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华为到新冠肺炎,澳中关系是如何逐渐紧张起来的

9

企鹅新闻网 2020年6月9日 11:17

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似乎越来越不稳定,此前中国警告公民不要前往澳大利亚旅游。

中国文化和旅游部报告称,针对“中国人和亚洲人”的种族主义攻击事件“显著增加”,这一警告是在官方报纸《环球时报》告诉中国学生“要谨慎留学澳大利亚”后不久发出的。

澳大利亚政府对该建议提出了异议,副总理麦科马克否认了澳大利亚种族主义袭击增加的说法。

此前,澳大利亚呼吁对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处理方式进行独立调查,导致澳中贸易紧张局势升级。

那么澳大利亚是如何与它最大的贸易伙伴走到这一步的呢?

在《Insiders》的一次采访后,事情开始升温

两国的关系也出现了一些分歧,总理已经多次承认这一点。

“我们是两个非常不同的国家。我们是一个自由民主国家。他们是一个共产党国家。我们不寻求采用他们的体系,他们也不寻求采用我们的体系。

“我们承认我们的关系很好,但我们知道可以更好。”

近年来,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一直在发酵。基于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澳大利亚决定禁止中国科技巨头华为(Huawei)参与5G移动基础设施的推出,这是两国之间的主要摩擦点。

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到来使两国关系更加紧张。今年4月,外交部长玛丽丝•佩恩(Marise Payne)呼吁对中国处理疫情的方式展开全球调查,独立于世界卫生组织(who)。

佩恩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Insiders”节目中表示,中国必须允许在这个过程中保持透明度,但她拒绝透露自己是否信任中国对疫情的处理。

几天前,莫里森曾表示,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声称世卫组织宣传了中国有关该病毒的“虚假信息”之后,美国威胁要撤回对世卫组织的资助,此前有人对世卫组织提出了“非常有根据的”批评。

然后,莫里森游说特朗普和其他国家建立一个联盟,赋予世卫组织(或另一个机构)等同于武器核查人员的权力,以避免再次发生灾难性流行病。

中国大使表示,如果澳大利亚继续推动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来源进行独立调查,中国公众可能会抵制澳大利亚产品。

联邦政府坚持己见,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称其为“经济胁迫”。

中国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高额关税

在宣布上述决定的一周多前,澳大利亚粮食集团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称它们理解中国“在其正在进行的反倾销和反补贴税调查”中,可能提议对从澳大利亚进口的大麦征收关税。

联邦政府消息人士表示,此次调查可能被用作征收关税的幌子,以报复澳大利亚推动对COVID-19调查的努力。

联邦贸易部长试图与中国贸易部长通话,但高层人士给中国打来的电话无人接听。一天后,中国宣布在未来5年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80%的关税。

伯明翰表示:“澳大利亚认为,按照反倾销做法,中国的决定不合理,也站不住脚。”他补充称,他仍未收到中国商务部长钟山的消息。

中国还对四家澳大利亚屠宰场实施了进口禁令,并将昆士兰州的三家和新南威尔士州的一家红肉生产商列入了黑名单。

“只是个笑话”

在澳大利亚和美国呼吁对COVID-19进行独立调查之后,欧盟在世界卫生大会(WHA)上提出动议,中国表示将支持对该疫情的应对措施进行评估

不过,尽管一些联邦议员为澳大利亚辩护,但中国驻堪培拉大使馆发表声明称,世界卫生大会正在考虑的调查与澳大利亚的提议“完全不同”。

声明说:“声称世界卫生大会的决议是对澳大利亚呼吁的辩护,这纯粹是一个笑话。”

澳大利亚农业部长戴维·利特尔普劳德(David Littleproud)坚称,澳大利亚并没有与中国打贸易战,澳大利亚也不会对中国征收的关税进行报复。

几天后,中国驻西澳州最高外交官意外地以“健康问题”为由返回上海。

香港成为一个新的紧张点

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北京采取行动,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香港《国家安全法》,扩大了其监控和监督香港安全行动的能力,并打击了试图破坏中国权威的人士。

澳大利亚联合英国和加拿大称该计划令人深感担忧,并说它破坏了香港的自治。

三国外长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表示,这可能是中国的权力攫取。

“在没有香港人民、立法机构或司法机构直接参与的情况下,为香港制定这样的法律,显然会破坏‘一国两制’的原则。根据这一原则,香港享有高度自治。”

中国的提议是在香港居民广泛抗议之后提出的,他们担心北京正在破坏他们的自由。一家中国国家控制的新闻机构指责该地区支持民主的反对派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支持下策划“制造一场‘颜色革命’”。

“一带一路”协议是一个痛点

维多利亚州签署了中国备受争议的“一带一路”倡议(简称“一带一路”),此举加剧了澳大利亚国内以及与盟友之间的紧张关系。

维多利亚州的协议招致了批评——美国国务卿警告称,它可能影响与澳大利亚的“五眼”情报共享伙伴关系——而内政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将“一带一路”称为“中国的宣传倡议”,称它将带来“大量外国干涉”。

达顿的言论遭到了中国的谴责。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5月份表示:“一些澳大利亚政客的无端指责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这暴露了他们对澳大利亚人民利益的忽视和破坏中澳关系的险恶用心。”

中国表示,澳大利亚是贸易紧张的根源

中国商务部部长5月26日首次就澳大利亚大麦关税问题发表讲话,此时距中国宣布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关税已有一周多时间。

钟山表示,这一决定是18个月调查的结果。他表示,中国“维护了中国和澳大利亚各方的权利,听取了利益相关者的意见”。

他说,澳大利亚是贸易紧张的根源。

他表示:“自(1972年)中澳建交以来,中国只对澳大利亚发起了(一次)贸易救济调查,即针对澳大利亚大麦的反倾销和反补贴案。”

同期,澳大利亚对中国发起了100项贸易救济调查。

其中,自今年以来,澳大利亚对中国提起了三起诉讼。中国今年没有对任何国家发起贸易救济调查。”

对外国投资的限制收紧了

澳大利亚最近公布了一项对该国外国投资规定的全面修订,根据该规定,所有涉及“敏感国家安全业务”的投资,无论交易价值如何,都必须由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批准。

政府希望新系统能在2021年1月1日前到位。总理表示,他不认为这些规则会加剧与中国的紧张关系。

莫里森表示:“我认为没有理由会出现这种情况。”

“各国根据自己的利益根据自己的规则做出决定,我们尊重其他国家的规则和利益。”

中方发布赴澳旅游预警

一天后,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发布预警,警告澳大利亚的种族主义袭击事件“显著增加”,并敦促人们不要前往该国旅游。

在COVID-19疫情发生后,澳大利亚各地有许多报告称,具有亚洲外貌的人经历了公然的种族主义。

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记录了亚裔澳大利亚人遭受此类袭击的故事。

伯明翰表示,中国政府的说法是虚假的,“没有事实根据”。

工党副领袖Richard Marles在接受Insiders采访时表示,他同意政府的评估。

马勒斯表示:“我还没见过中国人用这么多的语言来描述这个问题。最终,我确实同意西蒙•伯明翰的观点,我认为这并没有公平地描述澳大利亚的现状。”

“我的意思是,我们显然没有摆脱种族主义的问题,而且我肯定也有华裔澳大利亚人受到了种族主义的影响。但我认为,这一声明的框架并没有准确地描述澳大利亚所处的位置。

他说:“我认为,这最终会导致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在过去几年里没有朝着一个很好的方向发展。

他说:“我们之间的贸易关系非常复杂,澳大利亚有成千上万的就业机会,农民和澳大利亚农村地区的人,以及各行各业的人都依赖与中国的贸易。我们必须妥善处理和认真对待这种关系。”

来源:ABC News

Michael翻译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