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后前所未有!澳议员莫索尔曼如何成情报局调查对象?(图)

20
2020年06月28日 15:35   评论»

6月26日早上6点半,十几位澳洲联邦便衣警察突然来到莫索尔曼位于悉尼南区罗克代尔(Rockdale)的家,开始了仔细的搜查。一小时后,6名取证官来到现场协助搜查。9点,警官又搜查了莫索尔曼家外的三辆车。

2020年6月26日,新州议员莫索尔曼(Shaoquett Moselmane)离开位于悉尼的新南威尔士州议会。作为澳洲对外国干预指控进行调查的一部分,当日早晨联邦警察突袭了他位于Rockdale的住所。

澳洲反间谍机构对一名新州议员的家进行了突袭。知情人士透露,如果警方找到确凿证据,这将成为澳洲历史上乃至全世界首例对中共通过现任议员施加外国影响力干预澳洲政坛的指控。

悉尼晨峰报从消息灵通人士处获悉,联邦律政部长波特(Christian Porter)签署了澳洲安全情报局(ASIO)这次的行动,可以近距离跟踪新州工党议员莫索尔曼(Shaoquett Moselmane)的活动。这意味着澳洲安全情报局怀疑这位新州工党议员的办公室被严重渗透了。

安全情报局正在调查中共的秘密活动或特工是否曾试图对莫索尔曼和他的华人雇员张智森(英文名:John Zhang)以及其他雇员施加影响。如果确实是这样,他们本人是否知情或曾参与其中。消息人士透露,为搜查相关证据,警方已在新州执行了数个搜查令。

6月26日早上6点半,十几位澳洲联邦便衣警察突然来到莫索尔曼位于悉尼南区罗克代尔(Rockdale)的家,开始了仔细的搜查。一小时后,6名取证官来到现场协助搜查。9点,警官又搜查了莫索尔曼家外的三辆车。

澳洲资深安全专家弗格斯(Neil Fergus)表示,这次的调查是澳洲自冷战以后前所未有的。

2020年6月26日,澳洲聯邦便衣警察搜查了新州上议院工党议员莫索尔曼(Shaoquett Moselmane)位于悉尼Rockdale的住所。(Bianca De Marchi/AAP)

多个消息来源对悉尼晨峰报确认说,过去几个月中这一调查的速度大大地变快了,现在已经演变成澳洲安全情报局近年来最大的一次调查。他们在调查北京是否在对莫索尔曼办公室施加影响、将中共的意愿加给澳洲。

《悉尼晨锋报》、《时代报》及《60分钟》节目并没有说莫索尔曼或其办公室被中共秘密渗透是确实的,而是说他们正在被调查。

然而,这些表露出的迹象对澳洲工党来说是政治核弹。早在2017年,ASIO主管邓肯·刘易斯(Duncan Lewis)就警示过工党,说中共统战部已经盯上了工党和联盟党,作为其偷偷地干涉澳洲政治的一部分。

2018年因黄向墨事件断送了政治生涯的前工党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又一次为澳洲敲响警钟。他后来承认曾接受过中共特工的培训。

工党内部高级别议员希望莫索尔曼立即从新州议会辞职。26日突袭搜查行动后,新州工党领袖麦凯(Jodi McKay)终止了莫索尔曼的党籍。

莫索尔曼与他的搭档

2015年前后起,莫索尔曼与中共官员的会面通常是由时任澳洲上海同乡会会长的张智森安排的。但两人的交情早在那之前。2019年,张智森担任莫索尔曼办公室兼职工作人员。这对组合不仅仅敲开了中共的门,而且引起了澳洲的密切关注。

张2014年在新浪博客的文章中大肆张扬他的“朋友”莫索尔曼是个“诚实而又善良的政治家”。

“过去的十几年里他(莫索尔曼)去了中国十几次,他交了比我更多的中国朋友。令我汗颜的是,在他的办公室他收藏的中国文化物件比我更多。与他谈起中国政治他比我说得更到位,更有深度。”他写道。

他2015年博客文章中显示,莫索尔曼担任了澳洲上海同乡会的荣誉主席。

莫索尔曼曾帮助张智森的澳洲上海同乡会成功地挑战联盟党对《反种族歧视法》18c条款的修改。

2019年,媒体曝出莫索尔曼的华人雇员张智森与中共统战组织关系密切。

张智森曾于2013年赴中共中央党校(即中国国家行政学院)参加中共侨办组织的培训课程。张智森还是和统会第七届理事会副秘书长和副会长。他是澳洲中华经贸文化交流促进会(华贸会ACETCA)副主席。

据《澳洲上海同乡会简介》一文介绍,张智森于2013年10月至2018年7月担任澳洲上海同乡会执行会长一职。

悉尼晨峰报引用了澳洲智库ASPI(澳洲战略研究所)研究院周安澜(Alex Joske)的话说,上海海外联谊会“清清楚楚、百分之百、很明显地是由统战部管理的”。

周安澜是研究中共政府在海外干预行为的专家。

莫索尔曼口中的“世界新秩序”

2020年6月26日晚,新州上议院工党议员莫索尔曼(Shaoquett Moselmane)回到了位于悉尼Rockdale的家。当日清晨澳洲聯邦便衣警察搜查了他的住所。(Bianca De Marchi/AAP)

莫索尔曼1965年出生在黎巴嫩,12岁时和10个兄弟姐妹来到了澳洲。他学的是律师,但是很快对政治有了兴趣,在30岁那年当选为悉尼南区Rockdale市长,连任三届。2009年当选为新州上院的首位穆斯林议员。

2018年6月,莫索尔曼在新州议会大楼一次活动上公开说,“让中国(共)充分发挥其作用的唯一办法就是允许中国(共)改变规则,塑造世界新秩序。”

2019年年中时,莫索尔曼在接受中共一新闻网站采访时,滔滔不绝地大赞特赞毛泽东时代“中共领导的革命”和引起极大争议的习近平的一带一路计划。

“今天,中国是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是世界的超级大国,受到本地区和国际社会的高度尊重,”他说。

2019年年底,莫索尔曼再次成为新闻头条。按照信息披露要求公布的记录显示,从2009年进入州议会以来,莫索曼对中国进行了9次私人资助的旅行。他旅行的交通和招待费常常由中共政府官员和机构支付。

几个月后,2020年初,莫索尔曼在其个人网页上赞扬中共在应对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时展示了“坚定不移的领导能力”。

几天后,悉尼晨锋报和时代报披露了莫索尔曼在今年2月5日给华东师范大学撰写了一篇评论文章,赞扬习近平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危机中的领导力,并抨击了澳洲的“反华种族主义”。这篇文章里的观点照搬了中共党媒的宣传腔调。

这篇文章是由他的职员张智森为他翻译的。莫索尔曼被华东师范大学列为客座教授,张智森则被任命为该校的研究员。

这篇文章发表后,莫索尔曼在舆论压力下辞去了上院主席助理的职务,但保留了工党党籍和议会的职位。

华东师大教授陈弘常常发表支持中共的言论,是与中共保持高度一致、批评澳洲外交政策的主要人物。莫索尔曼2018年6月曾在上海华东师大接受陈弘采访时批评了澳大利亚新通过的反外国干涉法。

周安澜对莫索尔曼所发表的关于中共的言论以及他和张智森、陈弘的交往越来越担心。周安澜形容张智森“致力于建立为中共目标工作的同盟”。

悉尼晨峰报尚不清楚具体是什么因素导致澳洲安全情报局对莫索尔曼的行为感到担忧,因该机构很少就正在进行的调查发表评价。

但安全专家弗格斯认为,澳洲安全情报局不会轻易走这一步的。

他还表示,这很可能会成政治丑闻,也会使联盟党质问为什么莫索尔曼和一个与澳洲利益相冲突的外国势力保持了亲密关系后,他还能留在工党和议会内。

弗格斯说,这次反外国干扰的行动将搜寻通讯证据,以找出莫索尔曼办公室是否有人听从中共的指令执行若干任务。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