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C
Melbourne, AU
2020-09-21 07:09
Home 新闻 澳洲新闻 历经百年的澳航能否再次绝处...

历经百年的澳航能否再次绝处逢生?

1
2020年6月28日 ABC NEWS Gareth Hutchens

澳航(Qantas)在其长达100年的历史中,历经过各种磨难,但还从未经历过像今天这样的危机。

澳航首席执行官艾伦·乔伊斯(Alan Joyce)昨日宣布裁员6000人,但语气似乎有点强作乐观。

他特意提及,澳航在1920年成立,当时全球刚刚经历过西班牙流感大流行的侵袭。

其实,他还可以引用很多其他的例子来说明观点。

以飞翔的袋鼠为标识的澳航成功挺过了“大萧条”时期,并选择在1935年开通首条国际航线。

二战时期,澳航多架飞机被日军摧毁。当时日军还轰炸了澳航位于达尔文的一个机库。

此外,澳航还经历过亚洲金融危机、20世纪90年代末的互联网泡沫、2002-2004年的非典疫情和2007-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

在所有这些磨难中,澳航每次都能绝处逢生,并且还成为了当今全球盈利最多的航空公司之一。

但澳航从未经历过如今摆在其面前的挑战。乔伊斯本人也是第一次经历。

“任何一家像澳航这样的百年航空公司,都经历过人们所能想到的各种危机,”澳大利亚亚太航空中心荣誉退休主席彼得·哈比森(Peter Harbison)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采访时说。

“但当前所面临的[挑战]实在是太大了。没有人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在一个资本高度密集的行业里,连续几个月几乎没有现金流,还得眼睁睁地看着资产价值急剧跳水,大家都知道,这非常艰难。

“很明显,他知道更遭的情况还在后头。但他现在开始着手做打算。”

乔伊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成为澳航首席执行官。

他最初几年的做法备受争议。

2011年,他宣布澳航大规模裁员,进行结构性改革,结果导致工会发起连续性罢工。他下令停飞澳航所有国内国际航班,予以反制。

“澳航每周因罢工损失1500万澳元——这种持续增长的债务让我们无法承受,”乔伊斯在当时说。

“公司目前亏损严重,航班停飞是工会极端行动直接迫使的。”

此事成了摆在时任总理朱莉娅·吉拉德(Julia Gillard)面前的一个政治难题。

同年,乔伊斯的薪酬增长了70%,从292万澳元(2009-2010年)增至501万澳元。

他在接受《GQ》杂志采访时说,他的工资仍然算是保守的。

“与其他澳交所上市的100强公司相比,澳航支付给我的首席执行官薪酬实际上非常保守,如果按照时薪来算的话,我甚至都不是澳航薪酬最高的人,因为飞行员和高级机长的薪酬要比我高得多,”他对该杂志说。

此言一出,激怒了澳航的飞行员,且都纷纷予以回击。

“艾伦·乔伊斯是一名数学家,但我认为他可能需要从500万澳元中拿一部分钱出来买一台新的计算器,”澳大利亚与国际飞行员协会(Australian and International Pilots Association,AIPA)副主席理查德·伍德沃德(Richard Woodward)机长说。

“以那样的薪酬标准来看,如果按乔伊斯先生一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14小时,从不休假,那么他每小时的工资也要1145澳元。说每年500万澳元是保守薪资真无耻也很令人愤慨。”

根据澳大利亚退休金投资者委员会(Australian Council of Superannuation Investors)的数据,截至2018年,乔伊斯已跃升至澳大利亚薪酬最高的首席执行官,收入达2390万澳元。

然而,今年3月,全球航空业因疫情经济停摆而遭重创后,乔伊斯表示,为应对这场危机,他愿意放弃6个月的工资。

昨天,他宣布了一项关乎公司存续的三年计划,其中包括裁员数千人。

“这将是乔伊斯面临的最大考验,”哈比森先生说。

乔伊斯说被裁员6000名员工中有很多已在澳航工作几十年。

根据该计划,澳航将在所有业务领域裁员至少6000人。2021年7月开始,澳航才会大规模恢复国际航班。

裁减的职位将包括1450名办公室人员、1500名地勤人员(包括行李搬运工)、1050名机组人员、630名工程师和220名飞行员。

另外1.5万名员工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继续停职,但乔伊斯希望其中的一半人能在年底前返岗。

大约100架飞机将停飞至少12个月,其中包括大部分国际航班机队。

澳航最后6架747飞机也将永久退役,比原计划提前6个月。

这些举措旨在在预期业务量减少的三年期内,将澳航的成本降低150亿澳元,然后从2023财年开始每年持续节约10亿澳元的成本。

澳航还宣布计划从投资者那里筹集高达19亿澳元的资金。

宜必思世界(IBISWorld)高级行业分析师汤姆·尤尔(Tom Youl)表示,澳航在其运营已基本陷入停顿的情况下,正试图将每周高达4000万澳元的现金消耗降至最低。

在航空业工作50余年的哈比森表示,这将是乔伊斯作为首席执行官面临的最大考验。

“到目前为止,乔伊斯目前在做的一切我认为都是有道理的,”哈比森先生对ABC说。

“他提出了一个三年战略计划,这样做很明智。”

“说真的,除了疯子,现在没人想进入航空业。”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