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生动!博尔顿这句话形容特朗普 太绝了!

1

2020-6-19 02:19| 来源:纽约时报

约翰·博尔顿曾担任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17个月。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他的想法就像是一个个点组成的群岛(就像一宗宗房地产交易)。”

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R·博尔顿(John R. Bolton)在他的新书中说,众议院在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中,不该仅调查他为了让国内敌人入罪而对乌克兰的施压,还应调查他出于政治原因试图妨碍司法的各种事件。

博尔顿描述了几个涉及中国和土耳其大公司的例子,总统在其中表示了停止刑事调查的意愿,“实际上是给他青睐的独裁者行方便”。博尔顿写道:“这种模式看起来像是把妨碍司法公正当作一种生活方式,这是我们无法接受的。”他还说,他向司法部长威廉·P·巴尔(William P. Barr)报告了他的担忧。

博尔顿还增加了一个惊人的新指控,称特朗普要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购买大量美国农产品,以帮助他在今年的大选中赢得农业州的选票,从而将贸易谈判与自己的政治前途公开地联系在一起。他写道,特朗普“为了确保获胜而恳求习近平。他强调农民以及中国增加大豆和小麦购买量对他的竞选很重要。”

《纽约时报》提前获取了预定于下周二出版的这本《事发之室》(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在选战正酣之际,该书已在政界引发论战,甚至在书店上架之前就已成为亚马逊排名第一的畅销书。特朗普的批评者抱怨说,博尔顿应该在弹劾程序中挺身而出,而不是为他的200万美元出版合同而默不作声。即使如此,本周,司法部在最后一刻对博尔顿提起诉讼,试图阻止该书的公开发行。

尽管由记者、低阶前助手甚至一位匿名高级官员撰写的其他书籍都透露了关于特朗普白宫的很多细节,但博尔顿的这本书是首次有如此高层的官员——参与了重大外交政策事件且拥有资深保守党人身份——做出重大披露。它是一幅讽刺的人物画像,描绘了一个对世界的基本事实一无所知的总统,他容易听信专制领导人为了操控他而说出的赤裸裸的奉承,经常制造虚假陈述、口出狂言、做出仓促的、令助手疲于应付或补救的决定。

例如,博尔顿写道,特朗普似乎并不知道英国是一个核大国,并问芬兰是不是俄罗斯的一部分。他在美国从北约撤出一事上的态度比外界所知还要激进许多。甚至那些自称坚定忠诚的高级顾问也在背地里嘲笑他。据该书称,在特朗普于2018年与朝鲜领导人会晤期间,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递给博尔顿一张便条,贬低总统说:“他简直是胡说八道。”

博尔顿写道,一个月后,庞皮欧贬损了总统的朝鲜外交政策,宣称它“成功的可能性为零”。

向总统作情报汇报简直是浪费时间,“因为简报会大部分时间都在听特朗普说,而不是特朗普听汇报。”特朗普喜欢让手下互斗,有一次他告诉博尔顿,前国务卿雷克斯·W·蒂勒森(Rex W. Tillerson)曾经以带有性歧视的污言秽语指代时任联合国大使尼基·R·哈利(Nikki R. Haley)——博尔顿似乎对此断言表示怀疑,但他觉得,总统会做这样的事倒是很能说明点什么。

特朗普说了太多错误或虚假的信息,以至于博尔顿在书中经常要在引述总统的一番话后加上“(与事实相反)”之类的短语。同时,特朗普在该书的叙述中没有治理哲学或外交政策的总体理念,而是靠一系列直觉驱动的本能,有时与博尔顿同调,但在其他时候——他认为——是危险而鲁莽的。

“他的想法就像是一个个点组成的群岛(就像一宗宗房地产交易),把明确或制定政策的任务留给了我们。”博尔顿写道。“这样做既有优点也有缺点。”

尽管由记者、低阶前助手甚至一位匿名高级官员撰写的其他书籍都透露了关于特朗普白宫的很多细节,但博尔顿的这本书是首次有如此高层的官员做出重大披露。

尽管由记者、低阶前助手甚至一位匿名高级官员撰写的其他书籍都透露了关于特朗普白宫的很多细节,但博尔顿的这本书是首次有如此高层的官员做出重大披露。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博尔顿是一个复杂的争议性人物。他曾供职于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乔治·布什(George Bush)和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后来升任联合国大使,一直是华盛顿强硬外交政策的最积极倡导者之一,也是伊拉克战争的支持者,他曾支持针对朝鲜和伊朗等流氓国家的潜在军事行动。

和蒂勒森以及其他为特朗普工作的官员一样,2018年同意担任总统的第三位国家安全顾问的博尔顿以为自己可以应付特朗普,认为他对风险和局限是有认识的。博尔顿称呼蒂勒森和前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为所谓的成年人轴心——他们试图尽量将总统任期间做出的损害减至最小。与他们不同的是,博尔顿试图用他在白宫的17个月来实现对他重要的政策目标,例如将美国从许多他认为有缺陷的国际协议中撤出,包括《伊朗核协议》《中程导弹条约》等。

博尔顿认为,特朗普在外交上与朝鲜的金正恩和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等人眉来眼去是不明智的,甚至是“愚蠢的”,任期中,他花了很多时间试图阻止总统做出在他看来不良的交易。最终,他们在伊朗、朝鲜、乌克兰以及与阿富汗塔利班的和平协议上发生冲突,并于去年9月辞职——在特朗普口中则是被解雇。

去年秋天,博尔顿不同意在众议院弹劾调查中作证,他说,他会等待,看看法官是否会裁定他这样的前助手应该在白宫反对的情况下作证。但在众议院鉴于特朗普滥用权力扣留安全援助,同时向乌克兰施压要求其公开宣布调查前副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等民主党人,决定对特朗普进行弹劾之后,博尔顿提出,如果被传唤,他将在参议院的审判中作证。

今年1月,《纽约时报》报道称,当时还没有出版的这本书证实,特朗普曾将暂停安全援助与坚持乌克兰调查他的政治对手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然而参议院共和党人还是拒绝传唤博尔顿。随后,参议院几乎完全按照党派立场表决特朗普无罪。但是,博尔顿在总统的批评者中引发了极大的愤怒,因为他此前没有将这些描述公之于众。

该书证实了众议院的证词,即博尔顿一直对总统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行动持谨慎态度,并提供了自己的第一手证据,证明特朗普明确将安全援助与涉及拜登和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调查联系起来。博尔顿写道,8月20日,特朗普“说他不赞成给他们任何东西,直到他们交出所有同克林顿及拜登有关的俄罗斯调查材料”。博尔顿写道,他、庞皮欧和国防部长马克·T·埃斯珀(Mark T. Esper)尝试了八到十次,希望特朗普能够发放援助。

然而,博尔顿对弹劾特朗普的众议院民主党人也表达了蔑视,称他们将调查范围限制在乌克兰问题上,并且出于自身政治原因行动得太快,导致“不当弹劾”。相反,他说,他们还应该观察特朗普如何积极干预对土耳其哈克银行(Halkbank)的调查,以讨好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或干预对中国中兴通讯的调查以讨好习近平。

根据这本书,特朗普去年夏天在日本大阪举行的20国集团首脑会议期间与习近平会面时,将政治与政策结合起来。习近平对特朗普说,一些未具名的美国政治人物正试图引发一场同中国的新冷战。

“特朗普立即认为习近平指的是民主党,”博尔顿写道。“特朗普赞同地表示,民主党之中存在着极大敌意。然后,令人惊讶的是,他把话题转向了即将到来的美国总统大选,暗示中国的经济能力会影响正在进行的竞选活动,恳请习近平确保他的获胜。”博尔顿说,他本来可以在书中写出特朗普的原话,“但政府的出版前审查程序决定了我不能那样做。”

博尔顿并没有说这些行为一定应当被弹劾。他还说,他并不了解所有这些事件的全部经过,但是他向巴尔和白宫律师帕特·A·西波隆(Pat A. Cipollone)报告了这些事件。他说,众议院应该对这些事进行调查,它们至少表明总统辜负了他将国家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的职责。

“总统不得滥用国家政府的合法权力,将自己的个人利益等同于国家利益,或者以国家利益为幌子编造借口,掩盖对个人利益的追求,”博尔顿写道。“如果众议院不是只关注特朗普混淆个人利益的乌克兰事件,”他还说,“那么,可能会有更大的机会让其他人相信,特朗普确实犯了‘重大罪行和不检行为’。”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