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抗疫最好的国家是谁?提示:有关三万只羊

1

香港01 于

世界说撰文:薛子遥

2020-05-25 18:57最后更新日期:2020-05-25 20:06

很少有媒体报道,但蒙古国可能是世界上应对新冠肺炎最好的国家。截至5月25日,蒙古国有141病例,死亡人数为零。

儘管蒙古国夹在中国和俄罗斯这两个受病毒影响严重的国家之间,但蒙古国不仅没有死亡病例,而且141病例中也没有出现任何当地传播,都是外来病例。

可以说,疫情在蒙古简直没爆发。

有人会说,蒙古国不是极其偏远吗?他们不是生活在辽阔的草原上,根本已经有加强版的「社交疏离」吗?也许这就是他们没有受到疫情冲击的原因吧?

天然的社交疏离国家?

实情并非如此。蒙古以游牧民族着称,但其城市化程度远超人们的想像。根据亚洲开发银行(ADB)的数据,2018年,蒙古的城市人口佔全国300万人口的70%,高于亚洲的平均水平(50%)。

该国的首都乌兰巴托市有150万人口,具有严重的疫情风险。该市还有大片的非正规市住区,迁入城市的游牧民都是住在这些城里的「蒙古包区」。在巴西或南非等地,这类非正规市住区(如贫民窟)都特别容易传播新冠肺炎。

乌兰巴托与中国和俄罗斯通过铁路、公路和航空相连,离北京只有2个小时的航程,而且在疫情发生前,还有往返武汉的定期航班。中蒙陆路边境的日常人流更是相当庞大。

因此,蒙古与其他国家一样,也有受到肺炎冲击的风险,甚至比很多其他国家更严重。那麽,蒙古国是如何取得这些「惊人成绩」的呢?简而言之,两个字:一月,一月,一月(重要的事情讲三遍)。

反应早、反应强

关于蒙古的应对措施,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即使是在没有任何病例的情况下,政府早于一月就做出多个必要的公衞决定。

1月22日,当大多数国家还在无视这个疫情的时候,蒙古衞生部与世衞组织召开新闻发佈会,公布这次肺炎的严重性。

不久后,1月26日,虽然还没有任何病例,但蒙古政府做出几个强而有力的决定。首先,它限制边境沿线的车辆过境。第二,禁止举行公众活动。第三,开始批放资金购买医疗设备,调动医护人员。最后,它决定关闭国家所有的学校和大学,直到3月2日。根据教科文组织(UNESCO)公开信息,这使得蒙古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实施全国性的学校关闭措施的国家,甚至早于中国大陆、韩国、伊朗、意大利、日本或香港。

当蒙古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关闭学校时,香港则刚关闭迪士尼乐园和海洋公园。四天后的1月31日,待世界衞生组织(WHO)宣布新冠肺炎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衞生事件」(PHEIC),香港已经有13病例,政府才採取了类似的关闭学校措施。

疫情期间游荡蒙古国的个人经验

  • 笔者亲身体验了蒙古对疫情的态度:1月25日,飞机在乌兰巴托降落,所有的乘客皆需接受检测后放能下机。2月4日回港时,并没有接受任何检测。

笔者1月底曾因事前往蒙古,亲身体验了蒙古对疫情的态度。1月25日,飞机在乌兰巴托降落,所有的乘客皆需接受基本健康检查后才能下机。一队由4名身穿防毒服、戴口罩的医护人员上飞机,为每个乘客测量体温,并要求申报健康状况。

当时在蒙古,当地的电视台都在报道新冠肺炎的情况,并告知人们要定时洗手。在乌兰巴托的街道上,很多人都已经戴上口罩。笔者访问传统游牧民族家庭时,人们也对病毒保持警惕——我也不得不向他们再三保证,从香港带去的礼物「没有被感染」。

相比之下,笔者2月4日回港时,并没有接受任何健康检查。

坚定不移地保持警惕

在整个2月份,蒙古继续为还没发生的疫情做好准备。蒙古政府採购了口罩、检测包和个人防护设备,检查医院、食品市场,并在市内进行清洁工作。

在众多社会和经济机构关闭以后,蒙古的出口经济受到严重影响。由于蒙古的经济依赖天然矿产的出口,尤其是向中国和俄罗斯的出口,因此限制过境对政府而言是个艰难的决定。考虑到那时候国内没有发现任何病例,蒙古政府表现出了罕见的领导力,将公众健康放在首位。

蒙古的出口经济受到严重影响。考虑到那时候国内没有发现任何病例,蒙古政府表现出了罕见的领导力,将公众健康放在首位。

当欧美国家还在关注湖北,认为疫情「不管他们的事」的时候,蒙古已经在担心中国以外的第二波疫情爆发。2月期间,蒙古便停飞往韩国和日本的航班。

习近平的三万隻羊与蒙古总统的隔离

更为可贵的是,当时的蒙古虽然承受压力,但也尽己所能地帮助邻国。

2月底,蒙古总统巴特图勒嘎(Khaltmaagiin Battulga)访华,期间他表示,蒙古将向中国赠送3万隻羊。

虽然这似乎是个令人莞尔的礼物,但在蒙古族的牧民文化中,在困难时期赠送牲畜是表示支持的传统方法。在中国独自应对疫情的时候,蒙古的举动是强而有力的外交信息。

不只如此,蒙古总统回国后又再发出另一信息:他决定自我隔离14天,作出良好的抗疫典范。

终于有了:首例新冠肺炎的病例

蒙古整个2月都没有公布病例。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查干萨日期间(Tsagan Saar,蒙古农曆新年,今年为2月12日),政府部署数百名工作人员限制城际旅行,确保新冠肺炎不会在节日期间传播。

3月10日,蒙古记录了第一确诊病例。传染者是3月2日从莫斯科入境的法国人。

衞生官员们为此准备已久:他们马上「隔离」了此人的整个办公室和他所乘坐的火车。不仅如此,他们还对此人所在的整个艾马克(Aimag,蒙古的行政区划单位)进行「封城」,并停运该地区所有火车、汽车和公共交通,以阻止疫情进一步蔓延。

更甚者,政府还对920万平米的场地进行清洁消毒,横跨六千多处。

每当有病例进入到国内,衞生部都会重複进行这个步骤。基于这个政策,蒙古的141个病例全部是外来输入的,没有一个是本地传播。

不仅打败新冠肺炎,还打败普通流感和胃部感染

蒙古严格的应对措施、有效的抗疫宣传以及前所未有的关闭所有学校的决定,都取得了巨大的效果,甚至令往年冬季里让医院负荷过重的流感和胃部感染也大幅降低。

Javzandulam Purevjav和她的孩子们已经把定时洗手作为生活习惯。结果,孩子们躲过新冠肺炎、普通感冒、感冒和肠道感染来袭。(Khorloo Khukhnokhoi, Global Press Journal)

在2019年初流感季节开始时,医院的就诊人士中有12.7%流感相关;今年则为1.8%。今年1月份,流感或胃部感染个案逐步上升,乌兰巴托市的儿科病房开始出现压力。但由于学校关闭,且政府一再呼吁勤洗手,以至于到2月时,病患拥挤的情况消失了。结果,2020年蒙古完全避开了流感季节。

发展中国家也可以推出好的公共衞生政策

即使在没有本地传播案例的今天,蒙古仍然保持警惕。在欧洲,封城措施放宽导致人群似乎忘记了基本的社交疏离操守,聚集在街上喝酒庆祝,而发展中国家蒙古在面对疫情的威胁时,却依旧保持着模范的纪律。

政府进行了「模拟封城」。蒙古根本不需要封城。他们只想做好准备。

5月7日,政府进行了一次「模拟封城」,动员了15万市民和3500名官员参与演习。注意:蒙古根本不需要封城,他们只想测试自己的封城效果,做好准备。

在这四个月里,蒙古在公共衞生方面可谓取得近乎完美的成绩,显示出不太富裕的国家也可以有效地抗击新冠肺炎,甚至比富国做得更好。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