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自治告危 美国会跨党派推制裁 含中国主要银行

3

2020-5-27 11:20| 来源:VOA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参与5-24港岛反恶法游行的人士高举反送中运动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标语,高举这面标语旗帜在港版中国国家安全法实施后,可能会触犯相关法例。 (美国之音汤惠芸拍摄)

华盛顿 —

在北京当局即将强行通过香港版国家安全法之际,美国国会跨党派议员这个星期继续发声谴责。一组跨党派联邦参议员推出制裁法案后,称他们的法案将锁定破坏香港自治状态的中共官员以及与其有业务往来的银行等目标,施加严厉制裁。议员称,这项法案将是去年生效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加强版,制裁目标有可能包括中国的主要银行。

“我们目睹到中国对香港自治的打压与日俱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范·荷伦(Sen. Chris Van Hollen, D-MD)星期二(5月26日)在一场电话会形式的记者会上说。

他说:“法案的目的为打到中国共产党以及卷入决策的个人的真正痛处。”

与范·荷伦联手推出议案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图米(Sen. Pat Toomey, R-PA)也补充道,中国共产党正在咄咄逼人地加紧有系统地剥夺香港人被承诺享有的自治和基本自由。

“最令人困扰的是,中国共产党要在北京强行通过这项反煽动法,这是一项非常、非常令人不寒而栗的立法,将大大破坏香港民众被保证享有的基本自由,”图米在电话会议上说。

在香港争取民主自由的长期示威抗议即将满一年前夕,中国全国人大会议上星期五(5月22日)宣布绕过香港立法会,直接引入“港版中国国安法”,针对四个范围,把包括分裂中国、颠覆北京中央人民政府、“外国干预”及恐怖主义行为列为刑事犯罪。

此外,香港将设立国安机构。这一举措引起香港各界高度关注和担忧。民主派人士批评该法将让香港变成一国一制,中国国安人员可以直接在香港执行中国法律,使“一国两制”正式告终。

预计,“港版国安法”最快将在星期四获得有橡皮图章议会之称的中国全国人大表决通过。同时,当局还在强行在香港推动禁止侮辱中国国歌的《国歌条例草案》。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与香港特殊地位问题

北京当局的这一推进可能将使美国启动去年11月底特朗普总统签字生效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有关条款。法案要求美国政府每年针对香港的高度自治情况进行评估,并授权对涉嫌侵犯人权的有关个人进行制裁。

前英国殖民地香港在1997年回归中国,中国当年同意根据“一国两制”框架保持香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变,香港居民得以享受中国大陆公民所没有的一些自由。美国法律也给予香港特殊地位。

美国商会星期二发表声明,一方面敦促中国政府设法和平减缓香港紧张局势并尊重”一国两制”框架,另一方面呼吁特朗普行政当局“把维持美国与香港之间的积极与建设性的关系做为重点”。美国商会警告说,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将会对香港和美国工商界造成“严重后果”。

特朗普总统星期二说,白宫这个星期就会宣布美方的回应措施。他没有详细解释,但是表示他认为回应措施将“非常有力”。

白宫发言人凯莉·麦克纳尼(Kayleigh McEnany)同天说,总统让她把这样的话转告给记者们:“他对中国的做法不满,如果中国接管,很难看出香港如何能够继续保持金融枢纽地位。” 但是当被问到美国是否会取消给予香港的特殊待遇时,她拒绝做出进一步宣布。

《香港自治法》旨在以制裁手段惩罚北京破坏香港自治

范·荷伦和图米参议员表示,他们所推出的《香港自治法》(Hong Kong Autonomy Act)将进一步补充《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中的制裁效力,将制裁范围扩大,并将制裁措施与金融系统捆绑,增加惩罚的力度。

“我们的立法将进一步延伸去年的法案,”图米参议员说,“我们的法案将扩大制裁对象范围,同时非常重要的是,还将包含针对资助可恶行为的金融机构的二级制裁。”

范·荷伦参议员称,《香港自治法》将有效扩充美国政府外交手段里制裁选项的弹药库,作为对北京当局不断削弱香港自治权的回应。

他说,法案的核心是追究那些破坏香港自治的个人,不仅以各种手段惩罚他们,而且“将锁定与他们有业务往来的银行,这样可以引起人们的重视,引起人们的注意。”

此外,《香港自治法》将赋予国会更多权力来否决行政当局撤回有关制裁的决定。根据法案内容,如果美国行政当局决定免予执行法案中的强制性制裁,国会得以通过联合决议案,推翻行政部门的决定。

“二级制裁”或将包含所有中国主要银行

值得关注的是,法案中最具惩罚性力度的部分是强制性的“二级制裁”。这些“二级制裁”将锁定与因破坏香港自治而受美方“一级制裁”的实体有业务往来的金融机构,而这一范围可能扩及大多数的中国主要银行。中国的银行运作体系基本上仍受制于美国金融体系和美元体系,因此,推出法案的议员认为,对大多数中国主要银行施加制裁将起到强有力的威胁效果。

“此目的是要在我们的工具箱中放入一个有力工具。我也希望,至少在某种程度上,能起到遏阻一些有可能是最坏的影响,”图米说。

他接着说:“虽然中国不是一个民主社会,政府也一定会受到政治压力。当商业利益和金融利益意识到这一工具可被动用时,我认为这将令(中国)政府感受到一股全新的压力,希望避免触发这样的反应。”

议员:香港特殊地位问题交由国务卿决定

在各界最注意的香港特殊地位待遇以及香港自治程度认证方面,议员强调,将尊重美国国务院最终提出的决定和评估。议员称,《香港自治法》的主要目的针对破坏香港自治和自由的实体和个人以及与其由业务往来的银行施加制裁,为美国政府针对北京的行为提供有力的反制措施。

不过,图米直言,如果北京强行通过了“港版国安法”,如果国务卿蓬佩奥在即将出台的香港自治程度认证中,决定香港不再具备高度自治地位,他不会感到意外。

“中国已经决定像对待中国其它地方一样对待香港,打压异见、言论自由和其它基本自由,”图米说。

“如果蓬佩奥国务卿决定向国会认证香港不再符合充分自治的标准,我不会感到惊讶,”他说。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