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务部部长首次就澳大利亚大麦关税问题发表讲话

15

企鹅新闻网 2020年5月26日 16:05

中国商务部部长在回应影响澳大利亚农民的贸易争端时说,自从两国建立外交关系以来,堪培拉已经对北京展开了100多项贸易调查。

在他发表上述言论之际,中国政府猛烈抨击了内政部长达顿(Peter Dutton)对维多利亚州与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下达成的贸易协议的批评。

这是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首次公开回应中国政府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80%关税的决定。目前,中澳两国外交关系日趋紧张。

许多分析人士认为,这一关税是对澳大利亚推动对冠状病毒大流行起源展开独立调查的报复。

在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采访时,钟重申了中国的主张,即该决定是一项历时18个月的贸易调查的结果。他表示,中国“维护了中澳各方的权利,并听取了利益相关者的意见”。

“中国在采取贸易救济措施方面是谨慎和克制的,”他表示。

这一决定预计将使澳大利亚农民损失数亿美元,联邦政府称其“非常令人失望”。

但钟表示,澳大利亚是贸易紧张的根源。

钟表示:“自(1972年)中澳建交以来,中国仅对澳大利亚发起过一次贸易救济调查,即针对澳大利亚大麦的反倾销和反补贴案。”

“同期,澳大利亚对中国发起了100项贸易救济调查,”他补充道。

其中,自今年以来,澳大利亚已经对中国提起了三起诉讼。中国今年还没有对任何国家发起贸易救济调查。”

针对周二的声明,澳大利亚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向天空新闻(Sky News)表示:“这不是要做记录,也不是要针锋相对。”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反倾销制度。

他表示,反倾销制度阻止了商品以低于成本的价格进入市场,这可能会扭曲市场,迫使当地生产商停业。

他说:“澳大利亚采用的是反倾销制度,我们的决定可以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上诉。到目前为止,我们的任何决定都没有选择中国这样做,但他们仍然有权这样做。”

“中国已就与我国大麦产业有关的反倾销事宜作出此项决定。我们拒绝接受这些调查结果的依据。”

近年来,澳大利亚对中国的贸易投诉大多与钢铁有关,而不是农产品。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已经联系了伯明翰参议员,确认了贸易调查的数量。

澳大利亚否认中国有关补贴和倾销的指控
上周,中国政府宣布,未来5年将继续对从澳大利亚进口的大麦征收高额关税,理由是这种产品的进口违反了贸易规则。

钟对中央电视台表示,经过一年半的调查,中国有关部门得出结论,对澳大利亚大麦的“倾销和补贴”对“我们的行业造成了严重损害”。

澳大利亚否认有任何大麦倾销行为,经过彻底调查后,政府和谷物行业都表示,没有证据支持中国的说法。

经合组织和联邦政府都认为澳大利亚农民是世界上获得补贴最少的国家之一。

“我们认为,这一决定既不是基于对事实的充分分析,也不是基于对法律的充分分析,”伯明翰参议员在回应中国上周的声明时表示。

他表示,澳大利亚农民“不受补贴,以有竞争力的价格”销售产品。

中国认为,澳大利亚政府在墨里-达令盆地的举措是一种补贴形式。这些举措让农民获得资金,升级供水基础设施,以换取放弃用水权。

但澳大利亚贸易部长表示,鉴于出口大麦主要种植在距离默里-达令盆地(Murray-Darling Basin)数千公里的西澳大利亚州,这一建议“完全荒谬”。

伯明翰参议员周二表示:“我们肯定正在进行调查,以确定保护我们的大麦种植者的下一步可能是什么,这很可能包括向世贸组织提出申诉。”

澳大利亚农业部长大卫·利特尔普劳德(David Littleproud)也表示,如果澳大利亚不能与中国直接达成解决方案,它可以通过世贸组织起诉中国。

钟表示:“在当前全球疫情的背景下,我呼吁世界贸易组织(wto)成员国团结一致抗击疫情,谨慎使用贸易救济措施。”

中国猛烈抨击维多利亚州“一带一路”协议的批评者的“险恶意图”
与此同时,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回应了内政部长最近对维多利亚州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与中国交易的批评。

维多利亚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去年10月签署了一项协议,虽然不具法律约束力,但承诺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进行合作。

达顿带头对维多利亚州与中国的协议提出批评,质疑安德鲁斯为何认为该决定符合国家利益。

达顿上周再次批评这一倡议,他告诉2GB的“一带一路”是“中国的宣传倡议”,并表示这将带来“大量外国干预”。

但安德鲁斯政府为与中国达成的协议进行了辩护,并对堪培拉方面要求对COVID-19展开调查的呼吁做出回应,称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应因冠状病毒而受到“诋毁”。

在北京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当被问及达顿的言论时,赵表示:“一些澳大利亚政客的无端指责完全站不住脚。”

“他们只是暴露了他们对澳大利亚人民利益的忽视和破坏中澳关系的险恶用心。

“中国与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成功合作,是双方通过友好协商确定和落实的,目的是增进两国人民福祉。”

赵补充说,他希望“澳方有关人士从本国人民的利益出发,摒弃意识形态偏见,多做有利于增进中澳互信与合作的事,而不是相反”。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上周威胁要“切断”与澳大利亚的联系,因为该协议“可能影响美国电信的安全”,美国大使阿瑟•卡尔豪斯(Arthur Culvahouse)后来淡化了这一评论。

赵表示:“来自美国政界人士的威胁更为离奇。”他认为这是“明目张胆的胁迫和干预”。

“澳大利亚政府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合作与美国的电信安全有何关系?”

“他们为什么不起来反抗美国?”这再次暴露了澳大利亚方面一些人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偏见和双重标准。”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已经联系了维多利亚政府,就蓬佩奥和达顿的言论发表评论。

来源:ABC News

Michael翻译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