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責、索賠和追究病毒的起源

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洪丕柱

      由於新冠病毒,中國目前同世界上很多國家處於緊張的關係之中,一個重要的問題是中國抗疫工作的不透明和隱瞞以及病毒的來源等問題,
使很多國家在抗疫鬥爭中受害,有些國家為此要對中國追責、索賠。隱瞞的問題是中國難以辯解的,因為在早期對吹哨人和發哨人的處分,在
國際已可說是家喻戶曉的。
      就拿澳洲來說,據悉尼Nine News報道:澳洲內政部長達頓指責中國要公開透明地說清武漢病毒的來源。他說這個要求並不高,如果瘟疫
起源於澳洲,澳洲同樣應當受到調查。澳洲數十名因新冠病毒去世的人應當得到一個解釋(目前死亡84人)。他說美國的一個文件指出了病毒
的來源,雖然他尚未看到這個文件。
      中國駐澳大使成競業對達頓的話作了強硬回應,說達頓是美國的應聲蟲(“鸚鵡學舌 parroting”),說澳洲政界人士呼籲加強對中國處理
新冠病毒危機的監視令人感到“悲哀”;又說看來他一定是從華盛頓得到了指示,配合美國政府對中國的“宣傳戰”。
      大使用“澳洲政界人士”來代替澳洲政府顯示對澳洲政府的輕蔑,好像想表示這只是少數人的指責。達頓是否從華盛頓得到指示?澳洲是個
獨立的國家,哪怕和盟國美國之間的關係也是平等的,它的行動不必得到哪個國家的指示。不過達頓確實是澳洲政府高層中唯一受害於武漢病毒
的,他本人就有權對病毒來源提出質疑。
      中國大使的反擊使聯盟黨政府的其他要員,包括自由黨副領袖、財長弗里登堡、外長佩恩,甚至反對黨工黨的領袖都感到氣憤並發出一致譴
責的聲音。財長弗里登堡就中國大使的反擊說:中方的言論是不合情理的,澳洲政府有權就澳洲的利益要求中方提供透明的信息,澳洲政府的部
長們將繼續就本國的利益發表言論。
    外長佩恩在接受ABC電視台訪問時說她對中國在抗疫中的透明度表示懷疑,世界需要中國提供透明的信息。她還表示應該對新冠病毒的起源
以及中國早期對武漢疫情的處理方式展開調查,而這個調查不能由世衛來做,必須由國際社會進行獨立的調查。佩恩所表達的澳洲政府對武漢病
毒的調查的立場也同盟國美國相一致。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批駁澳洲外長說,“澳洲外長佩恩的言論毫無事實依據,中方對此表示嚴重關切和堅決反對。他要求澳洲“以客觀、 

科學、嚴謹的態度對待病毒源頭的問題 … 希望澳洲有關人士多做有利於中澳關係、多做有利於深化兩國互信、多做有利於兩國疫情防控的事,
而不是符和某個國家的跟風炒作。”
    其實耿爽對澳洲的教訓並無必要,因為澳洲的疫情防控做得非常好,被評為世界上最安全的國家,而中國的防控至今仍有漏洞。所謂“跟風 

炒作”,同大使的“應聲蟲”的指責如出一撤。
    很多後排議員紛紛要求澳洲重新考慮對世衛的捐助,因為它幫助中國隱瞞疫情;而中國的不透明受到世界各國的譴責,難道都毫無依據嗎?
    據《悉尼先驅晨報》消息,連總理莫里森也加入了對中國的譴責。23日他發推特說,“澳洲將推動一個對新冠病毒的起源作出全球性的審
查(global review)並要求所有的國家,包括世衛進行合作。”至此,澳洲政府中的所有重量級部長們都立場一致地追責中國。
    對此,成競業大使對莫里森總理發出一個充滿威脅的警告。這是他在接受《澳洲金融評論》採訪時說的:設法對新冠病毒大流行展開獨立
調查的做法很危險;他預測這不會引起全球的關注,但可能引起中國消費者對來澳旅遊和留學產生抵制心理,並自發停止購買澳洲暢銷出口的
農產品如牛肉和葡萄酒。澳洲外交部長馬上對此進行回擊,而次日《悉尼先驅晨報》的獨家報道說“中國試圖以經濟抵制(economic boycott
作為威嚇(bluff)來對澳洲進行報復(retaliation),但一項研究指出雙方間的爭吵(flare-ups)沒有對長期的貿易關係產生影響”。這就是說,
中國遊客/學生是否來澳旅遊或學習或購買澳洲牛肉、葡萄酒、龍蝦均以所獲服務或產品的質量決定,即市場經濟,威嚇不會長期起作用。
    成大使的話激怒了澳洲朝野兩黨和傳媒。澳洲電視台將他的講話逐字逐句地打在屏幕上,令澳洲人憤怒;《悉尼先驅晨報》的哈特(Peter
Harter)稱“中國在堪培拉的人取下了面具,露出了體制的真面目(true face of the regime)”;世界華人網上甚至有人評論為何中國駐外大使
都成了戰狼?用經濟打壓來阻止人們對調查疫情的呼聲,看來效果適得其反。
    眾所周知,澳洲同中國的關係從幾年前企圖影響澳洲政壇的中國億萬富翁黃向墨事件就開始惡化了,澳洲取消了黃的簽證並凍結了他的財
產。限於篇幅,我不擬詳談黃如何企圖用對兩黨的巨額政治獻金影響澳洲政壇,並收買工黨參議員鄧森使他在南海問題上表態支持中國,這個
立場同工黨的立場不一致。工黨馬上令鄧森辭職。澳洲中情局前局長去年公開對傳媒談了抵制中國對澳滲透等事。這當然會使兩國關係受損。
    美國總統特倫普也認為中國在死亡人數方面有隱瞞並欺騙了國際社會(造成很多國家政府的輕敵)。他認為中國的死亡人數應遠遠高過美
國(當時美國死亡數已超四萬)。作為新冠病毒最大受害者,美國有權提出疑問。19日,他還在白宮新聞簡報會上對記者說,中國可能要對全
球公共危機的爆發承擔後果。他希望派人到中國調查公共危機的來源及爆發過程的實情,還說同中國主席談過此事。他說,我們正在同中方交
談,我們很早就對他們說過美國派調查人員去中國的事。我們要進去。
    美國很多國會議員也紛紛表示中國對全球性的爆發負有故意隱匿疫情真相的責任,需為此承擔後果。英、法、德、義、澳、印甚至俄國、
埃及等國都已表態批評中國的疫情信息缺乏透明性,要求開展國際調查。
    美國國務卿蓬皮歐則於23日在Fox電視新聞的漢尼迪(Sean Hannity)採訪他時談到美國對中共的追責,說我非常相信中共一定會為它所作
的付出代價。他再次批評中國對疫情的處理,特別是因為不分享信息而對世界帶來了巨大的痛苦和生命的死亡,也給美國經濟和全球經濟帶來
了巨大挑戰。
    美國fox新聞著名時事評論家皮羅(Jeanine Pirro)也加入了譴責中國的隊伍,她指責中國隱瞞疫情、公開說謊不會傳人(openly lied — cannot
transmit from human to human),這種誤導使世界其他國家處於危險之中(put the rest of the world at risk)… 要對中國的所作所為進行追責(make
China accountable for what they did)。英國也不甘寂寞,20日《前衛》(Vanguard)報道英國首相莊森批評中國不透明,同我們的價值觀
不符。26日,路透社三名記者(Raphael Satter, Robin Emmott, Jack Stubbs)報道說,週末前中國施壓歐盟,要其放棄對中國在新冠病毒上散佈虛假
信息(disinformation)的批評並設法阻止歐盟發佈北京散佈有關新冠病毒爆發的不實信息的報告,換成較溫和的報告。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對國際上批評的回應是:面對重大的公共衛生危機和傳染病的威脅,國際社會應當同舟共濟,而不是相互指責、追責
索賠。對此,有人問,既然你說病毒源頭不在中國,那麼最好的辦法是讓美國來調查,可以證明你的清白啊!
    20日,中國駐法國大使盧沙野在接受兩家法國媒體RMC電視台/電台和 BFM電視台晨間新聞的專訪時說:中國沒有隱瞞,也絕不會隱瞞,中
國一貫是透明的、疫情數據是準確的,中國上週修正了武漢死亡數據,正是信息透明的體現。他又說,美國無權在中國開展調查,調查不應建立
在謊言的基礎上;如果他們指責中國,應拿出證據,但迄今為止沒有任何證據。有人指出盧大使有邏輯問題:你必須要有證據才能指責我,但又
不讓人去調查,那如何能得到證據呢?
    其實在疫情和死亡人數等問題上多國都認為中國信息造假。中國不慎透露出來的消息也會讓人捕獲證據。比如中國央視曾報道說,對付這場
瘟疫,湖北動用了五十萬醫務人員。這個說法令全世界吃驚:中國公開的湖北確診人數在八萬多,死亡才三千多,需要動用五十萬醫務人員嗎?
央視不慎洩露了五十萬醫務人員這個數據,那麼人們定會認為武漢只死三千多人的消息不實。德國總理默克爾幽默地說,世界上兩個國家的抗疫
最好:中國和北朝鮮,可惜歐美各國無法學習。
    另外,有人顯示了《楚天都市報》和《湖北日報》這兩份湖北主要報紙從12月31日到1月20日三個星期的全部頭版消息,三個星期裡都未談 到這種新型肺炎和病毒的消息,除了1月3日武漢市衛健委官網發佈通報說確診患者44例,其中重症11例;直到1月19日的百步亭四萬餘家庭共吃 團年飯的報道,然後就是1月20日鐘南山在接受白岩松的採訪中證實了“人傳人”,他們想說明當局對湖北人民也封鎖了病毒的消息。
    隱瞞疫情是世界對中國的普遍的看法而在初期對疫情的掩蓋,特別是是否人傳人和疫情的嚴重程度,也是不爭的事實,儘管耿爽等矢口否定,
但其結果是造成中國在世界上的信任危機,這還包括對中國當局在國內對不同意見的消聲的批評。
    在民主的美國,情況就不一樣,特倫普早期對病毒的輕視、迴避和遲緩的反應受到了百姓和傳媒普遍的譴責。正因為如此,國際社會對美國
的信任度不會因為政府在初期對疫情的淡化而受影響,因為政府不是不可冒犯的,政府的作為也不是不可批評、懷疑的,白宮也馬上會在批評、
攻擊下糾正它的問題。而且美國絕不會因疫情嚴重對自己的海外同胞關門;反而一再催促他們回國,哪怕會引入大量外來病例。美國人認為任何
政府,失誤也許難免,它必須道歉和改正;但如果政府故意隱瞞,則屬於犯罪,必須追責並受懲罰。
    美國催促國人趕緊回國,這個態度也同中國完全不同。鍾南山反復警告防止海外引入病例,使中國在海外的留學生等難以回國。在中國駐外
使領館前都有中國人在高喊要政府讓他們回國;中國也不准中國的船員上岸回家;而中國駐俄國大使張漢暉在17日竟然拒絕在俄的中國公民回國,
要他們一直在俄國自費待到疫情結束,責怪在俄國的中國人闖關回國是“極不負責任的”!張大使的言論使中國在海外的居民懷疑祖國是否真的
是他們強大的後盾。
        另一個問題是病毒的源頭和是否人造的問題,世界各國科學家對此意見紛紜,好像分成是和否兩大陣營,有很多爭論。但我注意到科學家的
意見的爭議並不以國家為界,表明他們的科學態度超越國界。不過大多數認為病毒源自中國武漢。
    醫學雜誌《柳葉刀》和《自然》發表了美澳英等多名科學家的觀點,認為病毒源於野生動物,並非人造。中國和香港的科學家認為病毒的天
然宿主是蝙蝠、潛在的宿主是穿山甲。香港大學傳染病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袁國勇認為病毒源自中國。他的觀點被中國認為“政治不正確”,
引起軒然大波。
    新冠病毒是否是故意洩露?2008年諾貝爾醫學獎獎得主、艾滋病毒的發現者、曾在上海交大任講座教授的蒙塔尼亞認為,新冠病毒可能是中
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的,他認為在病毒中添加的艾滋病毒序列是人為的,不是自然產生的。該研究所曾獲美國的資金和技術援助,美情
報部門透露兩年前美國國務院的外交官到訪該實驗室,並發出實驗室的安全存在隱患的警告。但實驗室是法國援建的,故法國科學家指責美國人
的說法毫無根據。
    問題在於在中國向美國報告疫情後,美國立即並數次提出要派科學家去該實驗室檢查,美國認為實驗室的安全性存在問題,但一再遭到中國
的堅決拒絕,儘管如此,特倫普直到現在還在談檢查的事。不過有人說實驗室肯定已經被毀,已無法獲得證據。20日,美國國家過敏症於傳染病
研究所(NIAID)主任福喜博士(Dr Anthony Fauci)說:最近一組資深的病毒化學家研究了新冠病毒的序列以及蝙蝠攜帶的病毒序列所處的進化階 段,認為如果要進化到目前致人感染的水平,完全等同於從一種動物直接跳到人類(jump of a species from an animal to a human)。這個觀點得到 美國的一群高度專業的病毒演化專家們的支持,他們在看了病毒在蝙蝠身上的演化後說,要發展達目前這樣的一點,等同於一個野獸進化到人類
所需要的那麼長的時間。《華盛頓郵報》也曾報道過武漢病毒實驗室研究了蝙蝠攜帶的冠狀病毒,但該實驗室沒有達到最高的安全標準。
    不過,科學家們的共同認識是新冠病毒是一個完美的傑作,它巧奪天工,人類歷史上還沒有出現過這樣強大、全能的納米級的對手,它並不
像是一個自然產生的病毒,它具備乙肝病毒和艾滋病毒的特性卻能以流感的方式在大範圍傳佈,而乙肝和艾滋只能通過人體的體液傳播,它又能
極快地變異,光是冰島科學家就在該國發現了40個病毒變種!
    國際上為此經常提到一名中國科學家石正麗。她被曝在五年前(2015年)就研究了蝙蝠冠狀病毒跨種感染的研究,曾成功地將SARS病毒和蝙
蝠病毒雜交,製造出一種新型雜交的冠狀病毒,可感染人的呼吸道。2018年她在上海交通大學發表題為《蝙蝠冠狀病毒及其跨種感染研究》的主
題演講。202022日,石正麗在其微信朋友圈裡發文稱她以生命擔保武漢肺炎的病毒和她的實驗室無關。但2015年石正麗團隊就在國際著名期
刊《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發表了一篇論文,名為《一種類SARS循環性蝙蝠冠狀病毒展現感染人體的潛力》,共同作者葛行義。該論文說到
只要將蝙蝠身上的病毒裡的S蛋白(SARS病毒表面紫色凸起部分)中的ACE2這個受體開關一調,這個病毒馬上可以傳染給人類。論文還介紹了
在老鼠身上試驗的結果,老鼠的肺部受損。因篇幅和專業性的關係,本文不擬詳摘論文的內容。總之石正麗的試驗當時就引發了學術界的不安,
由於缺乏技術,石團隊當時同美國北卡州的一個醫學小組合作,美國疾控中心意識到這個病毒可能會成為生化武器,立即叫停了這項病毒改造計
劃。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學家霍佈森(Simon Wain-Hobson)指出,萬一病毒逃脫了,沒人能預測其發展軌跡!
    目前美國已經有多個州(加州、佛羅里達、內華達、密蘇里、密西西比等)的律師在聯邦法院向中國政府及其部門就應對新冠疫情的行動提
出7項公開的集團訴訟,其中有兩個州:密蘇里和密西西比州是州政府起訴中國政府、中共、武漢政府和武漢病毒所的,並提出了索賠要求。密蘇
里州的公訴人即檢察長施密特是在20日提出訴訟的;密西西比州隨後也提出了同樣的訴訟。不過美國有法律專家認為由於美國有《外國主權豁免
法》(FSIA 1976)的限制,訴訟外國政府也許難以得到聯邦法院的受理。目前美國法學界對此的辯論,著重於在於該法是否有例外情況或如何繞
過該法,比如訴訟對象避開中國政府改為中共之類。
    另一方面,中國媒體和專家接著也在鼓勵在美或同美貿易的中國企業向美索賠。《環球時報》稱專業法律人士建議中國企業和民間團體可訴
訟控告美國政府抗疫不力釀成損失,為對美反向索賠吹嚮號角。中國法界人士在過去兩週對此進行了研究和風險評估,認為一些因美國政府抗疫和
治理不力訂單被削減的中國企業可收集證據起訴美聯邦或有關州政府要求賠償。在美國內有分部的中國企業可直接在美國訴訟,單純的國際企業也
可在中國國內中級以上人民法院起訴;他們並建議受損企業可通過商會、協會等民間團體集體向美政府提起訴訟,只要有真憑實據和完整的邏輯鏈,
中企和民間團體完全有正當理由對美政府提起訴訟。
    看來一場雙向索賠大戰可能即將爆發。世界上很多國家如義大利等都在密切注視這些法律訴訟的進展,並考慮是否對中國有關方面提出訴訟和
索賠,印度已向聯合國提交要中國賠償的訴求。相比之下,可以看到美國人更尊重法律,法律專家會就聯邦法院是否能受理這些案件進行辯論,而
中國法律專家並沒對中國可能的起訴者提供可否起訴的相關法律依據。
    中國目前很多有識之士對形勢的複雜和不利的判斷比較悲觀,他們認為,目前最大的問題還不是國際上在疫情方面對中國的懷疑。疫情過去後,
國際上的去中國化、世界隔離中國才是最大的問題,這絕非危言聳聽。比如,連中國多年苦心經營的非洲基本盤都鬆動了。像尼日利亞、肯尼亞、
幾內亞、加納、塞拉利昂、塞內加爾、坦桑尼亞、埃塞俄比亞和非洲聯盟等先後召見中國大使,對在廣州的非裔人士的安全表示關注。尼日利亞自
不必說,議長親自召見中國張大使,對尼日利亞公民在廣州被檢查病毒時收繳護照一事毫不客氣地提出抗議,並說我們不會容忍對在中國的尼日利
亞人的虐待;幾內亞則逮捕了所有在幾的中國公民,說要直到幾內亞公民在中國的安全受到保護才會釋放他們;坦桑尼亞則因新冠疫情拒絕歸還欠
中國的百億美元的貸款,而中國駐肯尼亞大使館的臉書上,肯尼亞人的留言清一色地要中國人離開肯尼亞。
    還有一個問題是外資撤資,日本政府和美國政府都要求它們在華的企業遷回本國,政府並會負擔他們搬離的費用。這會造成中國失業人數的
激增。
    但《人民日報》居然這樣告訴國民:中國肯定會面臨一個極其嚴峻的國際輿論環境,這是已註定的、無可避免的。為什麼呢,因為在這次疫
情防控中,中國給全世界豎立了一個所有國家無法達到的更遑論超越的成功的標桿,國際輿論環境對我們變惡劣的原因是我們防疫做得太好了,
給全世界立下了一個所有國家都無法達到的標桿。似乎中國目前的處境不是它的問題,而是世界其他國家對中國的妒忌!實際上,中國的外交人
員、其家屬或一些中國留學生卻在國外到處求人表揚。如上週一位紐約一線抗疫醫生透露,有個華人組織,好像是紐約大學的中國學生,捐給該
醫生的醫院一些口罩和防護衣,但要求將贈送儀式拍成紀錄片,凸顯中國留學生在黨的領導下怎樣在這次疫情中幫助美國醫院。那醫生馬上說疫
情還在擴散,我們沒時間做這個,抱歉幫不了忙!
    目前在澳洲出現了多年未見的對華人的種族歧視,儘管總理多次高度讚揚華人在抗疫中的傑出表現和貢獻,以及無數華人團體積極向醫院、
慈善機構、學校、警局、養老院等捐贈大批量的醫療物資和替他物資。原因不就是有些人對中國向國外,包括澳洲輸出病毒的憤怒嗎?這其實同
華人毫無關係,但這些人的無知使無辜的華人躺槍。

分享: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