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冠疫情警报是怎样被北京捂死的

6

2020-05-26 20:04:05  法国《观点》周刊

面对国际社会的追责声浪,中共坚称自己没有隐瞒疫情。然而,有越来越多的新证据曝光,佐证着国际社会的指控。法国《观点》周刊近日刊文进行了梳理分析。

image.png

  美国国会:中国可能有两次犹豫

美国国会信息服务局的报告建立了一个详细的疫情时间线。这份报告的作者结论称,中国似乎没有按照《国际卫生条例》第六条第一款的要求,主动向世卫组织通报疫情。中国政府在通报世卫组织之前,似乎有两次犹豫:一次是当确定新冠病毒是这次肺炎的罪魁祸首,另一次是当中国科学家测序病毒的基因组时。

美国国会的分析表明,即便从2019年12月26日开始,医生的报告和实验室的分析结论叠加识别一种新的冠状病毒,中国卫生当局还是尽一切努力,最大限度地限制和延迟向公众和世卫组织提供信息。

如果说,某些病例后来被发现可以追溯到11月,那么武汉的医院突然增加不明肺炎病例,是从12月16日开始的。2019年12月24日,26日,27日,两间武汉医院向多家基因检测公司寄送了从病患身上取出的样本。

张继先去年就发现人传人和无症状

而最重要的信息,是湖北省医院重症和呼吸科负责人张继

先医生在2019年12月27日了解到的。张继先是真正拉警报人。她经历过萨斯,富有经验。她收治了一对上年纪,呼吸困难的夫妇。张继先给他们做了胸部CT扫描,发现二人都有典型新型肺炎症状,于是要求同来医院的老两口的儿子也做胸部CT扫描。据张继先最近在官媒访谈中说,最初这名儿子拒绝,因为他没有任何症状,他以为医院试图多挣钱。但是胸片结果显示,这名儿子虽然没有症状,但肺部严重感染。张继先得出结论:一家三口人不太可能同时染上相同的病,除非是传染病。

张继先当天将这个情况报告给领导,然后她的报告立即被转到江汉区疾控中心。但是这份12月27日递交的报告并没有公诸于众。据张继先说,很明显,她确诊的这两个关键病例,本可以促使中国卫生当局立即通知公众和世界卫生组织: 一方面是人传人,二方面是存在无症状患者,他们有潜在传染的可能性。这些信息导致张继先要求她的工作团队立即戴上N95口罩,穿上全身防护服。

实验室测序结果与医生结论重叠

为了评估局势,10名医生12月29日星期天开会,讨论了九个病例,其中三个是张继先诊断的一家三口,四例与医院附近的华南海鲜市场有关。与会的医生们得出结论:情况“非常”,他们敦促医院立即通知市,省卫生部门。

12月27日这一天,武汉另一间医院,武汉中心医院,接到一个基因测序实验室打来的电话,被告知检测结果是“新型冠状病毒”。随后,多个实验室分别在12月29日,30日,将他们的样本检测结果寄送给武汉的医院和卫生当局。

 紧急通知泄露 当局才通知媒体

然而,武汉当局并没有立即行动起来,而是试图对事件保密。12月间30日星期一,15点前夕,武汉市卫生委员会向着做城市的医生们发出紧急通知,宣布华南华南海鲜市场发生不明肺炎,要求上报一切类似的病例。这个文件仅在12分钟后,被泄露到社交网络。在随后几个小时,武汉的医生们,艾芬医生,李文亮医生,在不同的群分享一份艾芬医生确诊新萨斯病毒的病例报告。这些讨论也泄露到社交网络。一月初,急诊科主任艾芬遭到上级的指责,李文亮医生则直接遭到警方的传唤,被警方威胁以散布谣言起诉。

image.png

正是在社交网络泄露的文件迫使武汉卫生当局在第二天2019年12月31日通知媒体。当天早晨多家媒体已经已经对流传的“紧急通知”进行了认证。

  华南市场是误导?

为什么要等那么长时间才告知公众?中国官方现在的说辞强调,在通知公众之前,有必要进行调查,以确定新疾病的特征。但是,地方卫生当局最终在12月31日下午在其官网提供的信息(已删除,但已由维权人士存档)和给媒体流传的信息极少,如果不是误导的话。

而且这个官方信息完全集中在华南海鲜市场。让人感觉这是一起动物感染事件,而不是一场传染病。尽管已知有多个确诊病例与华南市场无关。这个官方声明还误导说,到目前为止,调查没有发现任何明显的人传人,也没有任何医护人员受感染。

《华尔街日报》最近的一项特殊调查显示,武汉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2019年12月31日将调查人员派往华南市场,但这些调查人员仅仅限于满足取样,也从未对外宣布调查结果,然后是彻底消毒了那个市场。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