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穷越俗?澳洲的阶级,已经刻在每个人对音乐、电视和书的品味里了

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2020年05月15日 10:11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

“平时喜欢看名家传记还是看爱情小说、听古典音乐还是流行音乐…这些品味真的会暴露每个人的阶级吗?”

对于这个问题,不管在中国还是澳洲,很多人表面上看起来云淡风轻,但身体却可能会给出更诚实的反应。

要不然,你就不会在中国看到:某位一直塑造“总裁精英”人设的知名男演员,在一次采访中能语不惊人死不休地提到自己常看“诺贝尔数学奖”得主的文章——哪怕诺贝尔奖从来就没有颁过数学奖;

你也不会在澳大利亚看到:当你开车在某个红灯前停下时,恰巧停在相邻车道的车主突然调小了音乐的音量,甚至切换电台——哪怕仅仅几秒后彼此就会消失在车海中。

更何况,CLASS这个词在英语中,原本就既有阶级、阶层和等级的意思,也有格调、品味的含意。

奥斯卡·王尔德在一百多年前发表感慨称,“人类的平等博爱并非仅仅是诗人的梦想;它也是也一个令人十分沮丧和深感羞辱的现实” 。

但一百多年过去了,我们似乎仍然被困在同一个现实中:虽然很多人看起来都在主张“人人平等”,但内心深处却往往仍然难掩对于差别化与等级化的求索。

在澳大利亚,人们的文化品味和生活方式究竟是如何与阶级挂钩的?

对于这个饱受争议的问题,澳大利亚文化领域项目在2018年发起了一项调查。这份调查收集了1400余名参与者个人资料的详细信息,比如收入、职业、教育、住房和资产——甚至是父母和伴侣的工作和教育程度;并向参与者询问了约200个与个人兴趣爱好相关的问题,涵盖视觉艺术、体育、遗产、文学、音乐和电视等各个方面。

“喜欢硬摇滚?”“根本看不下去简奥斯汀的小说?”

“能一口气看完《权力的游戏》全季?”嘘——小心,你可能已经暴露了自己的阶级。

1

文化品味与阶级:“底层没上层爱看书,除非是爱情小说”

澳大利亚文化领域项目的这份调查经过分析总结,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你所处的阶级越高,你的品味就越“高雅”。

…那么究竟什么才是更高雅的品位?

比如将书的类型从“高雅”到“通俗”排序,根据该调查结果可依次分为:经典文学

现代澳洲作品

当代小说 原住民文学 传记 澳洲历史

犯罪/探秘 自助/生活 悬疑/冒险

科幻/想象 运动 爱情

如果将电视节目的类型从“高雅”到“通俗”排序,那么可依次分为:时事新闻

艺术 纪录片 脱口秀

电视剧 刑侦 运动 生活

喜剧 真人秀

将音乐类型从“高雅”到“通俗”排序,也可依次分为:古典乐

爵士乐 另类音乐 硬摇滚

都市音乐 轻古典 轻音乐

流行摇滚 舞曲 乡村音乐

调查中几个有意思的发现是:1. 不管是什么主题的书,上层阶级似乎总是比工人阶级更喜欢看书,但只有一种书除外:爱情小说。

2. 在电视频道的选择方面,上层阶级与中产阶级似乎对时事新闻表现得更为关心,但工人阶级就没有那么上心了,与其看新闻,他们可能会更愿意看电视剧与情景喜剧。

3. 一个人所处阶级越高,就可能越能欣赏古典乐与爵士乐;而流行摇滚乐在中产、底层中产与工人阶级中都一样受欢迎,但上层阶级就相对没有那么“感冒”了。

那么究竟是什么决定了来自不同阶级人们的品味?

“品味有两个最强大的驱动力:职业和教育。”

正如来自西悉尼大学的社会和文化理论项目主任兼研究教授托尼·班尼特所说,这一研究首先基于每个人所从事的工作类型来定义阶级:当然不仅仅限于工作本身,还得考虑你是否是自雇人士;你在工作中有多大的自主权;你的人事管理范围有多大;以及你拥有多少资产(比如你拥有一家小企业还是一家大公司,或者是巨额房产)。

除此之外,该研究还发现,阶级往往也与教育程度密切相关,不过并非总是如此。

班尼特教授表示,“总的来说,拥有研究生学位的人拥有最高雅的文化品味;

如果你上过私立学校,那么你获得更高的文化品味的机会,就会比你上过公立学校的情况下要好得多。

但阶级和教育对品味的影响并不总是最大的。比如在体育中,性别才是最具决定性的因素;而在音乐与某些电视频道的选择中,年龄的影响更大。”

实际上,以另类音乐(主流音乐范畴之外以及独立厂牌发布的音乐)为例,据调查统计:对于60岁以上的澳大利亚人,仅有3%表示最喜欢另类音乐;40-59岁之间与25-39岁之间的澳大利亚人,则分别为18%与37%;18-24岁之间的澳大利亚人,则有高达41%表示最喜欢该类音乐。

而当我们在为文化品味和个人资料之间完成“连连看”时,你可能还会发现:有些线巧合般地通向了同一个地方。

比如说,喜欢澳洲小说家蒂姆·温顿的书和莫奈画作的人,比起打橄榄球可能会更喜欢打网球,比起听流行音乐可能会更喜欢听古典音乐;他们也更有可能拥有研究生资格,并从事管理类或专业领域的工作。

班尼特教授补充,“一般来说,女性比男性有更高的文化品味,而年轻人往往比同一阶级的老年人具有更先进、更现代的品味。”

但除了上述发现以外,这份研究实际上还回答了一个更加“诛心”的问题:没品味真的只是因为没钱吗?

更诛心的发现:没品位真的只是因为没钱?

实际上,“好品味”往往是代代相传的,而一个人的出身,往往会限制其对品味的想象力。

中国有一句老话,“为官三代,始知穿衣吃饭”,毕竟有些习惯与品味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培养的,而是靠着从小在祖辈与父辈处得到的耳濡目染。

这也就是为什么哪怕在最崇尚“人人生而平等”的美国,“老钱”与“新贵”之间也总会竖立着一条看不见的鸿沟;以及在同样是一个年轻移民国家的澳大利亚,也有着类似的“阶级遗传”现象。

这一发现建立在上世纪60年代法国著名社会学家皮埃尔·布迪厄的理论基础之上,即一个人的社会权力由三种类型的资本组成:经济、社会和文化。

布迪厄认为,中上阶层的人更有可能在接触到“高雅”的文化活动和品味的家里长大;而他们这种对于高雅文化的熟悉感,进而会使其在教育体系中获益。

这意味着,拥有丰厚的文化资本的中上阶层人士更有可能上大学。

“如果你上了大学,你更有可能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班尼特教授解释称,“这是一个复制和继承的循环。”

但当今社会阶级分层的深化程度,似乎比六十年前更严重了。

班尼特教授表示,自从那时以来,澳大利亚和其他西方国家社会的阶级不平等现象就一直在急剧增加。

“这些阶级关系也是不平等的控制关系。例如,大型企业的老板对日常工作人员的生活有一定程度的控制,但反过来就不成立了。”

“文化资本、教育和阶级之间的联系表明,澳大利亚离真正宣称自己是一个公平的社会那一天,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如果考虑到澳大利亚文化多样性的全貌,就愈是如此。”

实际上,除了主要研究样本中的1202名受访者外,研究人员还对一共260名在澳洲的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黎巴嫩、意大利、印度和中国移民进行了调查。其中另一个有意思的发现是:这些在澳洲的少数族裔群体倾向于更多地接触澳洲本土的作家、音乐、艺术、名人等,而不是包括他们自身背景代表的海外作者。

这是否能意味着,这些移民的内心其实认为澳洲文化比自己所代表的本土文化更为“高级”?

不过话说回来,毕竟“人往高处流”,要是不这么想,那当初折腾这么多事儿出来移民做什么?

分享: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