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C
Melbourne, AU
2020-09-25 17:09
Home 新闻 澳洲新闻 调整学费并扩招 澳大利亚宣...

调整学费并扩招 澳大利亚宣布对高教产业重大改革

2
联邦教育部长特汉宣布高等教育产业重大改革措施。

疫请给澳大利亚经济带来严重冲击,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推出针对高等教育的重大改革计划,希望以此帮助国家恢复经济,为未来培养更符合就业市场需要的人才。

这些改革措施包括调整不同专业的学费以及扩招本国学生。预计这些措施将于明年实施。

“胡萝卜与大棒”

这些措施针对的是哪些学生呢?

在澳大利亚大学就读的学生一部分由联邦政府资助的,还有一部分是自费的(即全费生,可以是国内生,也可以是海外留学生)。这一系列改革针对的是由联邦财政资助的大学生以及招生名额。

根据这个改革方案,今后在澳大利亚大学就读人文类学科的费用将增加一倍,而“适合就业”(job-relevant)课程的学费将大幅削减。

联邦教育部长丹·特汉(Dan Tehan)在全国新闻记者俱乐部(the National Press Club)上宣布,将削减科学、卫生、农业、数学等学科的学费,降幅20-62%。同时商科和法律专业学费将增加28%。人文类学科学费将上涨113%。

调整后各学科学费(每年):

学科 调整前(澳元) 调整后(澳元) 增减幅度
数学、农业 $9698 $3700 ↓62%
教育、临床心理学、英语、护理、语言 $6804 $3700 ↓46%
辅助医疗卫生、建筑、IT、工程、科学 $9698 $7700 ↓21%
医学、牙医学、兽医学 $11,355 $11,300
创意艺术 $6804 $7700 ↑13%
法学、经济学、管理学、商学 $11,355 $14,500 ↑28%
人文学、社会与文化、传播学、行为科学 $6840 $14,500 ↑113%

政府希望使用“胡萝卜与大棒”的大学学费政策,以鼓励学生就读具有未来就业前景的学科。

特汉表示:“澳大利亚面对自[上个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就业挑战。”

“澳大利亚的年轻人将最受冲击。他们将需要依赖我们给予他们机遇,以在未来就业上取得成功,”他说。

在新政下,护理、心理、英语、语言、教育、农业、数学、科学、医疗卫生、环境科学及建筑学专业的学费将会削减。

因为政府将增加这些领域的学费补贴,就读这些专业的本国大学生预计只需要支付每年3700澳元到7700澳元的学费。

法律和商科学费增加28%,人文专业的学费则翻倍,读完一个学位可能要大约4.5万澳元。

“如果他们选择预计有更多就业机会的领域,他们的学费将会更便宜,”特汉说。

如何确定哪些专业“适合就业”?

政府表示,确定哪些专业“适合就业”是根据新冠疫情之前的模型得出的。

研究显示,在今后五年,62%的就业增长将来自于医疗卫生、科技、教育及建筑业。

目前澳大利亚大学毕业生的就业率为72.2%,低于职业教育TAFE毕业生78%的就业率。

政府希望通过调整学费能引导学生就读就业前景比较看好的专业,提高大学毕业生就业率。

不过政府表示目前已经在读的大学生不会受到影响。

这意味着目前就读那些将来学费会上涨的专业的学生,他们的学费会维持在目前的水平直到毕业或肄业。

而那些就读未来学费会下降专业的学生则可以立即于明年开始享受新的学费。

会影响海外留学生和全费生的学费吗?

按理说应该不会,因为这一政策只适用于本地享受联邦政府资助的大学生。那些交全费的学生,其中包括海外留学生和澳大利亚国内的全费生都不应该受到影响。

然而,由于各大学自行规定全费价格,不排除有些大学可能会因为政府资助学费减少的情况下增加全费生学费。

不过,一些海外留学中介机构透露,受疫情限制措施影响,目前海外留学生人数大幅下降,很多大学纷纷提出优惠学费价格或给予额外补贴或资助,希望吸引更多的海外留学生。

为何要扩招?

澳大利亚政府的这项改革还包括到2023年,澳大学将对国内学生扩招3.9万个名额。

这出于多个原因。

首先,应届毕业生因为无法出国旅行,再加上就业情况严峻,以前想花上一年时间赚些钱或是出国旅行一年的学生,取消享受“空档年”(gap year)的打算,直接升读大学。据说今年这样的应届12年级毕业生有两万左右。

另外那些本来不打算继续深造的高中毕业生因为当前经济环境不好找不到工作,可能会继续接受高等教育。

还有可能是失业者回炉深造,提升技能,增强就业实力。

各方如何看这些改革?

全国学生联会(National Union of Students)反对堪培拉的这一决定,认为大学不是“就业工厂”或流水线。

一些大学讲师对这个计划也表达了负面看法。

格里菲兹大学新闻系的苏珊·福特(Susan Forde)把这一计划称为“对人文专业的又一个打击。而此时我们却需要比以前更多地了解我们的世界”。

不过,全球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的安永(Ernst and Young)教育产业总监凯瑟琳·弗雷迪(Catherine Friday)却认为,这一改革将会有利于经济与就业。

她说公共教育会带来公共利益(public good)和私人利益(private good),两者都应该寻求l利益最大化。

“不鼓励持续大量招收法律这样的专业的学生。因为律师需求的增长远低于每年法律系毕业生的人数,”她说。

全国高等教育工会(National Tertiary Education Union)全国主席艾莉森·巴恩斯(Alison Barnes)说,“向学生收高价学费”改变不了大学“经费危机”的现状。

新冠疫情期间,由于海外留学生无法入境而给澳大利亚的留学产业带来30-46亿澳元损失。

澳大利亚政府推出的JobKeeper留工津贴也没有涵盖高教产业。

不过,联邦政府表示,增加3.9万联邦资助的大学学生名额意味着大学国内学生总数会增至31.5万,相当于增加了14%,政府拨款也会相应增加。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