:请留家里

正当人们对此争论不休之际,维多利亚州一夜之间新增了13例新冠病例,使得该州总感染人数达到了1384例。其中新增6例都与墨尔本远郊的屠宰场有关。

据维多利亚州卫生厅长Jenny Mikakos所述,墨尔本Epping地区的Meadowglen Primary School 的一名教师在接受病毒检测时呈阳性。

学校将在周一至周三关闭,以确保对校园进行彻底清洁消毒,并追踪接触者。学校已经联系了家长、护工和工作人员,并告知了此事。

维多利亚州州长Andrews昨天表示,尽管包括新州在内的其他州都取消了一些限制,但5月11日之前,局势仍很“脆弱”。

“情况随时都可能会出现改变,而一旦发生改变,我们的成果将被摧毁,很多国际上的情况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Andrews 警告人们不应该为短暂的成果感到骄傲,最坏的情况尚未结束,随时都可能出现病例爆发情况。

维多利亚州卫生部长Jenny Mikakos今天再次表示,关于学生是否应该远程学习的建议没有改变。

“我们一直强调,我们要听从维多利亚州首席医疗官的建议,如果你的孩子能在家里学习,那么他们目前就必须在家里学习。”

联邦教育部长承认越界指责

此前,澳洲总理莫里森曾明确表示,家长们应该遵循州和领地领导人的指示,决定是否送孩子回学校。

但联邦教育部长如今表示,情况发生变化了,“我们应该听从医学专家小组的意见”。

这引起了Mikakos女士的谴责,她呼吁莫里森必须进行干预。“我认为总理今天必须澄清(联邦教育部长)Dan Tehan是否在代表他的政府发言。”

随后,联邦教育部长Dan Tehan刚刚进行了回应,撤回了对维多利亚州州长的指责。今天早些时候,他承认自己“越界”攻击维多利亚州州长。

他在一份声明中称“挫败感”使得他过分质疑州长Andrews在这件事情上的领导能力,“我收回我的言论”。

昆士兰州未来三个星期继续上网课

另一个让联邦政府极为头疼的昆士兰州,其昆士兰州教师工会在给其成员的信中表示,已经排除了让孩子们返校的可能性。

可以支持这一立场的数据-昆士兰州每25000万名儿童中就有1人被感染。

据悉昆士兰州120万儿童中,有48名儿童被感染,感染率不足5%。昆士兰州卫生部的数据显示,10岁以下感染的儿童有13人,10至19岁的学生和青少年中有35人被感染。

昆士兰州教师工会秘书长Graham Moloney在给教师的信中坚持认为,未来三周85%的学生不会复课,学校将继续持续关闭。

640.webp.jpg,0Moloney在信中写道,目前“homeschooling”是最佳方案,并宣称学校不会因为“经济原因”而让学生回到课堂,还应该赞扬那些在家给学生们上课的老师。

他说,尽管在技术上遇到了一些挑战,包括第二学期昆士兰州教育系统崩溃,学生们还是在第二学期有了“成功的开端”。

学校到底是否会出现群体感染呢?

“我有几件事情要求维多利亚州人去做,一定要做,而且要坚持做,那就是继续遵守规则,继续待在家里,继续做正确的事情。”

虽然,联邦医学专家向澳大利亚家长保证,没有理由担心他们的孩子送到学校。但邻国新西兰一所学校就曾爆发了群体感染情况,导致97例确诊,引发人们质疑。

这起群体感染还得从奥克兰的一所天主教女校 Marist College 开启,一名教师在3月22日检测中呈阳性。

据相关媒体报道,她没有出国史,也没有与任何归国的旅行者接触,其感染源仍不清楚。

这所拥有750名学生的学校立即关闭,最初预计关闭三天。

但在3月25日,整个国家都进入了封锁状态。紧接着第二天,该校被官方宣称是一个群体感染事例,已经新增了11例,包括校长,6名其他工作人员和4名学生(多为高年级学生)。

学校董事会主席Stephen Dallow推测,相比宽阔的教室,“空间有限”的教职工休息室可能是导致病毒传播的因素。

截至到3月30日,Marist College确诊病例突破了47例。最终,该校感染病例总数达到了94例,仅次于一场婚礼创造的导致98人感染的记录。

新西兰卫生官员却拒绝透露这些病例中,师生的比例,以及校外人员的感染情况。

据报道,此次校园爆发新冠可能源于3月14日在该校举行的文化活动“fiafia之夜”。

所以,部分澳大利亚的家长、医生和专家等,都以此为例来证明我们更应该谨慎地把学生送回澳大利亚的教室。

分享: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