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状病毒调查的紧张局势让西澳农民在大麦受创后担心中国征收更多关税

2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企鹅新闻网 2020年5月22日 15:35

西澳大利亚农民联合会(WA farmers Federation)首席执行官特雷弗•惠廷顿(Trevor Whittington)表示,看到中国本周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80%的关税,西澳大利亚农民担心是否还会有更多的贸易痛苦。

他说:“谷物、羊毛、葡萄酒、园艺、海鲜产业——已经有很多围绕有很多关于大麦发生了什么,以及可能出现的情况的讨论。”

惠廷顿还是西澳大利亚葡萄酒公司(Wines Western Australia)的副总裁,该公司18个月前陷入了另一桩中国贸易纠纷。

“我们以前看到过中国的这种行为,”他表示。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这可能是中国在面临压力时会做出何种反应的新标准,它将完全无视现有的贸易协定和良好的协议,依赖其进口商,加速或减缓贸易活动。”

惠廷顿表示,中国的大麦关税不符合2015年12月生效的《中澳自由贸易协定》(China Australia Free Trade Agreement)的精神。

他说:“我认为,中国签署这类协议肯定是在伤害自己,不仅是与澳大利亚,还有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和地区,然后公然无视这些协议。”

因此,从长远来看,这对中国可能有什么帮助,这只是一个他们能够回答的问题。

“但(农业)行业将继续前进,识别其他市场,分散风险。”

“中国可以惩罚和奖励”
西澳大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中国问题专家陈杰(Jie Chen)说,澳大利亚的行动将影响未来是否会征收更多关税。

“所有的牌都在桌面上,”他说。

“这取决于澳大利亚下一步在世界卫生组织(who)牵头的所谓独立调查中如何表现,以及中国将如何看待澳大利亚在此次国际调查中的表现。”

“特别是澳大利亚将如何与美国合作,在调查中对中国进行追究。

“我认为,双方都有一些回旋余地。”

陈认为,在澳大利亚呼吁对2019冠状病毒病展开独立调查之际,中国决定对大麦征收关税,符合人们熟悉的行为模式。

“中国可以惩罚你,也可以奖励你,”他表示。

他特别提到了中国2010年决定对挪威三文鱼实施进口管制。

最终,两国的外交关系解冻了。

外交官喜欢“战狼”
联邦农业部长大卫·利特尔普劳德已经明确表示不会进行报复,澳大利亚和中国也没有卷入“贸易战”。

西澳大利亚州的独立中国研究员杨伟灵(Wai Ling Yeung)认为,中国的关税征收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希望自己的人民如何看待它。

她说:“我不得不说,中国外交官的行为非常奇怪,人们给他们起了一个名字,叫‘战狼外交官’。”

她表示说:“北京非常渴望控制世界各地有关2019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对话和言论。

“从北京的角度来看,这将对中国政府的治理产生可持续性影响。”

但她也认为,联邦政府拒绝中国提出的加入其全球基础设施项目“一带一路”的提议,是一个因素。

“中国驻澳大利亚的一些外交官们都有些紧张了,即使非常非常努力,也只能让维州答应签约,这让他们感到压力很大。”她说。

来源:ABC News

Michael翻译

分享: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